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縮小營運中
  • 2743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月光暈】第四章

 

 

  其實賽恩.布蘭並不喜歡小孩子。精力旺盛又愛吵鬧,好奇心過剩、容易將自己逼入危機,重點是沒禮貌又不知分寸。對他而言伯爵的話就是一切的命令,所以照顧那兩個小孩對他而言,不過是命令的一部分罷了。只不過這兩個孩子,似乎又有那麼一些不同。

  就像他家的伯爵一樣,和一般的小孩子有那麼一點不同。

  「賽恩…賽恩…」可憐兮兮的聲音從身後傳來,帶著哭腔又口齒不清的幼小聲音。

  「少爺…您怎麼了?」一轉頭就看到那個淚汪汪的小孩兒,和一般小孩子一樣脆弱的身形及稚氣的臉蛋,唯一不同的是他那頭與生俱來的白髮和紅眼睛。

  那是這棟城堡未來的主人──默萊特.孔德,也是他現在所稱呼的少爺、伯爵及夫人的獨生子。更是父親交代的自己「唯一的主人」。

  「手…」默萊特伸出他的小手給賽恩看,原本白皙的雙手上出現了十分明顯的青紫色,實是個非常嚇人的景象。身體還在微微的發抖,看起來好不可憐。

  「真是的…那些女傭都在幹什麼。」將孩子抱起來,往房間走去。心中正不斷的抱怨著那些女人,怎麼可以放任這小孩在那麼冷的天氣中離開溫暖的房間。

  進了房間後,所有待命的女傭被賽恩充滿殺氣的視線給嚇了一跳,他將孩子放在沙發上,然後對著那些傻傻站在那邊的女傭命令。

  「快去準備溫水還有熱牛奶!還有把毯子拿來給少爺蓋上!動作快點不要杵在那邊。」一邊說著一邊拿起柴火丟入壁爐中。真是的…這些人沒有一個機靈的。

  「啊、是!」所有人被賽恩那麼一說,馬上動了起來,匆忙的完成所有指令。

  賽恩把小孩的手泡入溫水中細心的搓揉著,過不了一會兒,那嚇人的青紫色逐漸退去,整隻手逐漸的恢復血色。

  「少爺,您會冷要說。」已經不是第一次這樣了,冬天的時候常常會發生這種事情,每次都是到凍的很嚴重後,這孩子跑來找自己的時候才發現。「這樣子很容易凍傷的。」

  「…對不起。」毛毯和外套把他包的像粽子一樣,小小的頭從中探出來看著賽恩,不知道為什麼的突然道歉。

  「您為什麼要道歉?」

  「…因為我又增加賽恩你的工作量了吧?」他默默的低下頭來,他真的不是故意的…只是因為他真的不知道要怎麼跟其他人開口來滿足自己的需求。

  「那請以後多多注意一下自己的身體狀況。」

  「嗯!我會的。」

  完全不懂得撒嬌和任性,總是考慮別人的事情和想法,這樣的小孩在賽恩眼中,並不常見。正好,這個少爺完全不會是他討厭的小孩類型,以後工作上會很順利才是,那是賽恩剛進入城堡見習的時候,對這個小主人的觀感。

  不過這個觀感,在老伯爵 夫人相繼去世後,就被他自己徹底顛覆了。

  「……」少年默萊特站在離墓園有一段距離的屋簷下,遠遠的看著自己的母親下葬,不發一語的只是看著。

  全黑的束裝,將默萊特的全身包的緊緊的,只因為對他而言,在這種狀況下仍耀眼的令人感到諷刺的太陽,是像毒藥一樣可怕的存在。所以即使是自己母親的喪禮,他還是必須選擇在陽光曬不到的地方待著才行。

