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縮小營運中
  • 2741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月光暈】第五章(上)

 

 

  那是很久以前的記憶。

 

 

  當時的城堡還是很熱鬧的,傭人也比現在多很多,城堡管家還是個上了年紀的男人,身邊帶著一個年輕的見習管家。女傭總管則是的高雅的女性,時常陪伴在城堡的女主人身旁,幫她打理一切事務。

 

 

  他記得,以前常常可以看到傭人們的忙碌,似乎都是在幫父親準備著所謂的宴會,只是他一次也沒有看過那是怎樣的場面。出席的永遠只有父親大人和母親大人,他必須乖乖的待在房間中,玩著自己的玩具。

 

 

  他記得,父親大人總是不准他離開城堡,也不准自己給別人看到。在自己身邊照顧自己的人,總是固定那幾個,偶爾會有幾個突然消失不見,不過卻又有人很快的遞補了那些人的位置。

 

 

  他記得,父親總是用很厭惡的表情看著自己,甚至還說了一些自己聽不懂的話,沒有人可以告訴自己那是什麼意思。因為城堡中沒有一個人願意跟他說話,除了自己的母親大人以外,沒有任何一人…。

 

 

  「母親大人…為什麼父親大人說我不是他兒子呢…」小小的手抓著他母親的裙襬,年紀還小的他根本不懂大人們說的話,用自己的小腦袋努力記下一些詞彙,然後發問。

 

 

  他知道父親不喜歡他,所以很努力的當個乖小孩,不過換來的都是父親無情的話語,雖然不懂話中的意義,但是卻又覺得很難受…為什麼呢?

 

 

  「…因為默萊特你是月亮的孩子啊。」母親強顏著歡笑,對年幼的他解釋著,他是月亮的孩子,所以父親才會說這些話。

 

 

  因為自己是月亮的小孩,所以不是父親的兒子,那他的父親是月亮嗎?他這樣問著母親。

 

 

  「也不是這樣說…你的確是我和他所生的孩子…」即使外表不像,但是身為母親的她是最清楚了,這孩子的血統是無庸置疑的。

 

 

  「我不懂呢…」母親的說法反反覆覆的,讓他更加混亂了。

 

 

  「不懂沒關係的…沒關係的…」伯爵夫人抱著那個除了輪廓以外,其他地方完全不像自己和丈夫的孩子,心中有種心酸說不出來。

 

 

  她也不懂,為什麼他們的孩子會長成這樣…蒼白的頭髮,讓他一出生就像個小老頭似的,讓身為母親的她都嚇了一大跳,好不容易看到這孩子張開的雙眼時,又是另一個驚嚇了。

 

 

  讓她感到難過的是這孩子一出生眼睛就不好,找了很多醫生後才勉強將他的視力調整好。而且一出生就害怕陽光,比一般人都還容易曬傷,連醫生都束手無策。

 

 

  也是因為這孩子如此的特別,讓身為母親的她壓力倍增。

 

 

  「這孩子不能見人」的話語,在默萊特出生的第一天,就像是被判刑一樣,從自己的父親口中說出來。

 

 

  對於這個城堡中的小少爺,傭人們各個戰戰兢兢的對待著,因為一方面身體脆弱,深怕自己一不小心就要負責,另一方面則是趕到害怕。在城堡中的所見所聞只要一流出去,必定會受到懲罰,每個人口風緊的和什麼一樣,其實是為了自保。另一方面,也是因為那位小少爺的特別之處。

 

 

  默萊特.孔德,是孔德伯爵的唯一獨生子。一出生就帶著和父母親完全不相向的外表,蒼白的頭髮、紅色的眼睛,讓所有在場接生的人員無不受到驚嚇。

 

 

  不知道是不是和他的外表有關,這個伯爵的繼承人,從小身體就不好,好幾次在生死關頭徘徊,照顧起來更是十分辛苦,累壞了身為母親的伯爵夫人,以及保母。不過弱小的他並不是多麼的受人關愛。他的親生父親並不喜歡他,體弱多病的身子,加上無法見光的體質,完全和曾經叱吒戰場的他不同。

