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縮小營運中
  • 2743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誓約

 

-正文開始-

「就交給我吧…」

  那天,男人對他說著,這也讓他身上的重擔,一下減輕了不少。

 

  這是第幾次下山去找自己的主人了?愛德無奈的在街上走著,四處張望著任何他可能熟悉的面孔,他將自己的頭髮用頭巾給包起來,為的是不想引人注目,畢竟……在這國家裡面,飄逸的金髮可是很少見的。

  這個國家名為「焰」,是一個四處環海的國家,和外界的往來,僅僅靠的是他們那優越的航海技術和一些騎獸。和其他國家一樣,他們也有君王和麒麟,也受著天帝的保佑,不過他們卻鮮少被其他國家的人知曉,只因為他們的國土就位於虛海的某處,只有一些神仙知道他的存在。

  愛德就是這個國家的麒麟,雖然他本來不知道、不屬於這裡,不、該說他本來就該屬於這裡才是。當年愛德還是從捨身木上被蝕給流走的胎果,被流到了某國的鄉下,被他的母親生出來,還幫他取了愛德華.愛力克這名的。聽說他被自己的女怪找到時,是在他正妄想著要進行人體鍊成的時候,還是女怪將他拉回來的呢!

  回到這個國家後,大家就開始稱呼他為炎麒,雖然曾經有女仙不小心把他叫成「炎麟」…不過這都不重要!就在炎麒回來後隔年,只因為貪玩而不小心引起蝕的愛德,就這樣又被帶回了他之前的世界,也是在那裡遇到了現任君王。

  愛德想到這裡,不免感慨的嘆了口氣,他這個主上什麼都好,就是有點輕浮外加無能,不過他的無能不是那種會使國家荒廢的無能,而是那種他本身的無能…但說起來,如果這位君王真的很無能的話,那麼他這個麒麟不就早患了失道病,現在已經躺在床上等著天帝召他回去了?

  就在愛德走到一棟青樓前,他停下了腳步…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後走進去。

  愛德快步的穿越那些打扮嫵媚的女人身邊,害羞的看都不敢看她們一眼,他現在只想趕快找到人,然後離開這可怕的地方。

『好可愛的小弟弟呀!要不要姐姐幫你服務呀?』青樓女子不斷的對愛德挑逗,看他臉紅心情就好了不少。

  愛德不理會她們,自顧自的前往那深處的小房間中,用力將門給踹開。

『啊!我親愛的小豆子,謝天謝地你來了!』看到愛德來抓姦(?)的羅伊,臉上沒有恐慌也沒有驚訝,有的只是有如看到天使般的喜悅和感動。

  而這個男人,就是愛德的主上,焰國的君王-羅伊.馬斯坦古。

  愛德看著這個抱著自己感動落淚的男人,不免嘆了口氣,他知道羅伊一定又闖禍了…

『這次又怎麼了……』他有氣無力的說著,照這種情況看來,有可能是賭輸花光了所有錢無法付賬,不然更慘一點就是把自己的騎獸給抵押還債回不去了。

『我的騎獸被抵押了,還欠了人家一點錢。』愛德他猜對了……

  聽到這裡的愛德,不動聲色的從口袋中拿出一袋的錢,丟到那賭桌上,並對那位債主說道。

『這些應該夠吧?那我們可以走了嗎?』

『夠、當然夠…』打開袋子後,讓在場所有人眼睛一下就亮了起來,這裡面滿滿的錢,當然夠支付羅伊的賭債,甚至還有剩呢!

  確認無誤後,愛德便帶著自己的主人離開了青樓。兩人走到人少的地方,現在愛德準備好要開始質問了。

『我說你啊……身為一個國家的君王怎麼可以如此出入那種地方,還賭輸、騎獸被抵押、欠人錢!真不知道天帝是哪個想法不對了,竟然讓你當上我國的君王!』愛德一口氣的將自己忍耐已久的話一次說出,他受不了了!哪一國的君王可以像自己的主上這樣啊?要是賭場的那些人知道羅伊的身分……愛德不敢想像了。

『可是每天都待在宮裡很無聊啊!更何況你不是來找我了?我好高興喔!』羅伊笑著,也毫不猶豫的往愛德身上撲去。

『笨蛋!要不是大臣們叫我來找你,不然我才懶的管呢!』被抱在懷裡的愛德,只是輕輕的推了一下羅伊,嘴上說出吐嘈的話,其實心理面…他還滿高興的。畢竟,麒麟是種戀主的動物呀!

  不過想起在他下山之前,莉莎太師突然將自己最愛吃的甜食沒收,並威脅自己,要是沒找到主上,就不准吃甜食了…所以他才勉為其難…真的很勉為其難的下山來找羅伊!

