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縮小營運中
  • 2743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月光暈】第二章


 

  陽光從窗簾的隙縫中鑽入房內,毫不客氣的爬上了枕頭的位置,不偏不倚的照射在兩個孩子的臉上,讓想賴床的兩姊弟也無可奈何的起床。

  這裡是賽恩幫他們準備的房間,看準小孩愛賴床的個性,特別找了間陽光充足、床又離窗簾有一段距離的房間,每天晚上又故意在他們入睡後將窗簾揭開,更刻意把床帳的繩索綁在他們伸手不及的地方,讓他們天天被陽光騷擾的可以準時起床。

  「就算是伯爵答應收養你們,但是階級仍是屬於平民。所以還是得幫忙的。」賽恩在他們進城堡的那天晚上,馬上就表明了立場。

  伯爵的收養不代表兩人就可以成為貴族,階級上面的界線還是十分清楚。只是在許多方面可以享有伯爵所給予的保護和特權罷了。雖然現在說這些,兩姊弟也聽不懂,不過賽恩還是先說清楚會比較好。

  能夠住在這裡,對兩個只待過那個小又簡陋的「家」的孩子而言,這氣派的城堡簡直是超級豪華的享受。

  雖然艾德華還是認為他是吸血鬼,每天晚上都很注意自己姊姊的脖子上會不會有多出兩個小孔,不過每次他都會很不爭氣的先睡著,直到隔天早上才慌張的檢查自己和艾莉絲的脖子,事實也證明了,伯爵是個很守信用的「吸血鬼」。

  兩個小孩獨立處理好自己的儀容後,離開了臥房,準備去廚房找食物了。這對他們而言和之前的生活並沒有什麼不同,只是地點改變了、人物改變了。

  「「瑪莉亞!早安!」」

  一進廚房,撲鼻而來的香味讓他們更加清醒,剛烤好的鬆軟麵包被放置在一旁的桌上,在爐子前忙碌的中年婦女,是孩子們口中的瑪莉亞;也就是這棟城堡的女傭總管-瑪莉亞. 梅特 女士。

  「早安啊,艾莉絲、艾德華。…哎呀!艾德華,還不可以偷吃喔!」背對著都可以清楚指出艾德華的罪行,讓才要伸手碰到麵包的艾德華,不好意思的將手收回。

  「瑪莉亞我來幫忙!」艾莉絲自告奮勇的跑道瑪麗亞身邊,想看看有沒有什麼事情可以幫忙。

  「謝謝,那就幫我把那邊的餐具擦一擦吧?」攪動著鍋中的濃湯,小嚐一口,嗯!今天的味道依舊如此完美。

  「好!艾德你也來幫忙啦。」

  「知道啦…瑪莉亞…真的不能先吃嗎?」看的到吃不到是種折磨耶…。

  「不行。」

  其實身為女傭總管的瑪莉亞是可以不用做這種廚房雜務的,只是無奈這城堡因為某些原因導致的人手不足,讓她必須什麼都做,打掃、煮飯、洗衣一手包辦,雖然每天都很忙碌,不過也一方面慶幸人不多,所以至少衣服可以不用洗那麼多。

  和一般貴族家中的女傭總管不同,她只學過一些基本的禮儀和知識,會成為女傭總管,是因為在人少的情況下,只有資歷最深的她才有資格和份量出來指揮其他人。

  不過,和那個專門服務伯爵的管家-賽恩.布蘭比起來,瑪莉亞的背景和家世就真的很不如了。

  「早安。」接著進來廚房的,是永遠在人前穿著整齊、擁有冷靜態度的賽恩。見兩個孩子早早在廚房幫忙,讓他漾起一抹笑容。

  「哦?這麼早起啊。」

  「因為太陽大所以睡不著了…」而且罪魁禍首就在眼前。艾德華心中不免抱怨了一下,他其實還想要在那軟軟的大床上再睡一下的…。

  「那不是很好嗎?早起的鳥兒有蟲吃喔。」罪魁禍首一點也不感到抱歉的露出爽朗笑容。

  「可是瑪莉亞又不准我吃…。」

  「不是那個意思啦…艾德…」艾莉絲無力的說著,明明是雙胞胎…為什麼這傢伙可以笨成這樣,讓她都不想承認自己和他是同一天出生的了。

  瑪莉亞和賽恩呵呵的笑著,手上也不忘繼續他們的工作。

  完成了早餐後,陸續就有其他的佣人進入廚房。人數不多,很難想像這座城堡中竟然只有這些人在工作,也難怪每個人總是如此忙碌,快速吃完各自的早餐後,又馬上離開去工作了。而賽恩也早就將伯爵的那一份送到他房間去了。

  「為什麼伯爵不跟我們一起吃飯呢?」吃飽後艾莉絲如此開口問瑪莉亞。

  「是因為現在是白天所以他還在睡覺嗎?還是因為他會忍不住咬艾莉?」嗯!因為他是吸血鬼嘛!

