關於部落格
縮小營運中
  • 2743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學姊生日賀文】重要的存在

那天,名叫拉比的少年,向剛到黑教團報到的新人伸出了手。 「吶!我叫作拉比,可以告訴我你的名字嗎?」 他高興的向新人自我介紹,不過那位新人卻不發一語。 「……」 「告訴我嘛!我們可以當朋友啊!」 「……」 「不想說嗎……?真是奇怪的女生。」 此話一出,那位新人立刻用很不悅的口氣開口。 「我不是女生!!!!」 突如其來的大喊,讓少年嚇了一跳,不過他馬上重回笑容,對那位新人微笑。 「那可以告訴我名字了嗎?」 「……優,神田優。」 ++ 生理時鐘很準時的讓神田醒來。 昨天依舊是練劍練到很晚的,不過不管在累,還是習慣在這時間起床。 揉了揉雙眼,正想起身前往浴室梳洗時,發現自己的腰上竟然多了兩隻手。 他想也不用想就知道那雙手的主人是誰,轉過去用那堪稱能殺人的眼神, 盯著那位不知道什麼時候溜進自己房間,還大喇喇的躺在自己身邊的傢伙。 很意外的,那無聲無息的抗議,竟然能讓一個人醒來。 『早安啊……阿優。』 拉比很高興自己一醒來就可以看見美人對自己投以熱情的視線,雖然有許多人對這種眼神到一種懼怕的程度了。 『你那麼想死嗎?』美人難得展現笑容,然後準備獻上那美好的早晨禮物--六幻的親密接觸。 今天早上,黑教團本部依舊熱鬧。 才剛到餐廳的兩人,一個臭著臉,一個笑容如陽光般燦爛。 在場的所有人,都靜靜的看著兩人步入餐廳,看那表情,還有大清早的那些吵鬧聲,大家心裡都有數,到底發生了什麼「大事」了。 就在神田臭著臉,準備開始他美好的第一餐時,他感到有人正在戳他的背。 轉過去一看,是某個被自己稱為豆芽菜的人。 『有何貴幹。』 『呃……科穆伊要我們還有拉比等等吃完飯去找他。』「碰」一聲的,亞連將他那多到驚人的早餐放置在桌上,不免讓人懷疑,寄生型的驅魔師胃都是無底洞嗎? 『神田你吃那麼少夠嗎?』亞連天真的看著神田桌上的蕎麥麵。 『……要你管。』是亞連你吃太多了好嗎? 『我可以分你一點喔…雖然我的份也不多啦……』亞連可惜的看著自己眼前的佳餚,不過看神田吃那麼少,他就覺得應該給人家多吃一點。 『不用了……你自己吃掉就好了。』 『沒關係啦!真的!!』 『我說你自己吃!』 『你吃嘛!』 『煩死了!!你吃!』 就這樣,大家目睹著兩人因為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情,吵的天翻地覆,差點要把餐廳毀了。 這一切,看在拉比的眼裏,他笑著,上前去阻止他的兩位「好友」,把大家的餐廳變成廢墟。 鬧劇結束後,亞連因為不想繼續在和神田吵下去,於是自己先跑去找科穆伊了,留下拉比和神田兩人。 漫步在走廊上,原本應該是拉比滔滔不絕對神田說話的不變形式,今天卻沒有發生在兩人身上,反而多了許多的沉默。 神田什麼話也沒說,不過他當然察覺到對方今天的反常,但基於難得能讓自己耳根清靜,他也沒有打破這種沉默,一直維持到科穆伊的辦公室。 室長辦公室,是驅魔師們接受任務的地方,會被叫來這裡,除了任務這個理由以外,好像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了。 兩人進了那萬年被文件資料推滿的室長辦公室,看到的是早他們一步來的亞連,和端著咖啡的莉娜麗,以及那個將近天國的科穆伊室長。 『你們來啦……』科穆伊用有氣無力的聲音向剛坐下的兩人問好,然後喝了口親愛妹妹泡的咖啡,啊…精神全來了!今天也是個好哥哥、好室長。 看三人都拿到這次任務的資料後,科穆伊才用正經的態度解說任務內容。 已經是例行公式了,每次都是收到任務後馬上出動的結果,就是追行駛中的火車。 這次的任務是搭上那台超豪華的火車,前往遙遠的國度,尋找Innocence。 四人縱身一跳,驚險的搭上那班火車,要不是科穆伊在出發前,一直對同行莉娜麗廢話一堆,不然他們也不用如此辛苦的追車了。 進了車廂後,很輕易的就要到了兩間高級包廂。 