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縮小營運中
  • 2743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周龍】×月光下的舞者×

×月光下的舞者×

           

──我是個舞者,在月光下跳舞,歌誦著死亡的美妙。

 

  這天是龍馬和周助的第一次約會,他們倆才在不久前確定彼此的心意,決定在開始交往的。周助也在最快的時間,約了龍馬出來。

『這是什麼?』

  龍馬一臉不解的從周助手中接過一本書,那看起來不十分破舊的書,似乎被人翻閱過好幾次。

『一本書啊!我希望你可以看看。』周助笑著說,這是他最喜歡的一本書,自己都不知道翻過幾次了呢!

『……我有空會看的。』看著書名「在我墳上起舞」,龍馬有種不舒服的感覺,是因為那書名很詭異嗎?他不清楚,只是有種怪怪的感覺。

『一定要看喔!』周助拍拍龍馬的頭,並要龍馬把書收進包包裡,才願意開始他們的第一次約會。

  他們倆在街上晃著,從街上的櫥窗中,接受最新的訊息,以及那五花八門的商品。不過另周助疑惑的,不外乎就是那跟自己一直保持距離,且都不說話的龍馬。而龍馬的舉動,是讓周助十分不解,於是他上前去主動靠近龍馬。

『龍馬你怎麼了?』抓住他的手,並把龍馬拉近自己,周助只差沒有抱他了。

『你……』龍馬被周助這突如其來的親密舉動嚇到了,他紅著臉不知所措的看著周助,頭又馬上的低下了。

  而看到龍馬臉紅成那樣的周助不禁笑了,是很溫柔很溫柔的那種笑。原來是他的小情人害羞啦!難怪都不敢看自己、靠近自己。在周助眼中的龍馬,實在可愛極了,於是不顧路人的眼光,直接將龍馬擁入懷中。

『你幹麻啦!』察覺路人那怪異眼光的龍馬,慌亂的用言語掙扎著,但是不推開、不排斥,只是紅著臉讓周助抱,只因為他還滿喜歡這種感覺。

『你好可愛、好可愛、好可愛,真想把你吃掉。』在龍馬耳邊小聲的說,引來的又是龍馬的一抹紅暈。

  周助順勢摸了摸龍馬紅通通的臉蛋,還有點燙燙的呢!看樣子這小貓真的很害羞喔!禁不住那麼可愛的龍馬誘惑,周助竟然在眾目睽睽之下吻了龍馬,而龍馬的初吻,也在所有路人的見證下,獻給了周助。

『嗚……你怎麼可以這樣!』事後,龍馬哭著向周助抗議,他只覺得丟臉死了,周助竟然在大街上就這樣吻他,如果遇到熟人要怎麼辦?粉拳不斷的落在周助的胸膛上,以表他心中的不滿。

『好了好了!是我不對,不過這樣下去把我打死了,你要怎麼辦?』輕輕鬆鬆的接下龍馬的攻擊,周助從容不迫的說著,臉上依舊是他那萬年的微笑。

『我…我…』聽到這裡,龍馬卻不知道怎麼回話了,他根本不敢想像周助死掉他會怎樣,也害怕自己剛剛的舉動是不是真的傷到周助,才又安靜下來撫了撫自己剛剛拳頭落下的地方,小聲的對周助說:『對不起……』

  而龍馬的舉動,又讓周助覺得好笑了。本來不是自己的錯嗎?怎麼現在換龍馬跟自己道歉了?這小貓還真是可愛到一種程度。

『龍馬……』

『啊?』

『我真是愛死你了!』又一個突然,周助緊緊的抱住龍馬,讓龍馬差點窒息了呢!

 

  很快的,兩人已經交往了一個月,感覺十分好,甜而不膩,簡單又幸福。還羨煞了網球部上的隊員們呢!

  除了上課的時間已外,午休、社團、放學都可以看到他們倆形影不離。偶爾龍馬會在假日時去周助家住,而周助的家人也十分歡迎龍馬,把他當作一家人,對他可好了!不過在她們的眼中,龍馬似乎只是周助的一個很要好的朋友罷了,沒有人想到他們倆的關係,有那麼微妙。

  一個假日,龍馬又去周助家住了。在周助的房裡,龍馬趴在周助的胸膛上,傾聽周助的心跳聲「撲通、撲通」,雖是單調的音節,但不會膩,反而讓龍馬有種安心的感覺。

『吶,上次那本書我看完了。』龍馬突然說道,那本書他有帶來,準備要還給周助的。

『是嗎?覺得怎樣?』

『嗯……我覺得哈兒很可憐。』哈兒是那本書主角的名字,龍馬只是很單純的覺得他可憐,在喜歡的人墳上跳舞,應該是件很痛苦的事情吧。

『呵呵,那我們也來學他們吧!』學哈兒和巴瑞,做出那種約定。

『你是說在先死掉的那個人墳上跳舞?』

『沒錯,好不好?』周助點頭道。

  龍馬想了想,對他來說沒有什麼差別,因為他相信周助絕對不會像故事裡的巴瑞一樣,就這麼死了。所以他欣然的答應了周助。

  周助吻了吻他,在撫了撫龍馬的臉龐,眼底竟是憐愛,龍馬知道周助的心意,他沒說話,只是將自己湊過去,在周助的懷裡摩蹭。周助環住龍馬的腰,給他一個吻,由輕至重,越來越無節制的佔有,不知何時,龍馬的遮蔽物已全部被退去了。