  沒有任何話語,沒有任何情緒,他就只是站在那邊而已。在哭成一團的人們中,他顯得十分格格不入,明明是自己的母親啊…。

  「伯爵大人…。」

  「沒事的賽恩…沒事的…」像是在說給自己聽一樣,他口中重複著那三個字,兩眼無神的看著遠方的人們工作。

  才十幾歲的他因為父親過世,就這樣繼承了伯爵之名,成了一家之主,原本還有母親在旁協助和陪伴的。沒想到母親也染了病,加上失去父親的痛苦後,便一病不起,最後還是結束了人生。

  一般而言,失去親人都是很痛苦、很難過的,更何況是個只有十幾歲的孩子,這種時候應該會情緒崩潰的大哭大鬧,不過這個人沒有。也是在這個時候,賽恩才理解到默萊特和一般小孩最大的不同──他太禁慾了。

  他總是控制自己的情緒和欲望,不吵鬧、不要求,深怕會給身邊的人添麻煩。這不是一般小孩子可以做到的事情,其實真正問題是,他又是為了什麼而這樣壓抑自己的?賽恩沒有問,只是靜靜的陪著他的主人,直到他願意回去為止。

 

  長久以來養成的生理時鐘,讓賽恩在很精準的時間醒來。他作夢了,是以前的夢,那時候的他還年輕,伯爵也還是個小鬼頭,眼看自己現在已經三十好幾了,當年照顧的小鬼頭也長大了呢。

  賽恩輕笑了一下,是啊…好不容易長大了一個,現在又來了兩個呢!

  在房間中整理好自己的儀容後,賽恩開始了每天的例行事務。首先是到廚房吃早餐,然後幫伯爵準備一份直接送到房間去,陪他用完早餐後,就要指派其他傭人今天的重點工作,包含對那兩個小鬼下達指令。

  「記得我們應該說好了,要做好所有分內的工作後才可以玩。沒錯吧?」讓其他人去工作後,賽恩特別留下了兩個孩子。

  「「對…」」艾莉絲和艾德華有些心虛的回答著。

  「那麼是否可以解釋一下,為什麼昨天沒有去餵馬?」昨天傍晚馬伕來向自己抱怨說,兩個孩子沒有去他那邊幫忙餵馬,等他發現的時候,那些馬兒早就餓成一團了。

  「忘記了…」艾德華小聲的開口,有些不情願的說著。

  「對不起…」艾莉絲馬上補上道歉。實在是因為昨天澆完花後,無意間發現那條通往森林的小徑,好奇心作祟的兩人就這樣跑去探險去了,直到傍晚回來後,也徹底忘記了要餵馬這回事。

  「…那麼你們兩個有心理準備好要『領賞』了吧。」賽恩露出十分開心的笑容,「相信你們對打掃書房一定有莫大的興趣,成天往那邊跑,相信熱愛程度一定不輸別人才是。」

  「書、書房嗎…」不會吧不要吧…他們是很喜歡去書房沒錯,不過那邊打掃起來很累人啊…大就算了,那邊的裝飾品和藝術品更是多到嚇人,每個都要清理道的話,需要花上很多時間的。

  「沒錯,要把那些被弄亂的書分門別類放好後,還要清理燭臺換上新的蠟燭,這麼有趣的工作你們應該會喜歡吧!哎呀?還是說要你們去地下室清掃地牢呢?那邊已經好幾年沒有人下去過了,便成什麼樣子就不知道了,只是聽說最近有人聽到那裡傳出不自然的哀號聲而已。」賽恩又再一次的用笑容威脅兩個孩子,屢試不爽,不過也是因為這效果不錯吧。

  「「我、我們去書房了!」」兩個孩子迅速的抓起手邊的清掃工具,往伯爵的書房跑去。

 

  來到了書房,兩個孩子毫不意外的發現默萊特伯爵就待在他一貫的書桌前,對於一大早就出現在這邊的艾德華和艾莉絲,似乎有些驚訝。

  「咦?今天好早。」

  「我們今天是來打掃的。」艾莉絲跑到書桌前對伯爵說。「所以…會妨礙到伯爵嗎?」

  「打掃…這裡嗎?」只有這兩個小孩?會不會太大了?