『我們回去吧……』拉拉羅伊的衣袖,愛德催促著羅伊趕緊回宮,他現在只想趕快把羅伊帶回去,好跟莉莎要回他那些被沒收的甜食。

『我不要。』

『咦?』為什麼為什麼?這樣他就要不回他的甜食了呀!羅伊怎麼可以這樣對他!他的甜食他的甜食……又不能叫使令強行將羅伊帶走,因為面對君王和台輔時…使令會毫不猶豫的聽從君王。想到這裡,愛德是又氣又急的問他『為什麼?』

『我才不想回去給那些大臣唸哩!』羅伊攤手,一副豪不在意的模樣對著愛德,好像這根本不關他的事一樣。

『可是我的甜……』話才方出口,愛德馬上驚覺說錯話,趕緊嗚住自己的小嘴。

『原來是這樣啊!』大概猜透的羅伊,笑著拍拍愛德的頭。

『都幾歲的人了,還那麼愛吃甜的?真是小鬼。』

『你沒有資格說我……』拍掉在自己髮間遊走的大手,臉上很明顯的不悅。他討厭人家摸他的頭,就連自己的主上也是一樣的。

  羅伊看著愛德,愛德看著羅伊,兩人就這樣大眼瞪小眼的好一陣子,羅伊宣告認輸。

『好吧!我回去就是了……』一方面是愛德的臉色越來越難看,好像要哭出來似的,令一方面是自己也覺得累了。回去就回去,反正那些大臣能耐他何?

『真的嗎?蕪儜!』愛德高興的叫出自己的使令,這下他終於可以回去找他的甜食了!

『不過!』

『嗄?』

  羅伊笑著靠近愛德,順勢摟住他纖細的腰,在他耳邊輕吐。

『今天晚上要來我房裡睡喔!』笑著將愛德抱起來,然後把他放在使令的背上,自己也騎上去,從背後摟著愛德。

『我、我們回彥綱宮。』使令接到命令後,突然縱身一跳,就這樣飛上了天,帶著兩人往那高聳的山飛去。而坐在後頭的羅伊,早就注意到那紅透的小耳了。

 

※※

 

  夜晚,月色爬上君王房邊的陽台,即使不點燭火也很明亮。君王總是喜歡在這時間到此地欣賞夜色,所以負責照顧君王起居的奴僕,都會在此幫他備好一些小點讓他使用。

  愛德彆扭的坐在羅伊的大腿上,泛紅的臉頰,是因為自己的主上強灌酒所造成的,他快醉了。但是羅伊卻完全不受酒力影響的,繼續品嘗美酒。

『豆子,想睡了嗎?』拍拍愛德的臉頰,喚著他最討厭人叫的稱呼。

『我不是豆子…』揮掉羅伊的手,揉揉眼睛,他是真的想睡了。

『要不要先去睡了?』他看的出來愛德在逞強,明明很疲累,卻好像有什麼事情讓他勉強自己不要睡。

『我要陪你……』翻個身,再度找著舒服的位置靠著。風是冷的,但羅伊的胸膛是暖的,這點就足以讓他不想離開了。

『不要逞強。』

『我沒有逞強。』將自己鑽入羅伊懷裡,索性抱著,拼死的抱著,這樣他想推也推不開了吧!他就是想陪羅伊到最後嘛!理由……他自己也不清楚。

  羅伊無奈的笑了,勾起愛德的下巴,讓他雙眼得以直視自己的眸子,欣賞著自己的臉龐印照在愛德雙眸上的景象。好美,他迷住了。不自覺的,兩人的唇已密合。

  良久,羅伊驚覺這孩子似乎沒有動靜了,才趕緊將他放開。

『呼……』

  闔上的雙眼,平穩的呼吸,羅伊無聲的笑了。這小豆子竟然接吻吻到睡著,羅伊不禁佩服他,也了解他是真的累了。

  不需旁人幫忙,羅伊將愛德抱起,將他送回房裡。

  愛德他自己知道,對羅伊的依靠和眷戀,早在他們締結主從關係的那時候就開始了,他的主上、他的主人、他的半身,這早在他們出生前就決定了吧!而愛德他自己,也希望這個人,就是他這一生唯一的主人。

----

  坐在餐桌前,往窗外看去,是一片翠綠的大草原,以及兩名正在玩追逐遊戲的小孩。一個是自己的親弟弟,一個是自己的青梅竹馬,看著他們倆玩的不亦樂乎的模樣,自己卻沒有半點的渴望想加入他們,只是翻翻手上的書,閱讀其內容。

  只是覺得自己和他們有點格格不入罷了。愛德手上的書,是偷偷從父親房裡拿來的,連母親都驚嘆如此深奧的書,他竟然看的懂,自己也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三個小孩在一起時,愛德始終認為他自己是多餘的,久而久之,他便鮮少和其他兩人一起玩耍,沉溺在書中。多餘的人,就該用這種不打擾別人的方式活著。不過他還是很喜歡母親的,只有母親會很有耐心的跟自己說話,只有母親會對自己投以溫柔的笑容。所以當自己發覺母親已經離開時,愛德他始終無法接受。

『我們……讓媽媽復活吧。』

  從此,弟弟也加緊的投入鍊金術的世界,那是愛德第一次開始覺得他不是多餘的。不過,這想法直到他們開始鍊成後,就不同了。

『是反彈反應!?』當自己終於發覺事情不對勁時,弟弟的身體已經被分解了。想挽救,但是卻無法稱心。

  回過神,他才發現自己身處在一道大門前。耳邊傳來了一個溫柔又興奮的聲音……

『找到你了,找到你了!』

  愛德找著這聲音的主人,卻發現自己身邊沒半個人,也完全沒發現身後的大門已經敞開。

『炎麒!』

  他只知道下一秒自己被一團黑影包圍,然後將自己拉進了那個門之中。當他回過神來,自己已經身處在一個陌生的地方了。

『哇!長的好可愛喔。』

『好漂亮的鬃毛!在留長一點會更好。』

『看起來很健康呢!』

  一臉茫然的愛德,膽怯的看著眼前一直對自己指指點點的女人們,完全無法了解她們到底在說些什麼。他被什麼抱著?抬頭看著抱著自己的人,是一個女人,像是動物和人類的混種,正對自己笑著。不知道為什麼,愛德對眼前這個女人沒有絲毫的懼怕,只有安心和溫暖,好像……母親。

