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縮小營運中
  • 2743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月光暈】楔子

--

  他是個醫生。少年時期老家的村民們一同合資,將他送往大城市讀書受教育。當醫生然後回老家服務,是他認為足以回報村民的最好辦法。

  他很順利的在城市中學習到醫術,也認識了一個美麗的外族女子,被她美麗的黑髮和才華深深吸引,於是和她私下結了婚,準備帶著她一同回老家生產、生活。原本以為他的人生可以那麼順遂的。

 

  那天下著大雨,烏雲和雨水壟罩著整個天空。村長的家中聚集了很多人,每個臉色一個比一個差,似乎正在討論著什麼重要的事情,沉默讓整個氣氛緊張了起來。而他們討論的話題,就是在三天前才剛出生的,兩個新生兒。

  「兩個…嗎?」

  「還是一男一女啊…」

  「重點是那不祥的髮色…那是魔鬼的黑色啊…村長!」村民抬起頭看著站在中央的中年男子,眼中透露出的是恐懼和不安。

  三天了,他們的害怕和絕望已經到達臨界點,兩個孩子誕生後,短短三天就有不少人家的畜牲生病或死亡,家中的孩子也不知怎麼的哭個不停。

  種種的巧合讓村民們更加認定了兩個孩子所帶來的影響,也是因為受不了這種精神折磨,所以才會集體跑來村長家,渴求著村長給他們一個答案。

  剛出生的是一對雙胞胎,有著和一般孩子一樣的可愛天真臉龐,軟軟小小的身軀讓人不自覺的對他們產生保護之心,可以在大人們的呵護下健康長大,有光明的未來。原本應該是這樣的,錯就錯在兩個孩子出生的時機不對。

「出生就伴隨著死亡,第一個犧牲的就是他們的母親…雖然那女人的死一點也不值得難過…」是啊,那個有著烏黑長髮、全身上下散發著危險氣息的女人,根本就是惡魔的使徒。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訴說著兩個小奶娃的罪行。他們深信著兩個連眼睛都還沒睜開的小孩,會讓他們招來不祥、走向滅亡。

  面對村民的壓力,村長沉默了一會兒,才開口試圖平緩眾人的情緒。

  「…天晚了,我們改天再去吧。大家先各自回家吧。」雖然心中同情著那個剛喪妻的他,但是也必須給村人一個交代才是。

  「可是村長!!」

  有人不服的大喊,對於村長的決定感到十分不解。為什麼不現在就解決?為什麼要放任那家子在村中帶來這詭異的氣氛。

  「我知道、可是大家再等一個晚上也不遲對吧。」

  「不能等了!」其中一名壯碩的男人拍桌大喊。「雙胞胎本來就是異端,母親的肚子中怎麼可以容的下兩個完全不同的人!更何況是那個魔女所生的,那種種的徵兆都說明了那兩個小鬼是撒旦的兒女。現在死的是家中的畜牲,接下來就是俺們啦!」

  男人的話十分有渲染力的影響了所有人,不滿和不安的心情已經溢出,無法平息也無法控制。

  就在快要無法控制的情況下,村長家的大門被打開來了。室外的雨聲因此傳進了屋內,突然的改變,讓所有人往門口方向看。

  他就站在門口,大雨將他淋的濕透。低著頭,讓人看不出他的表情。

  他踏著腳步進入了屋子,人們紛紛退開,像是形成了一條道路似的通往了村長所在的地方。他的手上,似乎抱著什麼東西。

  「村長…孩子已經死了,這樣就行了吧…」他的聲音懺抖著,沙啞又帶點哭腔的聲音讓這句話的真實性增加了不少。

  所有人先是愣住,隨即將眼光拋向村長。村長見狀,將他手上的布包翻開來,果不其然是那兩個被他們認為是萬惡的存在。

  「這…?」村長伸出手去觸碰兩個孩子的臉,冰冷、沒什麼血色,然後伸向他們的鼻間,幾乎感覺不到呼吸。

  「沒呼吸了…」村長如此向所有人宣告。「這兩個孩子已經死了,各位應該沒話說了吧…」

  「怎麼…」所有人對這突如其來的轉變感到很不可置信,但同時也鬆了一口氣,看樣子他們不需要自行動手,目的便已經達到了。

  「那…我可以先回去了吧。」將手中的兩個小孩抱的緊緊的,看的出為人父的痛苦和哀傷。

  面對這樣的他,所有人也沒說些什麼,目送他離開後,也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家中。有些人甚至自己開起了慶祝會,認為接下來的日子可以恢復平常那樣,安穩又平靜了。

 

  他離開了村長家後,回到了在村郊的家中。將兩個孩子的「屍體」輕輕放在床上,擦乾他們的身子,把壁爐中的火生起來,為他們取暖。

  「對不起…我只有這個辦法了…」他一邊道歉著,一邊搓揉著兩雙小小的手,看他們逐漸恢復血色的臉龐,心情逐漸放鬆了下來。

  自己清楚新生兒的脆弱,明知道一不小心兩個小生命就真的會回不來了,但是與其讓村中的人們動手,也許死在自己的手下會比較好一點,至少不用去恨他們,當然這些已經不必要了。

  詐死藥,是他在外學習時偶然從一個外族族民身上得知的藥方,用這種藥做出短暫的假性死亡,當然承擔的風險也很大。他是第一次調配這種藥,自己都不敢保證是否可以成功,只要一點點劑量上的疏失,就有可能讓自己的孩子一睡不醒。看樣子…上帝還是待他和這兩個孩子不薄。

  已經失去了摯愛,他不願意也失去妻子為他留下兩個寶物。

  「各位…請原諒我…這兩個孩子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為了他死去的妻子,為了他自己,他說什麼也要保住這兩個小生命。

  用盡各種方法、不惜任何代價,只是想要保護自己的骨肉、自己的下一代,這就是作為父母的天性吧。他也是一樣的,就算這種欺騙是罪大惡極,他還是不忍心就這樣失去孩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