因為這趟旅行是要在火車上過夜的,所以車上的設備一應俱全,什麼都有。 然而就在分房間的時候…… 『『我才不要和這傢伙睡!』』兩人很有默契的同時向另外兩位伙伴提出申請。 拉比和莉娜麗看他們這樣,也只好笑著同意了他們的抗議,最後決定拉比和神田一間,莉娜麗和亞連一間。 決定好了房間的分配,四人經過了些許的任務討論後,決定各自回房休息,外頭的天色也暗了下來。 今天的拉比好奇怪,神田的感覺很深刻,尤其是在兩人獨處的時候。 『……』拉比不發一語的看著窗外不斷越過的夜景,今天的月亮很圓。 『……』神田不知道自己該和他說什麼,拉比會這樣只有兩個原因,不是他腦袋燒壞了,就是他在生某人的氣。 『你在生氣。』神田淡淡的道出,緩緩的將團服脫下,他想要稍微放鬆一下。 『……真是抱歉。』他淡淡的笑了。 『是誰?』 拉比沒有回答,只是靜靜的起身,往神田那裡走去。 冷不防的伸出雙手,抱住只將衣服脫到一半的人兒。 『幹什麼?』被拉比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了一跳,但神田很快的鎮定下來。 『你知道我在生誰的氣嗎?』輕輕的,指尖滑過人兒的肌膚。 『你……!?』 『我在生你的氣啊…優。』順勢的撫過神田的臉龐,讓人兒姣好的臉蛋完全呈現在自己的視線中,火熱的,像是想將他吞噬一般。 『喂……等等……』察覺不對勁的神田,看到了拉比眼中的慾火,讓他不知所措的想推開拉比。 但拉比並沒有給他反抗的機會,順勢的將神田推倒在身後的床上,將人兒緊緊的鎖在床上,然後侵佔他的唇。 『笨…笨蛋……』神田使出了他全身的力氣,把拉比從自己身上推開,不解的看著他。 『你幹什麼!我又怎麼了!』拉比的舉動讓神田十分生氣,他們兩個在一起那麼久,拉比從沒對他用強的。 『我……』拉比不知該如何向神田表達自己怒火的來源,而想繼續侵占人兒的心情,在神田將他推開後,收斂了不少。 『……』神田看拉比這樣,他也無言以對,只是愣愣的坐在床上,等他的反應。 『對不起,優……我今天有點衝動。』拉比馬上對神田向他的失禮道歉。 『原因。』 『嗄?』 『笨蛋!想要侵犯人也要有原因吧!還是說你今天只是沒理由的發情?』如果真的是如此,那等等絕對是幻六伺候。 『原因啊……』拉比站起身,重新向人兒靠去,試探的握了握他的手,見人兒沒反抗,才放心的將他擁入懷裡。 『老實說,我有點忌妒,也有點羨慕。』 『誰?』 『亞連呀!』 『和那豆芽菜又有什麼關係。』他和豆芽的交情沒有好到會讓人覺得他們是一對吧? 『優…你自己應該不知道吧!和亞連相處的時候,我感覺的到你內心是快樂的,他是那樣的天真…而且對你來說是如此的重要。』拉比將自己的臉埋入神田的肩,緩緩道。 『……我哪有。』他不想承認,但是卻無法反駁拉比的話,他對亞連的感覺,雖然沒有如拉比所說的,不過已經很像了。 『你有的,所以才讓我不安。』 『笨蛋……』抱住那個對自己不安的人,神田小小的罵了他。 『對…我很笨。』 突然,神田掙脫開拉比的懷抱,轉過身去,將自己身上全部的遮蔽物退下,轉過頭來。 『抱我。』 爆炸性的宣言一出,拉比整個人愣在那裡,他不敢相信自己認識那麼久的優竟然會對他提出這種邀請。 是大魔王要降臨了嗎?還是千年伯爵被惡魔殺死了?或是料理長傑利其實是女的? 不管是什麼,都沒有比現在親耳聽到神田說那句話還來的震驚。 『不要讓我說第二次…』將臉偏到一邊去,神田的臉整個紅掉了。 拉比起身,將人兒拉近自己,當他碰到人兒那纖細的肌膚時,原本壓抑下來的慾火又被點燃了。 反身將神田壓在身下,開始進攻他的身體。 玉頸、鎖骨然後停留在那胸前的紅嫩上,時而舔,時而親咬。 這樣的刺激讓神田因羞恥而壓抑自己不發出聲音。 也正因為這樣,讓拉比往更下面的核心地帶移動。 當他一口含住神田的重要部位的同時,人兒忍不住的呻吟,讓拉比更無法控制自己的情感了。 『優…』輕輕喚著人兒的名,拉比好想知道自己在他心中的地位。 悄悄的,手往後庭探去,沒被告知的人兒,被突如其來的疼痛嚇到。 