 

 

  「真是個可悲的弱者。」父親對著被劍術師傅撂倒在地上的他說著,眼神充滿了輕視和不悅。那時候的他才九歲。

 

 

  從一開始的懵懂,直到終於了解到父親真的不喜歡自己,其實沒有花太長的時間。因為那種厭惡的感覺,比什麼都來的清楚與強烈。

 

 

  從保母的口中知道,父母因為是晚年得子,所以把一切的希望放在這唯一的獨子身上,只是沒想到偏偏卻生出了一個不受期待的孩子。

 

 

  所以,讓人失望的是他自己。

 

 

  所以,不能再造成其他人的困擾了。

 

 

  年幼的他,很快的就得到了這個結論。即使在眾人的細心呵護下,他也不敢多做任何要求,總是默默的承受一些身體上的痛苦,難過的時候都躲起來偷偷的哭,在父母面前總是笑著,努力達成他們的要求,甚至是父親的刻意刁難,他都是盡力做到最好。

 

 

  只是想看到父母親對自己的笑容…。

 

 

 

 

  父親的死訊來的十分突然。那一年父親的突然離家,說是要去國都辦事情,沒想到半路與上山賊打劫,然後就這樣斷了音訊,跟去的家僕無ㄧ倖免。這消息還是國都的使者捎信來才知道的。

 

 

  默萊特覺得,這應該是對那個善戰的父親而言,算是一種恥辱的死法吧…竟然是死在低賤山賊的手下。

 

 

  母親手中緊握著帶來父親死訊的信,淚珠不斷的從她眼中滲出,然後崩潰性的抓著女傭總管大哭著,歇斯底里的大叫,像是想要把所有鬱悶的心情藉由聲音趕出自己身旁。

 

 

  躲在門縫後看著這樣的母親,默萊特知道自己不是出現的時候,於是又輕輕的關上門,離開了母親寢室的走廊。

 

 

  「少爺。」賽恩在他離去的時候叫住了他。「接下來…您必須繼承這裡的一切。」

 

 

  「為什麼現在要說這個!」他有些惱怒的對賽恩回嘴,他才十四歲,父親又突然的過世,他一點心理準備也沒有。

 

 

  「為什麼要現在就對我說這些…」他低下頭,雙手緊握著拳頭。這一切來的太突然,讓他既害怕又混亂。

 

 

  「城堡不能一日無主。」賽恩無感情的說著,看著眼前還未成熟的孩子,他的工作就是提醒他這一點。

 

 

  「那賽恩你來啊!!現在你是總管了啊!城堡中的大小事情不是都是你在做決定的嗎!」那還需要他幹什麼,他只是個小孩子…即使從小就接受了許多繼承上的訓練,但是他還是個孩子!論思維和能力,完全比不上眼前的新任管家總理。

 

 

  「您在遷怒。」賽恩毫不留情的對眼前的小主人說著,即使冒犯了,賽恩認為他自己做出的是合理的提醒。

 

 

  「城堡的主人永遠不會是我。」賽恩堅定的看著默萊特。「也不會是夫人。只會是您。這個您應該很清楚才是。」

 

 

  「……」他沉默了,有些賭氣的將臉別到一邊去,刻意不想看賽恩那張認真的臉。

 

 

  默萊特很少在賽恩面前發飆,如此失態的情緒更是鮮少出現。賽恩知道小主人現在的心情十分複雜,不過這種扮黑臉的工作他還是得作。

 

 

  「現在開始該稱呼您『伯爵』了。」不再是少爺,也代表他對待這孩子的態度,不能縱容也不能太親近了。

 

 

  默萊特皺著眉頭,看著賽恩向他恭敬的行禮的同時,有種不快油然而生,他討厭這樣…瞬間好像有什麼東西在他心中破碎了。賽恩冷漠的表情,剛才母親在指間中流露出的絕望眼神,傭人們的恭敬態度,明明是一樣的人,可是好像有什麼都不一樣了。

