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縮小營運中
  • 2743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月光暈】第一章

 

  不平靜的夜晚,連月亮都呈現著詭異的鮮紅色,是地面上人們的憤怒與火炬所映照出來的不祥,亦或是上天只想冷眼旁觀這場鬧劇。

  摸著黑,少年和少女在山林中奔跑。捨棄掉平穩的山中小徑,他們選擇的是崎嶇又有障礙的路,該說那是連路都稱不上的地方吧,不過對此刻的他們而言,反而是最好的逃亡路線。

  利用嬌小的體型穿越障礙,把大人遠遠拋在身後。不能被抓到,此時的他們,只能不段的奔跑、離開所有光照的到自己的地方,往山的深處奔去。

  另一方面,跟隨兩個小孩上山的大人們,每個都殺氣騰騰的拿著平日工作的傢伙和火炬,在山中搜尋著小小的足跡。

  「可惡…一定要找到他們不可!」帶頭的壯漢,揮舞著手中的火炬,像是想藉此來照亮整座山頭,由此可見他慌張的程度已經超乎自己所能控制的範圍。

  其他上山的男人也同是這種心情,對他們而言,找到那兩個小孩,並將他們抹殺,是他們現在最急迫的事情。

  他們完全想不到竟然有假死這種事情,本來以為十年前已經死去的兩個小孩,現在竟然還活蹦亂跳的在他們眼前出現。

  這種欺騙,即使是十年來救了不少村民的醫生,也不能原諒,更何況他的兒女還是撒旦的孩子。

 

  似乎已經看不到那些火光,少女首先停下腳步來,倚著樹木稍作喘息。

  少年見狀,又回頭來看看他的雙胞胎姊姊。烏黑的及肩秀髮,在月光的照射下反射出十分美麗的光澤,那是他們的母親給他們的禮物。

  「嗚…爸爸…」艾莉絲強忍的淚水似乎在稍作放鬆後潰堤,卻是拼命的不讓自己發出一點聲音,任憑淚水不斷的從指尖細縫中滲出來。

  那一幕比什麼都還要震驚,父親在自己的面前倒下,倒在血泊中,一動也不動。感受到危險的直覺讓她不寒而慄,當她回過神來後,已經被自己的雙胞胎弟弟艾德華拖著跑了。

  「……唔」看著那樣子的艾莉絲,即使是扭曲了整張臉也不願哭出聲的艾德華,也差點忍不住要大哭的衝動。

  一旦出聲就有可能把那些還在找他們的大人吸引過來,兩個十歲的小孩一手緊握著對方的手,一手幫對方嗚住嘴巴以防聲音的洩露,蹲在大樹下,休息、等待彼此的心情安定。即使這畫面可能有些可笑,但是對他們而言是唯一的保命反射動作。

  十年都過著躲躲藏藏的生活,父親也告訴過他們自己的處境,即使一開始聽不懂,父親也會很認真的告訴他們原因。所以他們總是乖乖的,白天躲在家中,需要離開房子的時候也很小心不要被其他人看到。

  兩人冷靜下來以後,才仔細看清自己所在的地方。

  他們是第一次離開房子到那麼遠的地方來,雖然很可怕,但是又充滿好奇。從小,家就是他們的全世界,有父親、有屋子旁邊的母親墳墓、有偶爾飛到窗邊的小鳥,還有晚上出現的月亮和星星,以及父親帶回來的書。

  「這裡…是山嗎?」艾德華壓低聲音的開口。

  「…應該吧,我們剛才是一直往上爬沒有錯。」艾莉絲搭話。

  「不能…回去了吧?」

  「嗯…」

  因為被發現了,被村民發現了兩個本應該在十年前就死亡的小孩,仍然活著的事實。被欺騙以及當初壓抑下來的不安瞬間轉為憤怒,男人們氣沖沖的包圍了他們的家。然後父親為了保護他們兩個,就這樣死了。

  就在此時,艾德華似乎突然想到了什麼一般,握住了艾莉絲的手,用很認真的神情看著她。

  「我會保護艾莉的!」

  「……為什麼?」

  「因為我是男孩子!」

  「……可是你這張臉一點說服力都沒有。」她指的是艾德華那張眼角還有眼淚,鼻水流一半的可笑表情。

  「又沒關係!我是認真的!」艾德華用袖子用力抹去自己臉上那些看起來很窩囊的東西,努力想要向艾莉絲宣告自己的誓言。

  「別逞強啦,姊姊我才會好好保護你的!」

  「不過是比我早出生幾分鐘,我是男孩子所以我可以保護妳!」

  「…算了隨便你。」艾莉絲眼看艾德華越來越激動,似乎音量都忘記要控制了,只好隨便敷衍他一下。「不過…」

  「嗯?」

  「剛才…謝謝你了。」如果不是艾德華把完全無法思考的她從人群中拉出來,那她現在也無法在這裡說話了吧。

  「…不用謝啦。」面對艾莉絲突然的道謝,他感到有些不知所措和不好意思。當下的他,只想著要帶著艾莉絲離開那邊,爸爸死了,他不想連艾莉絲也失去。

  「所以妳果然需要我的保護嘛!」

  「不要得意忘形了死小鬼。」

  「妳跟我同一天生耶!」

  「哼哼我心智比艾德你成熟多了。」

  就在艾德華想要回嘴時,一旁似乎有什麼騷動,讓兩人精神瞬間緊繃了起來,有什麼東西在那邊嗎?