『很高興看到您回來,我是這裡的女仙總管-玉葉,蓬山公一定累了吧。』那名自稱玉葉的女人,高興的對自己笑著,愛德無法了解他說的話中,幾個名詞的意思,他皺著眉頭,頭腦好亂,又昏昏欲睡的……

  玉葉看愛德這模樣,心想他一定是累了,於是要身旁的女仙安靜下來,並要女怪送愛德去休息。

『甄娌,帶炎麒去休息吧,我想他是累了。』

  抱著愛德的女人點頭,他將愛德橫抱起,誰也料想不到那看似纖細的手臂,竟能如此輕鬆的將他抱起來。甄娌在女仙的引領下,帶著愛德回房間休息。

  他回到蓬山的第一天,是在甄娌的懷裡和睡眠中度過。也是在那天,他終於了解自己在門的另外一邊,一直都是多餘的,這裡……才是真正屬於他的地方。不哭、不難過……這對他來說一直就是如此,難怪會覺得格格不入,難怪會覺得多餘,因為自己根本就不屬於那裡。

  很快的,一年過去了,這一年來愛德學習著這個世界的一切,也了解自己是一種名為麒麟的生物,身上背負著一個國家的命運,頓時之間讓他覺得有些沉重。也知道自己要找君王,可是……他不想那麼快就被束縛住,他還想要自在的生活幾年,他不想要被所謂的主從關係給束縛住。於是他逃了。

 

※※

 

  彥綱宮裡面,有許多大大小小的房間,其中這一間,是君王最常待的寢室。

  羅伊將愛德放在自己的床上,細心的幫他蓋上被子,然後就這樣坐在床邊,仔細端詳著愛德那稚氣的臉龐。

『長不大的小孩子呀!』羅伊笑著幫愛德撥開蓋在臉上的髮絲,心想不會老也是有好處的,這樣子他這顆小豆子就可以保持永遠可愛的臉龐,自己也可以下山去騙騙那些情竇初開的少女們,實在不錯呀!

『你呀!最好保佑我不會失道!不然到時候生病的是你喔!』不過心疼的會是他自己。搓搓愛德的臉頰,羅伊覺得好笑,只是他不敢笑出聲,以免吵到了正在熟睡的愛德。

  突然聽到窗外有聲音,羅伊好奇的離開床邊,打開窗子一探究竟。

『……這種時候真的會讓人觸景傷情呢!』羅伊無奈的笑著。天空在哭泣,讓他想起了過去,那段他想忘也忘不了的過去。

『唉!雨天真是會讓人無能。』嘆了口氣,羅伊把窗戶關上,回到了有愛德在的床邊。

  他爬上床,躺在愛德身邊,將他擁入懷中。那小小的身軀當抱枕是剛剛好,但是他睡不著,雨的聲音讓他心煩,讓他遲遲無法入睡。羅伊皺著眉頭,多希望這場雨趕快停,不過老天似乎不管他的心聲。

『你怎麼了……』本以為睡著的人兒,突然抬起頭來慰問自己,羅伊受到了點驚嚇。

『沒什麼,你不是睡了?』

『我聽到雨聲……』他是被雨聲吵醒的,這場雨下的大,打在地上和瓦上的聲音理所當然的大。只是沒想到才剛醒來,就看到羅伊皺著眉頭。

『沒事沒事,快睡吧!明天還要上早朝。』羅伊哄著愛德趕快睡覺,要是明天連台輔都賴床的話,大臣又不知道要怎麼罵他了。

『呐!你是不是又想到過去了……』他沒有乖乖的照羅伊的話去做,只是拋了一個問題給羅伊。

『……嗯。』羅伊輕輕的回應,他不否認自己又想起了以前的種種。

  愛德見狀,將自己縮在羅伊的懷中,然後小手拍拍羅伊的臉頰。

『笨蛋!你還有我陪著啊!』聽到這裡,羅伊笑了。

『所以……睡覺啦!』說完話後,愛德是羞的抓緊被子將他的臉給遮住,以免羅伊瞧見了他臉紅的模樣。

  羅伊輕笑,拉開了愛德遮住臉的被子,在他額頭上留下一吻。這吻的位置正好落在他的角上,讓愛德感到一陣火熱,他的臉一定又紅了。

『你的角真的很敏感耶!』

『哼……!』無法反駁他什麼,愛德自己也沒辦法呀!誰叫角是他靈力的所有來源,也是他全身上下最重要的地方了。

『睡覺啦!』一個翻身,愛德賭氣的背對羅伊,才小小聲的道了:『晚安。』

『晚安,我的愛德。』

 ---

 血的氣味瀰漫著整個大氣,感覺連天都成了血紅色,那是戰爭帶來的景象,是不安、恐慌以及血腥的序曲。羅伊當時還年輕,但是他身上就有一個聲音在告訴他,他必須改變這一切。

  他本來也有個美滿的家庭,溫柔的母親、和藹的父親以及一個小他一歲的妹妹,羅伊.馬斯坦古,他本來是幸福的。不過這一切,都將在接下來的戰爭化為烏有。

  火蜥蜴,一直以來就是馬斯坦古家的家徽,他們也是個著名的鍊金術師家族,羅伊從小就耳濡目染的學習了不少鍊金術知識,也因為他們太有名了,所以引來軍方的關注,在加上當時戰火不斷,是讓軍方更加想要讓這家族為他們賣力了。

『哥哥救我!』女孩哭紅了眼,只希望那個就在他身邊的親人可以讓她脫離這些粗魯軍人的手掌,無奈的是,她的兄長自身難保呀!