  「對啊!你不覺得很過分嗎…」艾德華開始發起牢騷來,完全忘記自己是身在什麼立場。

  「不過也是我們自己不對啦…」艾莉絲苦笑著,啊啊…早知道就不要去探險了。「我們會盡量不妨礙你看書的!」

  「我是沒關係啦…」

  「嗯!那我們開始吧艾德!」

  「喔!」

  於是兩個孩子就開始了他們今天的懲罰工作,他們先把未放回書架上的書本一一集中起來,然後分類送回它們應該在的地方,然後是擦拭房間各個角落的藝術品,十分忙碌。

  「那個…」就在這時候,默萊特伯爵突然發聲了。

  「咦…是、是我們太吵了嗎?」艾莉絲慌張的停下手邊的工作,問著伯爵。

  「不是啦。你們…需要我的幫忙嗎?」伯爵拿下他的厚重眼鏡,合上書本來到艾莉絲身邊。他已經注意他們很久了,說真的…才兩個人的效率真的不會好到那邊去。

  「可是…」她是很想要有人幫忙啦…

  「沒關係的,是我自願要幫忙,賽恩不會責怪你們的。」像是看透艾莉絲心思一般,回答了她所在意的問題,十分熱心的想幫忙。

  「那就拜託你了!」艾莉絲開心的笑了,如果只有他們兩個人一定到天黑都做不完的。

  「…不過我沒有打掃過,可以告訴我應該做什麼嗎?」然後伯爵有些傷腦經的發言,讓兩個孩子愣了許久…。

  於是兩個小孩加上一個勉強算是大人的男子,就這樣開始整理起他們平日最喜歡待的書房。也是在這個時候他們才發現其實在這看似乾淨的大房間,角落都是雜亂不堪,甚至還有蜘蛛網以及一些奇怪小蟲在此棲息,嚇的三人驚叫連連。等他們大致整理完後,已經是傍晚了。

  「艾德你去找瑪莉亞拿蠟燭!」

  「喔…」為什麼每次跑腿的工作都要他去啦!不過如果這樣頂嘴的話,艾莉絲一定會生氣的,所以艾德華只能默默的接受。

  艾德華離開後,書房中只剩下艾莉絲和默萊特伯爵,兩人正在清理那些堆積了厚厚一層蠟油的燭台。其實艾莉絲還滿喜歡這工作的,拿著刮刀把那些蠟油刮乾淨,然後可以看到乾乾淨淨的燭台,對她而言是種小小的成就感。

  「你們感情很好呢…」

  「嗯!因為我們是雙胞胎姐弟。」艾莉絲沒有停下手上的工作,稍微分一點心來搭話。

  「雙胞胎是指…同時在母親體內的兩個人嗎?」

  「…嗯,好像是這樣的沒錯。」

  「我覺得…你們的母親大人很偉大呢!」

  「咦?」因為這句話,艾莉絲手中的動作徹底停了下來,她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的人,他毫無惡意的笑容,讓人不得不相信這是他的真心。

  「你真的那麼覺得嗎…?」

  「是啊,不是聽說女人懷孕生小孩都很辛苦嗎?所以我覺得你們的母親大人可以同時生下你們,是很偉大的一件事情喔!妳不這麼認為嗎?」雖然聽說他們的母親也是因此而過世的…不過他還是認為這個女人很厲害很偉大。

  「…不清楚呢,不過、聽你這麼一說,我也覺得她很偉大!」父親向來很少提到母親的事情,所以對於她,艾莉絲是概念沒有很多,只知道是生下了她和艾德華的人,然後是村中人們口中所謂的魔女。「那你的媽媽呢?她也是很厲害的人嗎?」

