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縮小營運中
  • 2743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月光暈】第三章

 

  「瑪莉亞,這兩個孩子以後會住在城堡裡。就麻煩妳多照顧了。」

  那天晚上,瑪莉亞.梅特就這樣從管家賽恩手上接下了兩個孩子的照顧責任。雖然當下對兩個孩子的外表有些驚奇,不過對於在城堡中那麼多年的她而言,這就像是她家的伯爵,只是和別人稍微不同的人罷了。

  「你們叫什麼名字啊?」瑪莉亞笑著摸摸他們的頭,黑色的髮絲,像絲綢一樣細緻的質感,是小孩子的關係嗎?

  「我是艾德華.迪爾特。」小男孩先開口了。

  「我是艾莉絲.迪爾特。」然後是小女孩開口。

  「艾德華和艾莉絲嗎?晚上好。你們可以叫我瑪莉亞。有任何問題都可以來找我,當然吃飯也是。」

  這句話一說完,兩個響亮的「咕嚕──」聲就這樣冒了出來。眾人愣了一會兒,只見兩個孩子紅著臉低下頭,哎呀呀…看樣子真的餓壞了呢。

  「要吃些什麼嗎?」瑪莉亞笑著對他們說。「香香的麵包配上熱熱的濃湯如何?然後睡前再來一杯熱牛奶?」

  「「嗯!」」兩個孩子點頭如搗蒜的表示贊成,光是用聽的他們就要流口水了。

  在晚餐前就被迫離開那個家中,什麼東西都沒有吃的就跑上山來,還經歷了那麼多事情。直到剛才,精神一直在緊繃的狀態下,現在一放鬆下來,肚子就馬上向自己抗議起來。

  瑪莉亞笑著把他們帶去廚房,幫他們準備食物。對於這兩個突然住下的小孩,她什麼都沒有問,只是細心的幫他們打理住下來的一切,直到他們兩個孩子上床睡覺為止。

  「瑪莉亞…」

  輕輕的關上兩個孩子的房門後,才發現自己深後站了一個人,不用細看也知道是誰,因為那銀白色的髮絲實在是太顯眼了,更不用說那一對赤紅的雙眼了。他穿著睡衣,表情有些徬徨的站在那邊。

  「伯爵大人那麼晚了還沒睡嗎?」用圍裙稍微擦了擦手,瑪莉亞的笑容中充滿了包容。「這樣對眼睛不好的。」

  「我知道…可是,想找人說說話。賽恩已經休息了所以…。」伯爵苦笑了一下,他的視力是真的沒有那個本錢再摧殘下去了沒錯,不過今晚的一些事情,讓他有種苦悶的感覺。

  「我知道了。」瑪莉亞笑著和伯爵走,來到的是那個陽光永遠照不進來的走廊、伯爵待了好幾年的房間。

  伯爵躺在床上,瑪莉亞站在床邊幫他拉好被子,然後靜靜的聽伯爵說話。

  「瑪莉亞…醫生死了…」一開口就是悶悶的語氣,瑪莉亞並不意外。

  在賽恩帶兩個小孩子回來之前,她就有稍微聽聞到這個消息了。

  「所以那兩個孩子果然是醫生的小孩嗎?」

  「嗯…我覺得不能放著他們不管。」因為他們是一樣的,那是醫生說的。

  迪爾特醫生,也就是兩個孩子的父親,之前常常會來城堡中幫他看病,還會陪他聊天,對於自己從沒有露出害怕或是嫌惡的表情,是個很溫柔的醫生。

  曾經問他為什麼可以這樣無差別的對待所有人,包含如此特殊的自己,醫生只笑著回答說:「因為您和我的孩子是一樣的。」

  聽賽恩說過醫生的孩子早在出生後三天就死了,所以伯爵真的不知道醫生當初是用什麼心情在回答他的。

  直到今天才知道,醫生隱瞞了所有人的秘密,就是那兩個小孩還在人世的事實。也稍微了解了醫生話中的意思,是一樣的,一樣與眾不同、一樣不受歡迎。再加上醫生有恩於他,伯爵認為這是更無法見死不救的理由。

  醫生為自己做了那麼多,我也想要為他做些什麼,即使是他的小孩。

  「伯爵您做的很好喔。」瑪莉亞的聲音十分溫柔。「迪爾特醫生一定會非常感謝您的。」

  「…可是醫生死了。」他其實很難過,就像當初母親大人生病去世時一樣的感覺,胸口悶悶的、很難受。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那個醫生是個好人,事發突然,也難怪伯爵打擊會那麼大。