  「艾德華,說過多少次了…伯爵不是吸血鬼。」瑪莉亞細心的糾正,真是的…這孩子怎麼說也不相信伯爵不是吸血鬼。「因為平民不能和貴族一起吃飯的。所以我們不能和伯爵一起吃飯。」

  「咦?那他都是一個人嗎?」

  「布蘭先生會在旁邊陪他的。」

  「可是賽恩吃飽了啊。」就在剛剛,還是用很快速的時間吃完的。

  「所以只是在旁邊陪伯爵。」呼…盤子終於洗完了,接下來還有很多事情要作呢。

  「那不會寂寞嗎?」艾莉絲想起以前父親晚回家的時候,他們總是忍著肚子餓,望向隨時可能打開的大門,等父親回家。因為他們不喜歡沒有父親的晚餐。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呢。」瑪莉亞苦笑著,這座城堡中只有伯爵一個貴族。

  老伯爵 夫人很早就過世了,是他們這些下人小心翼翼的將伯爵拉拔大的。即使如此,賽恩也隨時叮嚀著他們,貴族和平民的差別與階級,是條不能跨越的界線。

  「好了!不要在這邊玩,快去找事情幫忙。不然今天沒有晚餐給你們喔!」

  「知道了!艾德我們走吧。」

  「等等啦!艾莉、我的牛奶還沒喝完啦…」慌慌張張的把最後一口牛奶灌入口中,勉強吞下後追隨著艾莉絲的腳步跑離了廚房。

 

  今天依舊忙碌,兩個小孩子在城堡中跑來跑去,遇上人就幫忙,沒遇上就到處看看,直到發現太陽下山又溜回去找瑪莉亞討食。

  晚餐後,兩個孩子在城堡中晃來晃去的。之所以能夠那麼自由讓他們想去哪就去哪,聽說是伯爵給的小特權之一。

  「哎哎、艾莉。」

  「幹麻?」

  「好像很久沒有看到那個吸血鬼了喔?」

  「…對你而言不是很好嗎?」因為艾德華好像很怕他的樣子。

  「對、對艾莉而言才是吧!」因為吸血鬼會咬女人的脖子!

  「他們說伯爵不是吸血鬼…。」

  「一定是騙人的啦!」

  「有什麼證據…說瑪莉亞他們是騙人的?」

  「因為書上的吸血鬼都長的跟伯爵一樣啊!然後白天都不出來的…吸血鬼都怕陽光。」沒錯,白色的頭髮還有紅色的雙眼,還有白天都把自己關在房間裡面的舉動,都讓艾德華堅信伯爵是吸血鬼這種可笑的事情。

  「那麼…去求證如何?」艾莉絲笑著對艾德華說著。反正她現在很無聊,正好可以打發時間。

  「咦咦咦!?…求證什麼啊…」不會是他想的那樣吧…。

  「去找伯爵啊!」艾莉絲的清爽笑容,對艾德華而言不知為什麼…好像有點可怕了…。

  「不要啦艾莉…妳會被咬的…」嗚嗚他不想去啦…艾莉不要拖著他走啦…

  「你不是說過要保護我的嗎?現在你的機會來了喔!」

  「我是說過…可是沒有叫妳自己朝著危險跳進去啊…所、所以不算啦!」沒錯,這是逼迫強迫脅迫啦!

  這些抗議在艾莉絲耳中當然無效,完全不顧自己雙胞胎弟弟的反對,自顧自的走向伯爵可能在的地方去。

  「那麼,我先告退了。」

  正要拐彎的時候,聽到了那冷靜又沉穩的聲音,是賽恩。他恭敬的把門關上,然後轉身離開了那個走廊。

  「呼…好險。」如果剛剛衝出去一定會和賽恩碰個正著,到時候一定會被趕走的,那就白來了。艾莉絲不管艾德華是否能順利呼吸,就死命的嗚住他的口鼻,不准他出一點聲音。

  「唔、唔唔…!!」

  「看樣子,伯爵就在那個房間裡面。我們走吧!艾德…?」艾莉絲這時候才鬆手放開艾德華。

  好不容易重新獲得新鮮空氣的艾德華,突然發現這世間有空氣實在是多麼美好的一件事情啊!他大口大口的喘著氣,臉頰脹紅、眼角還有剛才被逼出來的淚水,這模樣讓艾莉絲「噗!」一聲的笑了出來。