『放開我妹妹!她不懂鍊金術,對你們一點好處也沒有!』極力想掙脫抓著自己的手,羅伊奮力的掙扎。

  面對羅伊的話,軍人只是冷冷的笑了。

『我們要的是你們家最優良的精英為我們辦事,聽說……你是難得一見的奇才對吧?』

  羅伊沒有說話,不過他並沒有否認自己就是他們口中的精英,不管是叔叔阿姨爸爸媽媽,甚至是爺爺奶奶,沒有一個家人是沒誇過他的才華,自己也為此而自負。

『哼……軍方找本少爺就算了,幹麻把不相干的人牽扯進來。』羅伊不屑的說著,不過他只是在逞強,他現在怕極了,那些軍人正用槍指著自己的妹妹,`怕自己的言語稍有不慎,妹妹就這樣離開人間了。

『不相干?不不不!如果沒有她的話,這就麻煩了對吧?』說著,那名和羅伊說話的軍人,掏出了他的槍,指著他妹妹的額頭,似乎已經做好開槍的準備。

『不要!放過她,我什麼的答應你!』慌張的大叫,羅伊已經顧不了那麼多了。

『很好!乖乖的加入軍方,為我們軍方效力,以求你們一家人的安寧,這不過分吧?』

『……我知道了。』

  軍人嗤嗤的笑了,收起他的槍,因為他知道他的目的已經達成了。讓人放開女孩,他們準備要把羅伊帶走。

『哥哥!』

『……乖,等爸爸媽媽回來,告訴他們……哥哥為了理想……決定加入軍方了。』羅伊用力擠出一個笑容,並要妹妹幫他撒謊後,就跟著那幫軍人離開了家中。

  馬斯坦古家的大人知道這件事,單純的相信那只是羅伊自己想要出人頭地,而選擇當軍方走狗,所以有不少人罵他,甚至將他當作家恥,再也不承認他們有這個子孫。

  軍校畢業後,羅伊馬上就考取了國家鍊金術師的資格,也讓他的官階一下子到了少校。很快的,他也投入了戰爭的行列。羅伊也是在那時候聽說,自己的父母已經為了反抗軍方而犧牲,而妹妹好像也被推入火坑了……。看來他的離開,並沒有改變命運,軍方依舊是去找家中的人,他……好傻,以為那些軍人會守信用,以為那些人會不再貪圖馬斯坦古家的力量,他認清了這個社會。

  他要改變這國家,他要當上這國家的王者,為的是什麼?名譽和金錢嗎?那對他來說一點也不重要,羅伊要的是……一個沒有戰亂的國家,一個社會不腐敗的國家,一個可以讓任何人都安心生活的國家。為了這個目的,他必須排除一切,他可以殺人,他可以不管那些哭喊的聲音,就只為了達成他最終的目的。

  就在此時,羅伊遇見了他,一個倒臥在戰場上的金髮少年。

『少校!有個小孩子倒在那裡。』士兵指著那倒在地上的少年,看起來似乎還有一絲氣息,看他皮膚的顏色,應該不是他們的敵人。

  聽到這裡,羅伊二話不說的衝過去,看看那少年的情況。還活著,身上沒有什麼外傷,可能只是受到驚嚇而昏倒的吧。羅伊想著,並要下屬將這名少年帶回軍營保護。而他,是繼續在戰場上與敵廝殺。

 

※※

 

  早朝後,愛德悠閒的在庭院中散步。這是個好季節,從山上往下看,可以清楚的看到山下的大地是一片翠綠。庭院中的花也開了,在過不久樹上就會結果了吧!到時候他就有許多桃子可以吃了,想到這裡,愛德不免開心的笑了。

『一大早就在傻笑,不累呀?』

  愛德往聲音發出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那個愛欺負自己的羅伊,他不滿的對他做個鬼臉。

『要你管!你還不是一樣!』指著羅伊,他又在用那種玩世不恭的表情在對他說話了。有時候愛德覺得自己好矛盾,討厭羅伊的笑容,卻又希望他對自己笑,真是奇怪的想法。

『我這是習慣!每天繃著一張臉還不如開開心心的笑!是吧?』

『算了!不管你了。』正想離開的愛德,卻突然被羅伊抓住,一把給抱了起來。

『哇!你幹麻啦!』

『……你有沒有在吃飯呀?怎麼還是那麼輕?』讓愛德坐在自己的胳膊上,羅伊真的覺得愛德好輕,輕輕鬆鬆就可以抱起來了。

『你不是天天在看我吃嗎!我怎麼知道啊!』順手捏了羅伊的臉,哎呀?軟軟的好像肉包呀!

『噗!』愛德笑了笑,他從來不知道羅伊的臉那麼像肉包,軟軟熱熱的耶!