  自己的母親嗎?默萊特想了一下,然後笑了。

  「是啊…她是個很堅強的女人。」他說的是事實也是謊話。

  「你知道嗎?以前我和艾德都是以為我們是從石頭中蹦出來的呢!直到爸爸跟我們說,才知道自己是有媽媽的…」艾莉絲接著說。把話題轉回來到自己和艾德華身上。

  「妳很喜歡艾德華吧?」雖然艾莉絲常常使喚他弟弟,不過默萊特總覺得他們的感情還是很好。

  「喜歡,因為他是我弟弟,也是我的朋友。」

  從沒有進過村子的兩個孩子,在躲躲藏藏的生活中,根本不可能接觸到外人,更不用說交朋友這種事情了。所以他們總是幻想彼此是對方的朋友,在家人的關係上,硬是加上了另一個稱號。

  「朋友…嗎?」

  「嗯!就跟你和賽恩一樣!」艾莉絲天真的說著。

  「我和賽恩…不是朋友呢…」伯爵苦笑了。沒錯,他和賽恩從來不是朋友這種關係…

  「咦?不是嗎?你討厭賽恩嗎?」

  「我不討厭他,應該說…本人不願意和我當朋友呢。」沒錯,那個死腦經的男人…從以前只把自己當主人,不過,比起主人和僕人這種關係,他有時候還覺得賽恩更像他的保父呢…。

  「那是賽恩討厭你嗎?」她看不出來啊…

  「這個嘛…我也不清楚呢…」從以前到現在賽恩總是那冷冷的模樣,雖然很照顧自己,但是從沒有多餘的情緒表達出來。不過討厭…應該還不至於吧?

  「那你有其他朋友嗎?」

  「……沒有呢。」再一次的苦笑,這孩子還真是句句不修飾,字字都見血呢…他也是那種從沒有見過外人的人,有朋友才會是件奇妙的事情吧。

  「啊!你們怎麼可以偷懶啦!」

  就在此時,抱著一堆蠟燭回來的艾德華,發現兩個人都停下來聊天的情景,生氣的指責他們的偷懶。開玩笑,他跑腿可是很累的呢!而他們竟然還可以悠哉的說話,根本就不公平嘛!

  「啊~艾德我跟你說…」艾莉絲像是想到什麼一樣,跑過去艾德華身邊,在他耳邊說了一悄悄話。

  「咦?為什麼?」

  「又沒關係!照我的說的嘛!」

  「……知道了啦。」

  接著,兩個孩子來到伯爵的面前,兩人一人抓著他一隻手,然後開口道:

  「我!艾莉絲.迪爾特。」

  「我!艾德華.迪爾特。」

  「「在此宣布從今以後,你是我們的朋友,我們是你的朋友,絕對不背叛,也絕對不欺騙,永遠當好朋友。」」然後兩個孩子用他們的手,勾了勾伯爵兩手的小拇指,像是完成了什麼儀式一樣,滿足的對伯爵笑了。

  「這是…」他有些搞不清楚這是怎麼回事,畢竟實在是太突然了。

  「就是這樣!我們決定當你的朋友!」

  「不要就算了…反正我們本來就有階級上的差別…」其他人總是跟他們說什麼貴族、階級的,還要他們小心不要惹伯爵生氣。所以艾德華真的有些無法理解艾莉絲為什麼要這樣做。

  「要當我的朋友…嗎?」默萊特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的兩個孩子。有生以來,第一次有人跟他說這些話。

  「唔…造成你的困擾了嗎?」艾德華那麼一說艾莉絲她才發現到,他們之間還是存在著階級界線的。

  貴族怎麼會想要接近平民嘛…艾莉絲開始覺得自己是不是應該要道歉、收回剛剛的誓言了…如果造成伯爵的困擾,他們可是會被其他人罵的。因為伯爵是他們的恩人、監護人。

  「不、不是的!!」像是深怕失去什麼的,默萊特的突然大喊,讓他自己也嚇了一跳。「真的可以嗎…你們願意當我的朋友嗎…」

  「沒有什麼願不願意的啊…我們剛剛的誓言就已經代表我們是朋友了啊…」艾莉絲疑惑的回答,這個朋友誓言是他們倆個很久以前,對彼此許下的承諾,所以是非常重要、非常認真的承諾,絕對不是玩玩而已。

