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食主義者

關於部落格
縮小營運中
  • 2739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月光暈】第五章(下)

  默萊特不知不覺清醒的意識讓他張開雙眼,恍惚的眼神慢慢焦距,瞄向一旁的時鐘,指針短的一方指向四和五之間,他開始思考那是早上還是晚上…

 

  應該是早上吧?天還沒亮的早上。所以這個時間賽恩還沒有來叫他,要在睡一下嗎?

 

  感到有些口渴的默萊特撐起自己的身子,想要伸手去拿以往一定會放在床邊矮櫃的水杯,這才發現自己床上好像和以往有些不同。

 

  將停在半空中的手伸回來,瞇著雙眼想要看清楚在自己床上的動靜,然後聽到了兩個稚氣的聲音,咕嚕嚕的好像在說話。

 

  「肉…好吃…不要跑…」閉著眼睛的艾德華,雙手還不斷揮舞著,看樣子他的肉逃跑了…啊啊嘴巴張那麼大,不怕有奇怪的東西會飛進去嗎…。

 

  「艾德…笨蛋……呼…」反觀一旁的艾莉絲,雖然也是在說夢話,不過睡相比他弟弟好很多了…只是緊緊抓著的,正是自己的褲子…難怪剛剛覺得下半身有些卡卡的。

 

  看著一左一右夾攻自己的兩個孩子,默萊特這才想起來昨天晚上的事情。

 

  前一天晚上,兩個孩子說什麼睡不著,就抱著自己的枕頭跑來找他了,雖然剛好被賽恩逮個正著,不過在自己和兩個孩子強力撒嬌之下,賽恩也只好點頭讓他們進來了。然後他們爬上了自己大的有些孤單的床鋪,巴著自己講起了故事書,直到他們睡著為止。

 

  這也是默萊特第一次講故事給其他人聽,以往都是母親或是保母為他說故事讓他入睡。一開始有些困擾的接受兩個孩子的要求,最後他想著以前聽故事的感覺後,才勉強說出聽起來應該算不錯的故事內容。也是第一次知道原來講故事是如此累人的一件事情。

 

  看著艾德華那越張越大的嘴巴,口水似乎快要滴下來似的,毫無形象的在睡夢中追著他的肉…默萊特一邊想著改天叫瑪莉亞多給他幾塊肉吃好了,一邊伸手將那掉下來的下巴推回去,原本以為這樣會吵醒那個孩子,不過只見艾德華一個翻身,咕嚕了幾聲後,又沉沉的睡去,讓默萊特佩服起小孩的睡眠品質了。

 

  安頓好兩個睡相不太好看的孩子後,默萊特又在次躺下。再睡一下好了,反正還沒有天亮…話雖如此,要已經清醒的他再次入睡實在有些困難。

 

  反正已經睡不著了,乾脆就在床上發起呆來,運氣好一點說不定就這樣睡過去了也不一定。趁這個空檔,默萊特開始看起兩個孩子的睡顏來了。

 

  天真的,安穩的睡容。默萊特將艾莉絲那稍微蓋住她面容的黑色髮絲撥開。看了看艾莉絲,再轉過去看了看艾德華,說真的是對不太相像姊弟,和他們的父親又更是不像──光是髮色就不一樣了,如果他們母親還在世的話,說不定還可以比較一下…哎呀!他在想些什麼…這些想法還真是失禮…。

 

  看著兩個孩子的臉,默萊特想起了他們的父親,那個溫柔的醫生,那個在前些日子離開人世的醫生…

 

  第一次見到迪爾特醫生是在父親剛過世的時候,那時候的母親情緒很不穩定,身體的狀況越來越不好,因為以前常來的醫生正好在那些日子去了外地,只好臨時找來剛回村的迪爾特醫生來代診。

 

  他還記得,當他知道自己是城堡的主人的時候,那種驚訝卻又在很快時間恢復的表情。暖暖的笑容,牽起了自己的手,給自己打氣時候,默萊特感到了一種很溫暖的感覺,透過他的手溫傳達到自己的心底。

 

  是的,他還記的當初迪爾特醫生的那些話,讓自己從徬徨中走出來的那些話。

 

  「每個人的出生都有他的意義在。所以您並不是不被期待的孩子,天底下沒有這種人的。您只是還沒有找到自己的意義罷了。」然後又對自己笑著。「不過您不覺得現在是個機會嗎,雖然責任很重大,不過相對的意義也更大。不知道該怎麼做也沒關係,您身邊還有許多人可以幫助您,隨時都可以去找他們,他們絕對會盡力幫助您的。對吧?布蘭先生。」

 

  在一旁的賽恩點點頭。

 

  「所以,笑一個好嗎?」

 

  然後,默萊特笑了。只是簡簡單單的幾句話,卻完全點中默萊特內心所擔心的事情,給了年幼的他一線曙光和方向。所以他可以很肯定的說,迪爾特醫生是他的恩人,也是進出城堡的人之中,他最喜歡的一個。

 

  這是連帶情感嗎?默萊特看著兩個孩子然後這樣問著自己。他喜歡這兩個孩子,是因為他們父親的關係嗎?