『小豆子笑什麼?』

『肉包耶!』愛德開玩笑似的在羅伊臉頰上輕輕咬了一下,不過這個舉動之後……他才發現自己的行為有點……

『……』

『……』

  兩人大眼瞪小眼,小眼瞪大眼的,沉默了幾秒鐘,愛德的臉整個紅了起來。他不敢相信剛剛自己到底做了什麼事情,他怎麼會有這種舉動呢…

『愛德…』

『嗄?』怎麼辦,他竟然作出這種對主上十分不敬的舉動,還咬了羅伊的臉,他到底在幹什麼呀!

『剛剛你吃了肉包,現在換肉包吃你了喔!』

『什麼!?』一下子會意不來的愛德,只能呆呆的看羅伊的臉越來越靠近他。

  羅伊以迅雷不急掩耳的速度吻上了愛德的唇,開始在他口中肆虐,然後離開,目標轉移到那白皙的頸子上。

  愛德慌了,平常羅伊這樣抱抱他吻吻他就算了,今天的動作似乎和平常不太一樣。怎麼辦?豆子真的會被肉包吃掉嗎?

  答案將在下一秒揭曉。

『主上……』莉莎拿著她用來防身的小刀指著羅伊的脖子,很明顯看的出來,莉莎的表情不是很好。

『大白天的請不要對台輔發春。』簡單的一句話,威嚴十足,實在是叫人懷疑誰是君王了。

  羅伊笑僵了,輕輕的把受到驚嚇的愛德放下來,然後後退了一小步。

『是……對不起……』窩囊啊!一個君王竟然對自己的下屬說道歉。不過這也不能怪他啦!畢竟莉莎手上的小刀是冬器,就算是君王,被冬器傷到可不是開玩笑的。

『笨、笨蛋!』回過神來的愛德,馬上丟下一句罵羅伊的話後就跑走了,讓羅伊不知是該哭還該笑。

 

--------

  睜開雙眼,愛德才發現自己處在一個不知名的地方,他的周圍只有幾個人,男女都有,看到自己醒來,全都上前來看自己。

『太好了,你醒啦!』站在床邊的男子,眼睛睜大的盯著自己,喜悅和興奮都寫在臉上,並轉過去大喊。『少校,他醒了!』

  下一秒,愛德感覺自己就快哭出來了,不是因為有什麼地方痛,而是一種喜悅到令人想流淚的感覺,是因為他看到了一個男人,一個用輕鬆的表情對著自己笑的男人。

『感覺怎樣,有沒有哪裡傷到了?』男人靠近自己,就這樣坐在床沿,看著全身無力的自己。

『你是……誰?』

『我是羅伊.馬斯坦古,階級是少校,這裡是軍營,我們是在戰場上發現你的。』愛德明明沒有問那麼多的,但是羅伊卻滔滔不絕的將所有他認為愛德會有的疑問一次解答了出來。

『我不知道你這個小孩怎麼會在戰場上,如果你願意說的話,我可以當聽眾,如果不願意就算了。對了?你父母在哪裡?』羅伊又說了一推的話,還拋個問題給愛德,他對這名少年可是好奇極了。

『我……』愛德用微弱的聲音開口,似乎想說些什麼。

『嗯?』羅伊將耳靠過去,想聽聽這孩子要說什麼。

『我肚子餓了……』伴隨著這句話的,是那又響亮又尷尬的聲音。

『……下士,幫這孩子拿個吃的吧。』

『是!』接到命令的下士,趕緊跑出去幫愛德找吃的。

  過不了一會兒,那名下士帶了幾個麵包進來了,肚子餓很久的愛德,看到麵包也故不得形象,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讓在一旁的羅伊笑的很開心。

『你叫什麼名字?』

  愛德抬頭看著羅伊,嘴裡還咬著麵包,猶豫了一會才用那滿嘴食物的小嘴說話。

『愛德……愛德華.愛力克。』那是他在這裡的母親幫他取的名字,不過在另一個世界就沒有人這樣叫他了。

『那麼愛德華,你親人呢?』

『我沒有親人。』不經大腦思考,他直接回答了這個問題,因為這根本沒有什麼好隱瞞的。

『那你還記得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愛德當然記得,自己當時正和甄娌從戰場的上方經過,沒想到自己卻被血的味道給醺昏了,麒麟這種生物,有時候還真沒用。

『不記得了。』他說謊,只是覺得告訴別人很丟臉罷了。

『這樣啊?』羅伊不經意的將手伸過去,想摸摸愛德的頭,卻被愛德撥開。

『不要碰我這裡……』不喜歡被人碰觸額頭的部分,因為自己一切的力量來源全都在這裡。

  羅伊很識相的收手,改拍他的肩膀。

『我看你就先暫時跟著我們吧!等下次的物資運來時,你再跟送東西來的人一起離開。小孩子還是別在前線待太久的好。』

『那你呢?』聽羅伊的話,他似乎還會在這裡待上許久吧。

『我要待在這裡打仗呀!』這孩子問的不是廢話嗎?