  在月光下,能勉強看清楚的只有他們所在的大樹,以及周圍的一些落葉、矮樹叢,還有一股不明的花香味。除此之外是一片黑暗,安靜的似乎連一隻小蟲也沒有。

  「那邊…是不是有什麼?」

  「不知道…應該不是那些大人吧…」沒有火光,也沒有殺氣,只是感覺到有什麼有生命的東西在附近。

  「該不會是書上說的熊吧…因為我們現在在山上?…也該不會是鬼?」艾德華斗膽開口。

  「怎、怎麼可能…不、不會那麼巧被我們遇到吧…哈哈哈…」艾莉絲故作鎮定的回話,其實她心中慌張的不得了。

  騷動聲越來越靠近他們所在的地方,兩個孩子害怕的不知道要逃跑,不發一語的看著聲音的來源。

  「唰──」一聲後,從樹叢後面出現的,是一個男子,他睜大眼睛看著兩姊弟。兩姊弟也十分驚訝的看著這名男子,十分與眾不同的男子。

  蒼白的髮色和肌膚,在月光下就像銀飾一般的耀眼,仔細一看還可以發現他異於常人的地方不只這些。

  「紅…紅色的?」眼睛。

  站在他們兩個眼前的,是個白髮紅眼的男子。

  「黑…黑色的?」兩個黑色的頭髮?

  而在他的眼前,是兩個黑髮的小孩。

  「「「……有鬼啊啊啊!!!」」」三人同時對著對方大喊,似乎都受了同樣的驚嚇,似乎都忘記自己和對方一樣都算是異端。

 

  白髮男子躲到樹叢後,故作鎮定的對兩姊弟開口。「你、你們是誰啊…」

  「我、我們才要問你啦…!為什麼要被鬼認為是鬼啊!」艾德華把艾莉絲護在身後,試圖讓自己的承諾兌現,不過發抖的雙腳似乎有些在出賣他。

  艾德華在書上看過,有種叫做吸血鬼的鬼,就長的像眼前的男子一樣!又在這種時候這種地方出現,一定是出來覓食的沒有錯啦!而且書上說吸血鬼喜歡女人的鮮血,所以他一定會抓走艾莉絲的!艾德華深信不已,警戒的看著那男子。

  「我、我才不是鬼!而且這裡是我家啊…」那個吸血鬼似乎有些無奈的低下頭,被兩個小孩認為是鬼,似乎讓他有些受傷。

  「少騙人了!吸、吸血鬼都很狡猾…我才不會把艾莉交給你的!」艾德華張開自己的手臂,他才不想相信眼前的吸血鬼,他一定是要騙他們讓他們安心,然後再藉機抓走艾莉絲。

  「我…我就說我不是吸血鬼嘛!」他為難的快要哭出來的模樣,感覺上似乎不是騙人的。

  「我只是在我家附近散步嘛……」難過的低下頭。

  「咦?…那你知道我們是誰嗎?」艾莉絲試探性的問著,在剛剛的那些大人中,並沒有看到這個人。

  「你、你們又沒告訴我,我怎麼可能…」

  「伯爵大人,您在那邊嗎?」打斷了男子的聲音,是個沉穩的男人聲音。

  「我不是說過散步時一定要叫我一聲的嗎?」金髮碧眼,和外面的村民一樣的特徵,梳整齊的俐落短髮,似乎顯示了此人的個性,手上拿著的不是火炬而是油燈,整齊且看起來質料很好的衣著,是兩個孩子從沒見過的。

  也是在此時,才發現那名白髮男子身上的服飾,也是他們前所未見的。比男人感覺上更高貴的品味,和自己身上粗布粗衣比起來有很明顯差異的料子,以及那上頭鑲著的寶石,在月光下閃爍著動人的光芒,對兩個沒見過世面的小孩而言,是令他們無比好奇的存在。

  男人一邊發牢騷一邊走過來,也在此時發現了兩個孩子的存在。「嗯?你們是…」

  「我們不是鬼!」艾德華先聲奪人,他才不想再被鬼認成是鬼了!