  「真沒用…呵呵呵…噗──哈哈……」雖然很想笑出聲,但又怕聲音會把賽恩引回來,所以很努力的憋笑著。

  「…呵…呼…也不想想…是誰害的…」可惡的臭艾莉,她難道不曉得這樣會死掉啊!還這樣嘲笑自己實在是太過分了。

  「快走吧!不然等等賽恩又要回來了。」

  「你確定要去…」他多希望他可以聽到艾莉絲說不是的…。

  「當然,都到這邊了!」不過艾德華唯一的希望又破滅了。

  兩個孩子放輕腳步的靠近房門前,不敢貿然開門,於是偷偷的把門打開一點點,從細縫中往房內看看。

  那是個和他們睡的地方完全不同的房間,地上有著不只一張的漂亮的地毯,鋪散在房間的各個角落,一張很大的書桌,上面擺滿著很多紙張,墨水和筆就擱置在一旁。牆上還掛著一幅幅的畫作,即使是不懂藝術的兩個孩子,也認為那是非常出色的畫。除了天花板上的吊燈以外,房間各處還有著不少的燭台,即使是夜晚,整間房間光線仍是很充足的。原因大概是出在那佔了整個房間大半位置的書櫃了吧。

  這裡雖然是個書房,但是作為書房的條件而言也太嚴苛了一點。這附近的房間都是白天陽光照不進來的地方,即使是白天仍然要點燭火的就是這邊了。一般而言書房是不會設在這種缺乏光線的地方。

  而他們要找的人,就坐在那個書桌前,翻閱著手上的書本,手指優雅的畫過書上的文字,是十分專注的神情。和第一次見面時不同,那紅色的雙眼前多了一副看起來十分厚重眼鏡。

  「好多書…」眼前的景象讓兩個小孩子驚呼。

  從前他們的生活就是書本,父親總是會帶許多書本回家,讓他們度過每個父親不在的白天。也養成了他們從書中找知識的習慣。而這個房間,對他們而言是十分驚奇的存在,好棒、好多書,從來不知道還有那麼多書籍。

  「好棒喔!」一個不注意,兩人已經忘我的將房門打開踏入了書房內,睜大雙眼看著書房內的櫃子,有很多他們從沒見過的書籍。

  「你們…?」被如此驚擾到的伯爵,有點無法反應的看著兩個興沖沖跑進來的小孩。

  「啊…那個…這個…」艾莉絲這才回過神來,想起自己和艾德華的失禮,想說的想問的,全部都忘了。

  「你們怎麼會跑來這裡呢?」伯爵對他們笑了笑,將手上的書本合上。

  「我…我們是路過!」艾德華認為這個理由應該夠充分。

  「才不是,是艾德要來找伯爵的!」

  「我才沒有!艾莉不要亂說啦!!」明明就不是他願意的,他是被害者!被害者啊!

  「…找我嗎?」伯爵這下子連眼鏡都拿下來了,帶著意外又疑問的表情看著他們。

  「對!因為艾德想要確認你是不是吸血鬼。」艾莉絲理直氣壯的說著。其實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說些什麼了,緊張讓她比平時更口無遮攔了。

  「…我不是吸血鬼。」無力低下頭,為什麼…他明明就說過好幾遍了,為什麼還是不相信他啊。

  「那、那你這模樣要怎麼說!」艾德華慌張的指著伯爵,完全沒顧慮到禮儀的問題,像是在責怪似的大聲說著。

  「我一出生就這樣了…。」

  「那、那…」艾德華突然不知道要說什麼,此時他又瞧見放在桌子一旁的高腳杯中,裝有一種鮮紅色液體。「那、那個杯子中裝的又是什麼!一定是美麗少女的鮮血對不對!」

  伯爵看了一下自己手邊的高腳杯,啊啊…那是…「那個是…蕃茄汁喔。」還是請瑪莉亞用最新鮮的蕃茄做的呢,每天至少喝一杯新鮮蕃茄汁,是他的習慣。雖然高腳杯通常都是用來裝紅酒的,不過他不喜歡喝酒就是。

  「咦咦你騙我!」

  「…是真的喔。」艾莉絲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跑到了伯爵桌旁,毫不客氣的拿起高腳杯喝了一口,沒錯,那是貨真價實的蕃茄汁。