『那……那你會死嗎?』

『死啊?我倒是沒想過,也許會也許不會吧!』羅伊一派輕鬆的笑著,似乎對死亡毫不在意。

『好了,你再睡一下吧!記得待會千萬別出去,懂嗎?』羅伊起身,抓起身旁椅子上掛著的大衣,準備離開。

『為什麼?』

『等等就要大幹一場了,是生是死都不清楚。你躲在這裡,總比在外面安全。』邊說邊穿上自己的大衣,羅伊對愛德苦笑著,再次叮嚀他別出去。

  一股名為不詳的味道在空氣中散發了開來。

 

※※

 

  罵了羅伊之後,愛德離開了現場,到了彥綱宮的一角,蹲坐在那裡,想著方才羅伊的舉動。

  小手摸上自己的臉頰,好燙好燙,感覺比平常還要燙。

『炎麒你沒事吧?』從自己的影子上,冒出了一個人頭,那是甄娌!女怪平常和其他的使令一樣都隱身起來,因為看愛德情況不對,才過問的。

『我沒事……不用擔心。』會這樣說,是因為要讓甄娌退下,他想要一個人靜一靜。

  這是什麼感覺?一種甜蜜又微醉的感覺,心跳的比平常快……羅伊的眼神,羅伊的吻,羅伊的大手,羅伊的聲音,都快讓自己窒息了。為什麼會這樣?他很喜歡羅伊平常那樣子抱他、吻他,可是為什麼今天的感覺會和平常大不相同?是不是病了?誰來告訴他發生什麼事情了。

『台輔?』

  愛德抬起頭來,看到的是來找他的莉莎。

『下官已經幫您罵過主上了,您還好吧?』莉莎溫柔的笑著,並伸出手將愛德拉起來。

『還好。可是有種很奇怪的感覺。』

  莉莎看著愛德泛紅的臉頰,心理面正考量著一些事情。

『台輔,恕下官冒昧。您會討厭剛才主上對您做的事情嗎?』

  愛德先是驚訝莉莎的問題,然後又仔細的想想,才對莉莎搖頭。

『不到討厭的程度,只是……有種很怪的感覺。』

『那台輔喜歡主上嗎?』

『咦?』他當然喜歡羅伊,因為羅伊是王,麒麟當然會很喜歡自己的王,並且想要待在王的身邊,這是天命。

『當然,因為這是天命……』說這句話時,愛德不知道為什麼的,心理面有種酸酸苦苦的感覺。

『下官是說您本身,而不是天命。』

『我……』被莉莎這樣一問,愛德卻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我不知道……』他不知道自己對羅伊的喜歡是什麼樣的喜歡,想一直待在羅伊身邊、想讓羅伊擁抱他、想讓羅伊吻他,這些到底是天命還是什麼,自己根本搞不清楚。

『這樣嗎?沒關係的,台輔有很多時間可以慢慢想,不用著急的。』莉莎笑著,並準備帶愛德離開。看樣子,把這消息帶給另外一個人,也許是不錯的選擇,這樣羅伊也許不會那麼心急了吧?

  莉莎送愛德回房間後,就離開了,留下愛德一個人在床上滾來滾去,想著自己對羅伊的感覺。

『是天命……還是我本身呢?』

  就在此時,門外傳來一陣喧鬧,好像是經過此地的下人吧?愛德不耐煩的打開門,想叫他們安靜點,卻無意間聽到他們的談話。

『聽說主上身邊的俾女要換人了?』

『是呀!因為聽說之前那位想繳回仙籍了,所以總管才換人的!』

『那是誰被選上了?』

『聽說是溫莉,就是那個長的很可愛的那個女孩。』

『不是吧?讓那樣的小姑娘去照顧主上好嗎?會不會去迷惑主上呀?』

『誰知道。』

  說完那兩名下人同時笑了起來,而聽在愛德耳裡卻很不是滋味。

  羅伊的俾女要換人,而且還是個年輕貌美的小姑娘,讓愛德是怎麼聽怎麼酸,感覺遭透了。

  他老大不爽的再次將門關上,回去滾他的床。

  改天他就去看看,那個新俾女是個什麼樣的三頭六臂。

------

  槍林彈雨中,羅伊站在致高點從上俯瞰整個戰場,殘酷的景象讓他不由得的皺起了眉頭。

  軍人拿著槍掃射,根本管不了射到誰了,反正不管我軍還是敵軍,死一個算一個。炸彈爆炸的聲音此起彼落,把泥土都炸開了,讓整個大氣都部滿了沙土,連呼吸都有些困難。

  子彈用完了,就是肉搏戰了。這時候手上的槍的功能就大了,可以打、可以刺,能打死幾個就算幾個,現在他們是戰爭的工具,是武器。人命在這裡特別顯的微不足道,誰都可以殺人,誰都得殺人。

  羅伊嘆了口氣,手指輕輕一彈,下方立刻引起了大爆炸,有些倒楣的人就這樣送了命。就在此時,一名敵方的士兵,舉槍瞄準了站在平台上的羅伊,射擊!子彈就這樣劃過了羅伊的肩膀,這一擊讓羅伊驚覺到自己的危險,也讓那名射擊的士兵大嘆可惜,正準備要補羅伊一槍時,羅伊的火焰已經包圍他了。

  在另一方面,躲在帳棚中的愛德,裹著毛毯縮在角落,想等這一切結束。卻又不知怎地,有某個聲音在告訴他羅伊有危險,他不能一直待在這裡……

  衝出帳棚,愛德快昏了。眼前一片死寂,地上都是屍首,泥土也被鮮血染成了紅色,血腥味瀰漫著整個空氣,自己躲在帳棚裡面的時候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這可以想像的。問題是羅伊呢?