  「……」伯爵沉默了一下,又開口。「我是因為他們是醫生的孩子才收留他們的。」

  「是的。」

  「是因為我想要報答醫生的恩情。」

  「我懂的。」

  「所以這樣的我…很狡猾對吧?」

  「您為什麼會這樣想呢?」感覺上是完全無關的事情。

  「因為我自以為是的想法,然後自私的將他們留下來,說什麼是要報答醫生的恩情,其實…只是自我滿足對吧?沒有問過所有人的想法,只想著自己的心情,明知道大家是不會違抗我的話,利用這點來達到目的的我…真的很狡猾對吧…」那是他真心的想法。

  「…伯爵大人…您知道父母這種生物呢,在生命關頭的時候,自己和孩子…他們是會毫不猶豫的選擇孩子的。」瑪莉亞自顧自的說著,似乎沒有打算要正面回覆伯爵的話。

  「所以我相信醫生並沒有後悔犧牲,也一定會感謝保護了他孩子的您。」瑪莉亞又接著說下去。

  「您的決定不是為了滿足自己。保護那兩個小孩的確實是您,而滿足自己的正義感,只不過是附帶得到的禮物對吧?沒有什麼狡猾不狡猾的問題,伯爵您只是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罷了。

  而且伯爵您下這樣的決定,不僅僅是挑戰了百姓們的怨念,還帶回了兩個什麼都不懂的小孩子,也算是一種成長吧。」

  「我怎麼覺得後面這句話好像怪怪的…」

  「哪裡的話。不過瑪莉亞我非常贊同伯爵您的決定。」瑪莉亞笑了笑。

  「會那樣對待小孩的大人,根本就無法稱的上是大人。」瑪莉亞的語氣中有些無奈。「因為大人的責任,是在保護小孩子才對。」並不是殺小孩。即使是那樣的孩子,大人們都有保護他們生命的義務。

  「所以這也是您成長的證據。」瑪莉亞下了這個結論。是啊…這個她從小看到大的人,已經從男孩變成一個二十多歲的男人了,這次的事件,也讓瑪莉亞意外的看到了伯爵的成熟。

  「這讓我不好意思了…」伯爵將臉稍微別了過去,將被子稍稍往上拉,想要掩飾他的害羞。

  「那麼現在讓瑪莉亞問伯爵一個問題。」

  「什麼問題?」瑪莉亞很少會問他問題的。

  「收留兩個孩子,伯爵您會感到後悔嗎?」

  「…不會,永遠不會。」不管是為了自己還是為了誰,他覺得他做這決定並不會後悔。話說到這邊後,他才赫然發現…

  「胸口…不悶了。」

  「呵呵…好了,您還是早點睡吧。」

  「嗯…」果然…找瑪莉亞說話是對的,她雖然沒有賽恩那種對事情冷靜和清楚的分析,卻有種包容又溫暖的感覺,撫慰了自己無助的心。

  得到伯爵的回應後,瑪莉亞準備轉身離開。很晚了,她也想睡了。

  「瑪莉亞…」伯爵的聲音悶悶的從被單中傳出來。

  「什麼事情?」

  「今天謝謝妳,還有…晚安。」

  「不客氣,您也晚安。」語畢,將門輕輕帶上。

 

  兩個小孩在城堡中似乎適應的很快,雖然工作上十分配合,不過其餘的時間卻是兩個充滿好奇心又愛玩的小麻煩。

  今天也不例外。

  「好了,快告訴我今天到底是誰把這些東西放在伯爵房間門口的。」賽恩指著桌上的一堆東西,大蒜、十字架還有木樁,這是今天他要去叫伯爵起床的時候在他門口發現的。

  其實一看就大概知道是誰做的,不過他還是打算讓那犯人親自承認,所以特別把他們兩個都叫來問話,只是沒想到會是這種情形…

  「是我!」艾德華先說。

  「才不是艾德!是我做的!」艾莉絲馬上反駁。

  「不要聽艾莉的!她都會說謊。是我做的!」

  「說謊的是艾德!是我把這些東西放到房間門口的。」

  一般而言,是會將罪行推給別人吧…賽恩完全沒想到這兩個孩子竟然會幫彼此掩護,還想要幫彼此頂罪,重點是他們竟然互不讓步。

  「……」雖然很明顯犯人是艾德華,畢竟到現在還會把伯爵認為是吸血鬼的,也只有那固執堅持己見的艾德華。但是賽恩看到他們兩個這樣,反而不知道要說些什麼了。一種無力感漸漸湧上來,也被他們兩個孩子吵的有些頭痛。