 

 

  變化來的太快,默萊特無法承受的想要離開這裡。身體先一步的行動,他從賽恩眼前跑開了。

 

 

  穿過長廊,來到了父親以前常辦舞會的大廳,上面掛著歷代祖父的畫像,包含著自己的父親。默萊特在這裡停下了腳步,看著那些出自名畫師的畫像,每個人都有著不同的氣質和外表,但是特徵清一色的相同。

 

 

  因為是家族的關係,所以長的像是理所當然吧。

 

 

  可是沒有這些特質的自己,能夠像他們一樣成為大廳中畫像的一份子嗎?

 

 

  「…這是不可能的。」他喃喃自語著,看著那些畫像看得有些出神。

 

 

  父親的話和命令點出了一切,因為自己是不能見人的,因為自己是讓家族蒙羞的,不用說畫像了,他連外人都不會見到的。

 

 

  「可惡…」緊握的拳頭有些懺抖著,他徬徨了。從以前只認為只要做好一切,就可以勉強讓別人不至於厭惡他。完完全全沒有想過總有一天要繼承這回事。

 

 

  成為一家之主必須做到面面俱到,對內必須對傭人、對管家,對外則必須面對的是他從沒見過的領土和在其中生活的村民。

 

 

  因為他知道父親不會讓他繼承,一定寧願找個表親之類的兄弟來,也不會找他。怎麼想到父親還沒有找到那個人之前,就先走一步了。就這樣將一切丟給了完全沒有準備的他。

 

 

  默萊特哭了。不是為了自己父親的死而哭,而是為了自己哭。太卑鄙了,他自己…竟然想著要這樣把一切的責任推給一個不知道存不存在的人,難怪賽恩剛才會用那麼嚴厲的眼神看著自己…難怪母親對父親的死亡充滿絕望…難怪…難怪……

 

 

  可是他又能做些什麼…現在的他又該做些什麼?他不知道、不知道…

 

 

  「怎麼一個人在這裡哭呢?」然後,一個溫柔的男音從他頭上傳來。

 

 

  「你…是誰?!」默萊特轉頭尋覓聲音的來源。這個人他沒有見過,穿著大衣戴著帽子,手中還拿著一個很大大的包包,暖暖的笑容和自己現在的表情呈現絕對的對比。

 

 

  有些震驚這個人的出現,然後又隨即想起自己的模樣,慌張的想找東西把自己整個掩蓋住, 所以抓起了身邊的布幔,將自己埋在那暗紅色的布中。

 

 

  他一定嚇到了吧…對這樣的自己。默萊特難過的想著,也納悶城堡以外的人竟然會在這時候出現在這裡。

 

 

  「我是──」

 

 

  「您是新來的醫生嗎?」就在那名男子要自我介紹的同時,賽恩也同樣來到了他們的所在地。

 

 

  「啊、是的。敝姓迪爾特。」脫下帽子,向賽恩輕輕點個頭,然後看了一眼還躲在布幔後的默萊特。「那個…這孩子…」

 

 

  「……這邊請。」沒有正面回答醫生的問題,反而將他引領離開這個大廳。夫人的情緒不穩定,隨時都有倒下的可能,還是讓醫生給她看看好。

 

 

  迪爾特醫生愣愣的點頭,就在他要從賽恩離開的時候,他看到那個躲在布幔後的小身影,悄悄的露出他的臉,有些狐疑的看著自己。

 

 

  「希望下次見到你的時候,你是笑著的。」然後他笑著這樣說,就從賽恩離開了。

 

 

  當迪爾特醫生知道他當時間到的那個孩子,其實就是城堡的主人,那就是好幾天後的事情了。

 

 

  那是默萊特第一次見到那個溫柔的醫生。也是未來會認識的兩個孩子的生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