 

  不是這樣的吧?是因為他們和自己很類似。

 

  一出生就不被眾人所接受,是個十足的異類。從小就見不得人,必須過著躲躲藏藏的生活。這些際遇上面讓默萊特認為他們有許多相似點。

 

  唯一不同的是,自己還有足以保護自己的權力。身為貴族這一點,讓默萊特足以平安長大到這個年紀。在先天不良的情況下,不至於後天也失調,默萊特是被眾人呵護下長大的──即使是人們不情願的狀態下。

 

  反觀兩個孩子呢?一開始就被人認為不存在。血統上,似乎因為母親是異族的關係,更加受到眾人的排斥。從小就必須靠自己打理所有事情。被人發現了存在,還必須受到無理的追殺,完全沒有一點緩和的餘地,那些人對兩個孩子的殺意是很執著的。直到今日受到自己的保護,山下的那些人仍然不放棄的,希望自己不要包庇他們,將他們交出來、給所有村民一個交代。

 

  為什麼他們能那麼堅強呢?

 

  自從將他們帶回城堡生活後,沒有歡笑很久的城堡,漸漸的有了生氣。這兩個孩子無疑是活力的來源。

 

  像是沒有發生過什麼事情一樣的,在城堡中繼續過著他們的生活,還不厭其煩的帶給大家喜悅的感覺,包含自己。不知道是天性,還是年紀尚幼小的關係,他們對於自己父親死在自己面前的事情,有異常的適應和接受度。

 

  想到這,默萊特開始覺得不對勁了。他所想的真的是正確的嗎?這些想法是合理的解釋,卻也是大眾最能接受的說法,不過換個方式想,這也是大部分人們自我中心的想法罷了。

 

  以旁觀者的角度來說,總是會認為「就是這樣沒錯了」,因為「我認為」他們是這樣想的,所以就這樣不自覺的將自己的想法和價值觀套在他人身上。發現了這一點的默萊特,這個時候才發現自己依舊是個旁觀者。

 

  因為他完全不了解這兩個孩子的內心,是否如表面上般的開朗。

 

  突然,默萊特想到了自己的母親。他認為他的母親是的很堅強卻又很脆弱的女人。

 

  生下了如此不堪的自己,受盡父親的責怪與冷漠,她總是沒事一般的,完成她為人母的責任,對自己展現母愛、扶養自己長大,這方面,他認為母親是很堅強的。相反的,對於得到了父親死訊後而倒下的她,卻是又如此的脆弱不堪。

 

  在他還年幼的時候,默萊特記得在某的晚上,母親抱著他不斷的對他說:「對不起、對不起…」後來才知道,那個晚上母親和父親似乎吵了一架。

 

  為什麼道歉,那時候的默萊特其實不懂。不過後來才知道,母親是為了把自己生成這樣子而道歉。其實到她死之前,默萊特都想要對自己的母親大聲說:「您一點錯也沒有。」但是不知道怎麼的,每每面對母親看著自己的眼神…他卻什麼都說不出來。

 

  因為母親那眼神,雖然帶著愧疚,卻又給自己帶來了莫名的罪惡感。

 

  堅強又脆弱的女性,默萊特是愛她的,沒有理由沒有意圖的愛,就是所謂的親情。他愛著自己的母親,但是對父親確不敢斷言自己對他的感情。

 

  大概是一開始就沒有很親近吧,所以他常常認為自己和父親沒有什麼牽絆。大概也是這樣,他對迪爾特醫生才會有種依賴和喜歡吧!無形之中,找到了一個自己所期望的父親,這就是自己會如此喜歡兩個孩子父親的原因吧。

 

  突然發現自己想法偏離的默萊特,搖了搖自己的頭,思緒又回到兩個孩子身上。

 

  會突然想到自己的母親,大概是某方面的共同點吧──在隱藏自己情緒上面。

 

  對於所有的痛苦,在父親還沒有死之前,她總是隱藏自己的難過和煎熬,不讓人所發現其實她非常脆弱,直到父親的倒下,失去重要人的衝擊讓她無法再堅持下去,從以前累積起來的壓力和痛苦一次爆發,導致最後一病不起…。

 

  這兩個孩子也會這樣嗎?

 

  默默的闔上雙眼,默萊特知道自己又在胡思亂想了,也許這一切只不過是很單純的事情,他自己在那邊瞎想也沒用。

 

  可能是第一次交朋友的關係。對於這兩個孩子,他私心的想要了解更多他們的想法,即使是可能還是滿腦子裝著如何玩樂的小腦袋,他還是想要多理解一點關於他們的事情。

 

  看著兩個孩子,他的雙手不禁將他們向自己的方向收緊了。感受到了孩子略高的體溫後,默萊特在心中默默的對艾德華和艾莉絲,許下了自己的諾言。

 

  我…絕對會讓你們兩個平安長大。絕對會保護你們不受任何人傷害。

 

  因為他已經不想再失去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