  「「是我!!」」兩個人像是要吵起來一樣的互相瞪著對方,完全沒有想要讓步的跡象,不過為了這種事情而吵架,其實滿可笑的。

  「叩叩──」兩聲從門邊傳來,賽恩馬上應答:「請進。」

  「哎呀你們在吵什麼?」開門進來的是瑪莉亞。一開門就見到兩個平日感情很好的姊弟正在吵架。

  「吵架是不對的喔!快向對方道歉。」

  「不用理他們。有什麼事情嗎?」賽恩冷冷的說,等等再來和兩個孩子「好好談談」。

  「我是來…哎呀?」瑪莉亞話說一半,然後往那個擺滿東西的桌子走去。

  「原來在這邊啊!」瑪莉亞露出開朗的笑容,開開心心的把桌上的東西拿起來端詳著。

  其他人不解的看著瑪莉亞,只見她將東西都收好,似乎要拿走。

  「這是怎麼回是?」賽恩問了起來。

  「哎呀!是這樣的,這些東西是伯爵要我幫他準備的。」瑪莉亞笑著說。「想說伯爵他還在睡,於是就這樣放在他房間門口,不過剛剛他告訴我他並沒有收到呢…所以我就來問問布蘭先生您知不知道了。」

  「原來是您收走了,能找回來真是太好了。」

  「妳說…這是伯爵要的?」賽恩似乎有些錯愕。伯爵要這些東西幹什麼?

  「是的。」

  賽恩看向兩個「勇於認錯」的孩子,「那你們兩個又是怎麼回是?」

  「我不知道…因為我以為是艾德做的…」因為那真的很像艾德華的行為嘛,所以她只是想幫他頂罪。

  「咦咦?我才以為是艾莉做的!」因為他們之前曾經有約好過要惡作劇…只是沒想到對象竟然是伯爵,讓他嚇的要幫艾莉絲頂罪。

  「…不過伯爵要這些東西幹什麼?」確定兩個孩子是局外人後,賽恩馬上把問題拋給了瑪莉亞。

  「這個嘛…我也不清楚呢…不過伯爵似乎在找這兩個孩子,尤其是艾德華。」

  「咦?找我幹麻…」不會吧,那個吸血鬼原來比較喜歡男生的血嗎?

  「……」賽恩不發一語,他覺得他好像知道原因了。

 

  跟著瑪莉亞到了伯爵的起居室,一開門就看到伯爵開心的向他們打招呼。

  「伯爵,您要的東西全在這裡了。」瑪莉亞將手上的東西全交給伯爵。

  「謝謝妳,瑪莉亞。」然後看到了那個站在門口,正在猶豫要不要進來的艾德華。「艾德華也過來了啊?那正好!」

  「艾德華,可以過來一下嗎?」伯爵笑著叫他過去。

  「咦…?」背後被艾莉絲推了一下,他不怎麼甘願的往前走。「怎、怎樣啦?」怎樣都好不要咬我就行!

  「艾德華…」伯爵神情認真的抓著艾德華的肩膀,用他那雙紅眼看著他。「我…」

  「我不是吸血鬼!」說完這句話後,只見伯爵拿起其中的十字架還有大蒜,繼續補充:「你看!我不怕十字架還有大蒜!連木樁我也不怕喔。」

  相信我,伯爵的眼神中透露出這樣的訊息,讓艾德華完全傻在那邊。這個人他是在幹什麼?所以說他準備這些東西都是為了要讓自己相信他不是吸血鬼嗎?

  「我…我知道了啦!你、你不要靠那麼近啦!」艾德華有些害羞的將伯爵稍微推開,他是第一次和除了父親和艾莉絲以外的人,有那麼近距離的接觸,讓他有些不自在。

  「你相信我了嗎?」伯爵很認真的問著。

  「…相信啦!你不是吸血鬼,這樣行了吧…」

  「嗯!謝謝你相信我!」伯爵開心的笑了,看樣子,他之前一直被艾德華誤會讓他十分在意吧,所以才會想說當面證明給艾德華看。

  「……」果然是如此啊…賽恩在心中暗自嘆了口氣。他家的伯爵就是這樣子,一點身為貴族的架子都沒有,要不是平日有他在旁邊,其他的下人早就爬到頭上去了…「既然事情都告一段落了,那艾德華應該要為之前的誤會向伯爵道歉吧。」