  「只要你不在意我們兩個是平民…」艾德華補上一句,他心中還是覺得有些怪怪的啦。

  「不會在意的!真的。」

  緊握住艾德華的雙手,又是那個「相信我」的眼神,讓艾德華又不自覺的投降了。

  「我知道啦!!」不要靠他靠那麼近啦!

  「艾莉絲,我不會在意的。」似乎感覺的出艾德華的厭惡,默萊特又轉過身去握著艾莉絲的雙手,同樣的動作、同樣的眼神。

  迷濛的眼神,直直盯著艾莉絲的眼睛看,近到像是要接吻的距離,讓艾莉絲有種很奇妙的感覺,瞬間臉整個紅了起來,愣愣的看著默萊特。

  「嗄…好、我也相信你。」仔細一看,其實伯爵長的還不錯呢!等、等等…為什麼她會覺得自己的臉熱熱的呢。

  見到艾莉絲和默萊特兩人臉靠那麼進,都沒有要分開的跡象,艾德華不知道怎麼的,一股莫名的火氣湧上心頭,於是趕緊上前去,將那兩個人分開。

  「不、不要靠艾莉那麼近啦!你這男女通吃的人!」還有艾莉幹麻臉紅啊!妳是在交朋友不是在找老公啦!

  「艾德你這句話到底是在哪裡學到的啊…」艾莉絲忍不住吐嘈自己的弟弟。等等…男女通吃?

  「啊、對不起…」默萊特伯爵有些不好意思的搔搔頭,他沒想到自己的習慣,似乎造成了他們兩個困擾。

  不過默萊特感覺很開心,第一次有人說要當他的朋友,雖然是小自己好幾歲的兩個孩子,不過對他而言,已經很滿足、很開心了。

  「那、那以後可以直接叫我的名字嗎?」這是默萊特的一點小願望,從父母過世後,這世界上再也沒有人喊過他的名字,他的名字就像是被拋棄掉一樣,從此被「伯爵大人」這個稱呼取代。

  「不過我們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啊。」艾莉絲歪頭問答伯爵。

  默萊特「咦?」了一聲,他有些意外艾莉絲的回答,難道這城堡中沒有任何一個人告訴他們嗎?告訴他們關於自己的任何事情,甚至是名字?

  「有必要那麼驚訝嗎…因為大家都說直接叫你的名字是不對的啊…」艾德華開口道。因為不能叫,所以連知道的必要都沒有。

  面對兩個孩子的回答,默萊特錯愕的看著他們。說實在的,有些難過…不過他知道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所以他馬上又拾回自己的笑容,對他們說:

  「我叫做默萊特!默萊特.孔德。我希望你們叫我的名字!」不是允許,更不是命令,他是由衷的希望在這城堡中,有人願意叫他的名字,那個都快被他自己遺忘的名字。

  「默萊特…」

  「是月光的意思嗎?」艾莉絲突然開口問。

  「啊…好像是這樣沒錯…」母親大人很久以前有跟他說過,他的名字是以月光來命名的。

  「「好棒喔!」」艾德華和艾莉絲互看一眼後,彼此得到的結論是一樣的。

  「真不愧是貴族耶!名字就是很不一樣。」艾德華興奮的說著。

  「嗯嗯!還是個很美麗的名字耶!」艾莉絲的臉上露出了很雀躍的表情。

  「呃…謝、謝謝。」被他們這樣一誇讚,默萊特那白皙的臉上似乎多了一抹紅暈,看起來有了些許的血色了。

  「默萊特~那你以後也叫我艾莉就可以了呦!」艾莉絲突然開口叫了他的名字。

  「啊…」不知道怎麼的,一種喜悅的感覺湧上心頭。默萊特愣愣的感受第一次有父母以外的人叫他的名字。

  「默萊特…以後可以叫我艾德…」害羞的將臉別到一邊去,雖然承認他的名字很棒,可是自己叫起來怪彆扭的。

  「我們要一直當好朋友喔!」艾莉絲笑著牽起艾德華和默萊特的手,開心的抓著他們轉圈圈。

  艾莉絲的童言童語讓默萊特有種說不出來的激動和感動。今天,也許會是他一生中最開心的一天了。

  「謝謝你們,艾莉…艾德…。」在好不容易停止的轉圈圈後,默萊特整個人跪下緊抱住兩個和自己身高差許多的孩子,真糟糕…眼角好像有點溼溼的…

  「默萊特為什麼要哭呢?」注意到這一點的艾莉絲,伸手拍著默萊特的背,那是以前自己哭的時候,父親對自己常做的舉動。

  「唔啊!年紀那麼大還哭,好沒用喔!」而且還哭在自己身上…髒死了啦。只是艾德華似乎也沒發現自己一點說別人的立場也沒有。

  「艾德你閉嘴…」艾莉絲瞪了一眼她的雙胞胎弟弟,然後又回過頭來關心默萊特。「你哪裡不舒服嗎…是不是哪裡痛?」

  「不、不是的…我是太開心了、真的沒事…謝謝你們。」他緊抱著兩個孩子,要他們不要擔心。

  「唔…可是開心為什麼會哭呢?應該要笑的,對吧?」艾莉絲不懂,為什麼開心會哭,一般而言,哭都是在很難過的時候才會哭的吧?

  聽到艾莉絲那麼說,默萊特馬上抹去自己臉上的淚水,整理一下自己太過激動的情緒,然後馬上對他們展開笑容。「妳看、我現在是笑著的啊,我真的很開心啊。」

  「嗯!」

  三人的笑聲和說話聲從書房中傳出來,讓在門後等候已久的賽恩安心的笑了。他是來看看兩個孩子的進度的,沒想到竟然會被他碰上這樣子的場合。

  一開始他只是想做個賭注罷了,所以才會讓這兩個孩子單獨來書房打掃。就算沒有演變成現在這模樣,也可以多少陪伴一下那個孤單的伯爵。

  賽恩很清楚,那兩個孩子可以帶給他主人的東西,是他自己一輩子都無法給予的。就算自己對他再怎麼忠心、細心,那還是個充滿界線的關係,無法像朋友一樣對等的看待,雖然只是自己的固執和價值觀在作祟罷了,不過這也是他一輩子無法跨越的關卡。

  只是賽恩沒想到,這次的陪伴機會竟然會如此順利的讓兩個孩子和伯爵成為那種關係。這樣就好了,賽恩如此想。他不能為伯爵做的事情實在太多了,從小到大都是如此,至少這種時候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就可以了。

 

  「默萊特~」艾莉絲開心的看著他。

  「什麼事情艾莉?」

  「我長大以後可以當你的新娘嗎?」

  「咦!?」這是告白嗎?

  「不行、不准!不可以!」艾德華第N次的插入兩人之間,分開兩人的距離。

  「為什麼不可以…」艾莉絲癟嘴給艾德華看。

  「不行就是不行!哪有朋友是這樣當的啦!」沒錯,哪有朋友這樣當的!況且他才不准艾莉絲以後嫁給任何人!尤其是眼前這個傢伙。

  艾德華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強烈的戀姐情結,拼命的想要打消艾莉絲的念頭,還有些氣急敗壞的跟她吵了起來。

  而在一旁的當事者之一,默萊特有些困擾的想著…朋友這樣當,好像不太對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