一指、兩指、三指,倔強的的他總是忍住自己的聲音,不去阻止拉比對自己的行為。 不過他的防線,卻在那碩大進入的時候,完全的崩潰。 他幾乎是尖叫著,緊抓著那個在自己體內的人,指甲在他身上留下了長長的紅印,每次他都最怕這時候了,這和戰鬥時受到的痛截然不同。 『優……我愛你啊……』緊緊的抱住那已經接近失去神志的人兒,他想要完全的擁有他。 『唔……啊…』沒有對拉比的話做任何回應,神田已經亂了,聽不進任何話語,只知道拉比正抱著他、正愛著他。 事後,拉比做了許多男人都會做的事情,就是倒頭就睡… 雖然累但因為平時訓練的體力而依舊清醒的神田,無言的側躺在他身邊。 有時候,真的好想把他殺了。 『真的是個笨蛋。』做出了對拉比的結論,神田溜下床,拾回自己的衣物,穿上。 他輕輕嘆了一口氣,往房門走去,將之打開。 『你在外面多久了。』果然不出他所料,門外果然有個不像路過的白髮少年。 『從你們開始爭吵開始。』少年燦爛的對他笑,意思就是他在外面很久了,該聽的都聽到了,而不該聽的也聽的一清二楚。 『下次在偷聽我就殺了你。』順手將門帶上,他不想吵醒裡面那個睡著的拉比。 『別這樣嘛!』亞連笑了笑,他知道神田才不會真的對他動手『不過真沒想到拉比會吃醋。』 『……豆芽菜。』 『我叫做亞連。』再一次的更正,他可不是那種又小又白的植物,雖然真的有點像。 『之前你的告白……』 『我知道的。』亞連打斷他的話,因為他知道神田接下來要說些什麼,不管是他長期的觀察,或是剛剛聽到的那些對話,就已經很清楚了。 『不過,我還是很想知道,我和拉比對你而言是什麼樣的存在。』 『……我幹麻告訴你。』 『不說就算了,反正……他是比我更重要的存在吧?』亞連苦澀的笑著,他是喜歡神田的,不過在神田的心中,最重要的卻不是他。 『嗯……抱歉。』 『神田,你知道這種時候對喜歡你的人說抱歉是件很失禮的事嗎?』 『那我該說什麼?』 『你該說:「我會幸福的。」』亞連笑了,神田愣了。 『我會幸福的。』露出了難得的微笑,神田轉身回房,因為他知道亞連馬上就會回房的。 剛進房,就發現原本應該睡著的拉比正醒著,看著自己進房。 『亞連來了?』 『沒錯。』 『……他有什麼事情嗎?』 『跟我要他之前告白的回覆。』平淡的說著,不過這句話卻給拉比無比的震撼。 『你的回答呢…』拉比有點落寞的問著,如果答案是自己預料中的那樣的話,他會努力承受的。 『我告訴他,我會幸福的。』 『嗄?』 『你果然是笨蛋。』神田上前去,主動吻了拉比的唇,並在他耳邊呢喃『這答案還不夠明顯嗎?』 拉比的心情就像飛上天似的,他好高興,神田拒絕了亞連而選擇他,自己的擔心,都是多餘的。 『優!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一連說出肉麻的告白,來表示他心中的雀躍。 『……』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聽著他那肉麻的話語,因為他不知道該做何反應。然後惱怒的轉身,往自己的床上躺去,以明天還要出任務為由,打發那個興奮過頭的兔子。 那晚,神田整理了自己對拉比、對亞連的感情。 對亞連,是一種很微妙的感覺,像朋友,和他相處的感覺非常好,但又羨慕。羨慕他總是能對任何人那麼的友善,讓他決不孤單。 對拉比,是一種依戀的感覺,他想要依賴他、被他擁抱、被他親吻,這種感覺,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 神田很認真的想… 是拉比第一次對他問好的時候吧! 當時自己的英文沒那麼好,只聽的懂一些,讓自己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只能安靜的坐在一旁,不與人交談,是拉比把這僵局打破的。 重要的存在,是在那個時候開始感覺到的吧。 拉比是他心中,最重要的存在。 2005/12/28完稿 BY小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