  愛德忍著身體的不適,奔跑著、尋覓著,總算被他找到那一群用槍指著羅伊的「活人」。愛德叫出使令,把羅伊從那些人手中救出來,然後用最快的速度離開那個地方。愛德告訴自己千萬要撐住,要是自己昏過去,使令也會受影響的,至少要把他們都帶到安全的地方才行。

  羅伊吃力的張開眼,他是被身上的傷給痛醒的。他完全沒想到敵方竟然有援兵,這下可好了……他們完全不是那些人的對手啊!想到這裡,羅伊笑了,嘲笑這個無能的自己。

『你醒了。』

  羅伊聽到聲音抬起頭,看到的是愛德!他就坐在離自己大概只有兩公尺的石頭上。金色的眸子盯著自己,眼神透露著悲傷。

『你怎麼會在這裡?是你救了我嗎?』羅伊笑著問了。

『……大家都死了,只有你生還。』愛德低下頭來,用悶悶的聲音說著,其實他還想多救一些人的,可是那種情形,他就只能帶著羅伊趕快跑。

『這樣嗎?』羅伊嘆了口氣,那自己還真是命大啊……

『當軍人還真是悲哀,看樣子想改變這國家是不可能的了。』沒有力量的自己,又能妄想改變什麼?

『……我問你,你想要一個國家嗎?』愛德突然開口道。

『想啊!這一直以來就是我的理想,給人民一個沒有戰亂的國家、一個可以安心生活的國家,不過說這些已經沒用了。』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跟一個自己才認識不久的小孩說這些,不過這都不重要了,傷的那麼重,可能就快死了吧。

『我可以給你國家和人民,但是……你不可以再回到這個世界。』愛德將自己的髮束解開,讓自己的長髮披在肩上。

  羅伊本以為這孩子在說笑,但是看他這麼認真的神情,自己也不知怎麼的認真了起來。

『我也沒地方可去了呀!』家人全死光了,回軍部只會被抓去軍法審判,就算隱居起來,戰亂已經遍及整個國家了,他還能去哪?

『即使那個國家不強盛,即使那是一個什麼都沒有個荒土,即使那是個你從沒有面對過的世界呢?你會想去嗎?』說到這裡,愛德的心裡難過了起來,之前女仙曾帶他去過自己背負的國家,他嚇到了,說那是個國家,還不如說是個荒土,什麼都沒有……

『那就讓我來改變那個國家吧!』

  愛德聽到這句話,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羅伊,羅伊對他笑了。

  愛德決定了,他要帶這個男人回去。於是他走近羅伊,在他身前跪了下來。

『遵奉天命,迎接主上。不離御前,不違御命,誓約忠誠。』愛德抬起頭,看著羅伊『說我準你,你背負著一國人民的希望,而我也背負著一個國家。』

  羅伊一下還無法會意過來,但是他又馬上笑了。

『我準你……』

  從那天起,愛德就注定離不開羅伊了。

 

※※

 

  聽說羅伊身邊侍女要換人後,愛德的心情就不是很好。過了幾天,愛德就跑去羅伊的寢室,以台輔找主上的理由,去光明正大的看那個女孩到底是個什麼模樣。

『愛德,你不是找我嗎?』羅伊看愛德進來後一直東張西望的,開始在懷疑這孩子到底有什麼事情了。

『唔……沒什麼。』

『沒什麼?』

  就在羅伊一頭霧水時,一名少女手中端著茶具,開了門進來。

  愛德看著那名少女,沒見過……想必她就是那個溫莉了!

『啊?台輔也在呀?』溫莉看到愛德有些驚訝,因為自己才離開一下,馬上就多了位客人,他沒有準備愛德的茶呀!

『主上,請用茶。』溫莉想將杯子遞給羅伊時,愛德突然衝到自己面前,把杯子搶了過去。

  面對搞不清楚情況的羅伊和溫莉,愛德沒有說話,反而轉身,把杯子遞給羅伊。

『拿去啦!』口氣一點也不禮貌,簡直是無禮到了極點。

  看愛德這樣,羅伊並沒有生氣,只是笑著接過那杯子。就在羅伊打算把裡面的茶水喝掉時,他感到有個小生物突然抱住自己,低頭一看,是愛德呀?抱著自己就算了,羅伊是很高興,不過為什麼這孩子會對溫莉投以殺氣呢!

  溫莉看愛德這樣,苦笑了一下,才開口『台輔放心,下官早心有所屬,對主上沒有任何興趣的。』

  聽溫莉這樣說,不知怎地,愛德有種鬆了口氣的感覺,才把用力抱著羅伊的雙手,改為輕輕抓著羅伊衣袖的雙手。

『溫莉,你先退下吧!』羅伊對溫莉揮揮手,他還有很多事情想問這孩子呢!