  「咦咦!?」

  「艾德…」艾莉絲瞇著眼睛看著艾德華,讓他清楚一下自己現在的立場。

  「我知道啦!」幹麻連艾莉都這樣,她又不是不知道他對這種事情最不在行了…「伯爵…對不起…我之前不該說你是吸血鬼的。」這樣總行了吧。

  「啊、其實…」

  「伯爵已經接受你的道歉了。好了,你們今天不是還沒有去幫院子中的花澆水嗎?快點去了。」不讓伯爵說完話,賽恩馬上對兩個孩子下令去工作。這個上午已經因為這件事情耽誤那麼久的時間了,不能讓他們在這邊鬼混了。

  「知道了!」艾莉絲馬上想起來他們答應過其他人,定時幫院子中的植物澆水,是他們的固定工作。「艾德我們走吧!」

  「嗯!」不去幫忙的話,賽恩會不准他們吃飯的。所以兩個小孩一溜煙的就離開房間,工作去了。

  「那我也要去忙了,伯爵您這些大蒜還要嗎?」瑪莉亞指著那些伯爵用來證明自身「清白」的大蒜。

  「不用了…」既然艾德華已經相信他了,那他留著這些也沒用。「瑪莉亞可以拿去沒關係的。」

  「那真是謝謝了,這些大蒜正好可以拿來做菜呢!」瑪莉亞心滿意足的抱著那些大蒜離開,看樣子這幾天的菜色可能都會和大蒜有關了…。

  瑪莉亞離開後,房間內剩下賽恩和伯爵兩人。伯爵坐在一旁的沙發上發呆,賽恩則是靜靜的幫他收拾那些雜物。

  「其實我沒有要他道歉…」伯爵悶悶的開口,他的目的一開始不是這樣的。

  「我知道的。」

  「那你為什麼又要他跟我道歉…」沒有責怪的意思,只是淡淡的詢問。

  「因為這是必要的。」平民必須為自己對貴族的無禮道歉,這是當然的事情,更何況這兩個孩子還是受伯爵如此多的照顧,這是應該的。

  「賽恩你很死腦經耶…」

  「伯爵您說的沒錯。」

  「嘖…」

  「不過我還是認為伯爵您太寵他們了。」他一直都是這麼認為的。「…山下那些人又捎信來了。」

  「我不想看,丟了吧。」內容永遠都是一樣,要他不要包庇兩個孩子,要他把兩個孩子處死,說什麼是不祥的存在,說什麼是惡魔的化身。看了都是一些不舒服的感覺。

  「我知道了。」

  「如果我的模樣被他們看到了,不也是一樣的下場嗎…」伯爵喃喃自語,雖然很小聲,但是賽恩還是聽到了。

  他一出生就是異類,連自己的父母也不敢讓他見外人,從小到大,見過他本人的只有在城堡中工作許久的傭人,每個還被嚴格下令說「不可以透漏伯爵的任何事情」,違反者將被馬上處死,所以每個傭人都是守口如瓶,不敢對外人透露半字關於伯爵的長相或是個性。導致整個領地中的人民,都把伯爵認為是個很神秘的存在。

  「…需要我下山一趟警告他們嗎?」當初就已經發表聲明過了,只是山下的那群人還是不死心的用最柔性的方式「建議」,面對這些民怨,伯爵從沒有做任何回應。

  「不用了,沒有那必要。」說幾次都沒用吧!這種對於異類的恐懼和不信任感。

 

  另一方面,兩個孩子已經做完他們的固定工作後,便開始巴著瑪莉亞在廚方走來走去。

  「瑪莉亞~我們肚子餓了啦!」

  「可以先吃嗎?拜託~」

  「…真是拿你們沒辦法,不過要先去洗手喔!」瑪莉亞細心的叮嚀。

  兩個孩子得到允許後,便開心的洗手、準備吃飯,無憂無慮的神情,完全感覺不出來之前發生了那麼多事情在他們身上。

  「真不知道是忘記了…還是勉強自己呢…」瑪莉亞看著兩個跑去洗手的孩子,不禁有了這樣的想法。

  艾德華和艾莉絲這兩個孩子進城堡以來,從沒有哭過,只是用那天真無憂慮的笑容,面對著每個人。也從沒有提過自己死去的父親,還有村裡面的那些人。

  像是沒發生任何事情一樣,開心的活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