  「唔……」這下子艾德華也不知道要說什麼了。

  「哎!伯爵這裡有好多書喔!」艾莉絲笑著對伯爵說。

  「啊…這些是很久以前就放在城堡中的書了。」而且不知不覺還變的越來越多。

  「真的很多啊!你都一個人在這邊看書嗎?」

  「是啊…」不過賽恩偶爾會站在旁邊陪他。

  「可是一個人不是很寂寞嗎?」

  「咦?」

  「因為,聽瑪莉亞說,你不能跟我們一起吃飯、做事情對吧?」

  艾莉絲直率的發言讓伯爵愣了一下。這些從小到大被當作理所當然的事情,被這孩子一提醒,才發現自己是多麼的…。

  「你們兩個在這邊做什麼!」

  從門邊傳來帶有怒意的聲音,是賽恩。他不知道什麼時候又折返回書房來,只是沒想到一回來看到的竟然是兩個小孩在此處撒野的情況。

  「無禮的小孩,快回你們的房間去。」賽恩冷冷的下命令,皺起的眉頭可以看的出來他很生氣。

  「賽恩,沒事的。」伯爵淡淡的開口,他知道賽恩生氣的原因。

  「伯爵大人…。」

  「我想他們不是故意的,只是『路過而已』對吧?」朝艾德華笑了一下。

  聽伯爵這麼說,兩個孩子死命的點頭,不過賽恩似乎不太相信就是。

  「…知道了,你們還不向伯爵道歉。」

  「「對不起!」」雖然他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道歉,可是這種時候還是不要多說話惹賽恩生氣才是,要是到時候他不給他們吃飯,多倒楣呀!

  「現在,跟我回去。」推著兩個孩子的背,要他們趕緊離開書房,不要讓這兩個吵鬧的孩子干擾到自家的伯爵。

  「啊…等一下。」伯爵似乎想到什麼後,出聲把他們留下。

  包含賽恩,三人轉頭回來看著那個白髮的伯爵。

  「你們以後…可以來這裡看書…」

  「「真的嗎?」」兩個孩子聽到這話眼睛馬上亮了起來。

  「伯爵大人…。」這次是無奈的語氣。

  「沒關係的,讓小孩子多看書是好事情!」伯爵笑著對賽恩解釋著。「你們什麼時候來都可以。」又向艾德華和艾莉絲補充。

  「……」賽恩不發一語,但是又看到兩個孩子如此興奮的神情,只好勉強答應,不過有附帶條件的。

  「必須要等到完成每天的幫忙工作後,才可以過來。」

  「沒問題!」

  「還有不可以在這裡亂跑亂跳。」

  「知道啦!」

  「也不可以對伯爵沒大沒小。」

  「…盡量、不是啦!是完全沒問題!」艾德華受到賽恩嚴厲的視線後,連忙改口。

  於是,兩個小孩在城堡中的特權又多了一項,那就是可以自由進出伯爵的書房。只是有沒有做到賽恩的交換條件,就不得而知了。

 

  將兩個小孩回房間後,賽恩又回到了伯爵所在的書房。他細心的幫伯爵收拾隨手放著的書本以及筆墨,還幫他帶來了一杯熱牛奶。

  「嘿…賽恩,你不覺得你太嚴格了嗎?」伯爵握著手中的熱牛奶,喝完這杯就可以回房間睡覺了。

  「是伯爵您太寵那兩個孩子了。」非親非故,又無視階級的對待。對平民而言是種差別待遇。

  「嗯…可是我是第一次遇到像他們那麼直率的人…」所以他很開心。

  賽恩沒有回話,他其實理解伯爵話中的涵義,但是他無法做任何評論,因為他只是個管家,從小就學習如何服侍貴族的他,有太多倫理上的觀念是連自己都無法擺脫的束縛。所以即使理解…但無法為自己的主人作出任何回應。

  「賽恩…你覺得他們會願意叫我的名字嗎?」

  「這…」他不知道。

  「呵呵,沒關係啦!反正我的名字連賽恩你都不肯叫了…他們應該很困難吧。」伯爵苦笑著。父母去世後,這城堡中已經沒有一個人可以直呼他的名字了,連每天待在自己身邊的賽恩也不例外。

  「…很抱歉。」對他而言,直呼主人的名諱是大不尊敬。對於從小被如此教育的賽恩而言,這是唯一能讓他反抗的命令。

  「我沒有怪你…只是覺得…」伯爵將杯子放置在桌上,看著窗外的明月。「有些寂寞…」

  今天被艾莉絲那麼一說後,他才發現其實自己真的很寂寞。所以他才會給那兩個小孩特權,讓他們以後可以隨時進來這邊,至少…有個人可以說話。

  至少有人可以用那麼純粹的心來對他說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