  「也不要抓我們!」艾莉絲深怕眼前的兩名男子和村民們是一夥的,是要把他們抓去處死的壞人。

  兩個孩子緊張的看著兩名男子,露出你在靠近一步就要咬你的神情,警戒的退後幾步,試圖拉開距離,以便等會兒逃跑用。

  男人轉過頭去看著那個被他稱作伯爵的人。

  「我不知道…只是想說散個步,怎麼知道這邊有人…」

  然後男人又轉過頭來看著那兩個孩子,似乎有了什麼結論。

  「原來,外面的那場騷動是因為你們兩個?」

  「……」

  「是偷東西了?還是惡作劇?」

  「才沒有!是你們這些大人不分青紅皂白的追我們,還、還…」說到這邊,艾德華神情痛苦的想到了自己的父親。

  「…你們,是迪特爾醫生的孩子。」

  「…咦?」包含那位伯爵,三人同時用詭異的眼神看著那個男人,眼神中訴說著「你怎麼知道」的神情。

  「外面有一群人在找你們對吧?還嚷嚷著要殺你們。」男人露出嫌惡的表情,看樣子他心情並不是很好。

  「這是…怎麼回事?」白髮男子開口問道。

  「剛才山下的那群村民向我們報告,有兩個黑髮的小孩入山了,要我們多加注意,怕會驚擾到貴族的夜晚。」然後眼睛瞄向那兩個小孩。「看樣子,很幸運的『驚擾』到伯爵了呢。」

  感覺到那男人散發出來的危險氣息,艾莉絲抓著艾德華的手,她想離開這裡。

  「不要想跑走喔!這山上可是有熊出沒的,亂跑等等被熊吃掉也說不定…啊!聽說前陣子才有人被襲擊呢。」用爽朗無比的笑容做出對小孩殺傷力十足的威脅,看樣子早就清楚兩個小鬼頭的內心想法了。

  「那個…賽恩…?」

  「伯爵有何吩咐?」名叫賽恩的男人恭敬的回應。

  「你剛剛說…他們是醫生的兒女嗎?」伯爵生怯怯的開口。看樣子似乎認識姊弟倆的父親。

  「是的。也是山下那些村人們追殺的目標。」

  「為什麼呢…?」

  「因為我們一出生就殺死了媽媽,然後被你們冠上撒旦兒女的稱號!然後、然後現在又害爸爸死掉,所以我、我們…」我們是被否定的存在。雖然父親一直告訴他們自己不可以這麼想,但是今天的所見所聞,讓他們不得不承認自己是如此不受歡迎。

  艾莉絲的話,讓兩名男子陷入了沉默。

  「你、你們…要不要來我家?」先打破沉默的,是那個白髮的伯爵。

  「伯爵大人…?」

  「用貴族的力量可以保全這兩個孩子對吧…所以,你們要不要來我家?」伯爵笑著問兩個孩子,向他們提出邀請。

  兩姊弟一臉狐疑的看著眼前的男子,說真的,他們完全聽不懂他在說什麼。

  「是這樣沒錯…如果是伯爵大人出面,下面的人應該也不敢說什麼。」賽恩做出了合理的分析。

  「對吧!」伯爵開心的笑了起來。「來我家,這樣你們就不會被那些人追了。」

  「……」兩個孩子眼睛瞪的好大,似乎在努力理解這些話的意思。

  「…不會被殺?」艾莉絲首先開口

  「有伯爵的保護,外面的人連你們一根寒毛也不感動。」貴族的命令一下去,那些在貴族領土下工作的人們,怎麼可能敢違抗。

  「不會被吸血嗎?」艾德華還是認為這個人是吸血鬼。

  「我說了我不是吸血鬼嘛…」無力。他解釋很多遍了。

  「有食物嗎?」

  「當然有!而且很好吃喔!」小孩用食物來誘惑是最容易的。

  「那、那…床呢?」

  「我們有很多房間都有床。」要空出幾間來都不成問題。

  「「我們去!!」」

  這時候的賽恩,有種像是拐騙幼童的罪惡感。不過…如果對象是那位迪特爾醫生的孩子,也能理解為什麼伯爵無法對他們見死不救了。

  就這樣子,那個被稱作伯爵的白髮男子,不僅沒有對闖入貴族城堡範圍的兩個小孩做出任何懲處,還決定將兩個小孩收留在自己的城堡中。也在同時,賽恩去見了村長,告知了伯爵的意思。

  「從今以後,那兩個小孩由我們監護。有異議者就是和伯爵大人作對。還有請村民離開城堡的範圍,打擾伯爵寧靜的夜晚,罪名可是很重的。」笑著丟下這句話後,無視所有人的錯愕,優雅的離開了山下的村莊,讓馬車載他回城堡。

  雖然很多人還是對於兩個不祥的存在有很大的意見,不過統治著這裡的領主-伯爵大人都這麼說了,那他們也無法做出什麼反對,畢竟他們只是在貴族底下生活的平民,違抗的話,不用等到禍害降下來,就會先被處死了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