『是!』點個頭,離開時還不忘把門給關上。

  好了,現在閒雜人等都消失了,羅伊.馬斯坦古可以問話了。

『愛德……』

『幹、幹麻!』紅通通的小臉不敢面對羅伊,只好抓著羅伊那長又寬的衣袖,來擋自己的臉。不過這看在羅伊眼裡是更可愛了。

『你剛剛這是在吃醋嗎?』將愛德抱起來,讓他坐在自己的胳膊上,這樣也可以把愛德那紅透的小臉看的更清楚。

『……』他沒回話,是因為想到更丟臉的事情去了。看他們倆現在的動作,就跟上次一樣,羅伊抱著他,然後他竟然咬了羅伊的臉頰,然後……

  想到這裡,愛德是更羞了,雖然他們並沒有做什麼,但是他還是覺得難為情。於是愛德雙手還著羅伊的脖子,然自己的臉埋入羅伊的肩上。

『不行嗎……』

『嗯?』突如其來的一句話,讓羅伊會意不過來。

『雖然我不知道是自己的感覺還是天命,但是人家喜歡你嘛!吃醋……又不會怎樣。』愛德不敢抬頭,只怕羅伊會笑他,所以一直保持著這樣的姿勢跟羅伊說話,而抱住羅伊的小手,似乎更緊了些。

 --------

  羅伊聽到愛德的一番話,心裡有說不出的感動。這顆倔強又潑辣的小豆子,說喜歡他!要他現在死掉他也願意呀!

『剛剛有三個字……可以再說一遍嗎?』羅伊抱著愛德走到了一旁的大椅子,坐下,讓愛德跨坐在他的腿上,又勾起他的下巴,端詳著這天造的完美作品。

『好話不說第二遍。』不敢直視羅伊的雙眼,現在卻不知道該擺在哪裡,只好轉來轉去,別對上那會讓自己溶化的雙眸就好。

『可是我好想聽喔……』一邊說著,一邊把愛德那擋住小臉的頭髮撥到耳後,哎呀呀!蘋果和這誰比較紅呢?

『我…我要回房了!』越來越亂了,羅伊的嗓音讓他迷亂,心也跟著激動了起來,在這樣下去他一定會羞死的。

『不行,你要留下來陪我!』

『咦!?』發現羅伊的手已經緊緊的抱住自己,想動已經是個問題了,更別說是逃了。

『愛德,你說你喜歡我是真的嗎?』羅伊將臉埋入愛德的胸前,吸取愛德身上特有的香氣。

『不相信就算了……反正我是麒麟,喜歡君王本來就是真的,所以不管是天命還是自己本身,我喜歡你本來就是事實。』愛德又小聲的補充『只要羅伊不討厭我就好了……』

『笨蛋,我怎麼可能會討厭你?』羅伊說著,把自己的額頭靠在愛德的上頭,讓兩人之間的距離又縮短了不少。

『上次會對你這樣做,是因為喜歡……』突然想到這詞兒好像不太對,又馬上改口『是愛你愛到無法自拔,才會不受控制的……對於嚇到你,實在很過意不去。』

  羅伊的話上雖聽起來愧疚,但是表情和說話的語調完全成反比,那兩隻手也不知怎麼的,開始不安分了起來。

  他等到這一天了嗎?羅伊.馬斯坦古終於可以擁有他那夢寐以求的小豆子的身體了嗎?既然都知道這孩子喜歡他了,應該沒什麼關係吧?雖然愛德看起來一臉純真,讓人捨不得玷汙,不過早點讓他清楚「大人的世界」也是件好事吧。

  沒錯,羅伊心中的邪念已經開始發酵,再加上溫莉還特地幫他們把門都關好了,室內點了幾根蠟燭,懷中的愛德又是一副小鳥依人的模樣,這不就是所謂的「燈光美,氣氛佳」嗎?

『愛德,我愛你……』羅伊覆上了愛德的唇,還霸道的去勾動愛德不知所措的粉舌。而羅伊那不規矩的手也已經悄悄的解開愛德的衣釦。

  就在羅伊以為一切是如此的順利美好時,一把小刀直接穿過纸門,剛好從羅伊身旁飛過,這也讓兩人同時僵住,所有動作完全停止。

『主上,台輔的心智尚未成熟,請不要把您的獸慾發洩在台輔身上。』從門外傳來一個十分有威嚴的聲音,想也不用想,敢這麼做的只有莉莎一人了。

  纸門上有著因小刀穿過而留下的小洞,莉莎那銳利鷹眼正從那盯著在房裡面的兩人。

『台輔,請把衣服穿好。您吩咐的甜品已經送去您房了。』莉莎打開門,給了愛德一個脫身的理由。

  了解莉莎的用心,愛德二話不說的離開羅伊的魔掌,準備離去。羅伊見狀,想要挽留,卻被莉莎那又突如其來的飛刀給制住了。

『小豆子……!』伸手想要叫愛德自己回來,卻沒想到愛德突然轉過來對自己一陣苦笑。

『我們還有很多時間不是嗎?君王又不會死,對吧?在那之前……好好工作吧!』說完,愛德馬上離開了現場,準備回房品嘗他的甜品。不過他在離去前,仍不忘向莉莎說:『謝謝妳。』

『莉莎!妳怎麼可以這樣對我……』羅伊對莉莎的突然介入實在又氣又不諒解,他差一點……就可以吃到豆子全餐了!

『只要這個國家興盛起來,以後就不會有那麼多繁瑣的事情了,到時候您想做什麼就作什麼。不過……』莉莎補充道『在那之前,保護台輔是下官的責任,請主上自重。還有,這些書簡還請主上批閱。』

  莉莎才剛說完,就有幾個下人搬著一堆書簡進來,放在桌上、地上,成了一座座的小山。

  另一方面,已經回房享受甜品的愛德笑了。不知道那羅伊什麼時候才會達到莉莎的要求?總有一天吧!反正他們的誓約是無期限的,直到羅伊失道,或者是兩人其中一人死亡為止,在那之前,他們有很多時間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