『周助……』

『噓,別說話。』

  如雨的吻又繼續落在龍馬身上,他害羞、他不知所措,因為這是第一次,自己毫無遮蔽的在周助面前。

  第一次的親密行為,是發生在周助從「他」變成「它」的前一個月。

 

  才十二月初,商家已經紛紛推出和聖誕節有關的一切商品,街上也豎立起一棵棵的聖誕樹,而這也代表著龍馬的生日即將到來。清楚這點的周助,在他們約會的時候,小小問了一下龍馬。

『你生日快到了,想要什麼禮物嗎?』

『那你呢?我是說聖誕節禮物。』手中捧著熱可可,龍馬回問周助。他其實不需要什麼東西,只希望周助可以在他生日那天陪他過就好了。

『我要你就好了。』悄悄的在龍馬耳邊說著,並偷偷的在他的臉頰上留下一吻。

『笨蛋……』低著頭,龍馬望著他那杯熱可可,用蚊子般的聲音說著『我也只要你就好了。』

『呵呵,小傻瓜。』拍拍龍馬的頭,並拉著他的小手繼續他們的約會,他們都期待那天的到來。

  第一次為彼此的禮物煩惱,是發生在周助從「他」變成「它」的前兩週。

 

『龍馬小親親!』

  在社團時間的空閒時,周助突然跑來,用極度肉麻的語調往龍馬這裡跑來。

『幹……幹麻?』芬達才喝到一半的龍馬,被周助這種突如其來又有點噁心的語氣嚇到了,差點沒把口中的汽水給噴在周助的臉上。

『跳舞給我看吧!』

『嗄?』

『不要裝傻,我知道你會跳舞的!還是踢踏舞對吧!』周助笑著說。

『是誰告訴你的!』這件事情應該沒什麼人知道啊?為什麼周助會知道這件事情?

『哦!是堀尾啦!你真過分,為什麼不告訴我呢?』周助一臉傷腦筋的模樣,用有點責備的語氣跟龍馬說著。

『那個死小子,早知道我就不在他面前跳了……』龍馬暗自抱怨。想起當時自己在無人的時候小小的練習了一下,沒想到被勝雄他們撞見,而堀尾又一直纏著自己要求再表演一次,他才會勉為其難的在他們面前跳了一段舞。沒想到堀尾那傢伙嘴巴那麼大……

『跳嘛!』周助抓著龍馬的手央求著,只因為直覺告訴他,龍馬跳舞一定很可愛!

『不要!!』極力反對,因為龍馬知道,只要自己這樣一跳,周助一定會有事沒事就要自己跳給他看。這踢踏舞他是在回國前跟一個朋友學的,當時只是覺得好玩,才學起來的。

『好啦~』

『不要!』

『好啦好啦~~』

『不要不要!!』

  就這樣,在網球場旁,上演了一齣笨蛋情侶的追逐戰。

  倒數三天……周助即將從「他」變成「它」。

 

  社團活動結束後,龍馬在學校大門口等待周助和他一起回家,今天是龍馬的生日,周助跟他說好了要陪他一起過,所以他才會乖乖的在這裡等。因為周助說他是值日生,所以又回了教室一趟。等著等著,龍馬開始不耐煩了,所以他決定去找周助,如果真的有很多事情的話,說不定自己可以幫上忙啊!龍馬是這樣想的。

  就這樣,龍馬走回了校園,步上了樓梯,準備前往周助所在的三年六班教室。

『周……』門才剛打開,龍馬立刻被眼前的景象嚇到說不出話來。

  被夕陽染紅的教室,周助和一個女孩就在其中,那女孩雙手搭上周助的肩,他們嘴唇相碰,誰都看的出來他們在接吻……

『龍馬!?』察覺到龍馬道來的周助,慌張的把女孩推開,想要上前解釋。

『原來啊……我正覺得奇怪你為什麼那麼慢,原來是這麼回事……』龍馬苦笑著,眼淚卻很不受控制的落下。一個轉身,他逃走了。

『龍馬!』周助慌了,他萬萬沒想到會被龍馬撞見這一幕。原本是這女孩向自己告白的,周助他當然拒絕了,不過不死心的女孩,卻衝過去吻了周助……而造成龍馬的誤會。

  了解龍馬誤會的周助,二話不說的追了出去,他想解釋、他一定要解釋。追到了大馬路上,龍馬快步的跑向紅綠燈的另一頭,而周助理所當然的追了過去。

『龍馬!聽我解釋!』

  就在周助大喊,龍馬回頭的那一剎那,整個景象就像慢動作撥放,龍馬看到周助往自己這裡跑來、看到紅綠燈從綠燈變紅燈、看到一部即將轉彎的卡車、看到那卡車漸漸的接近周助。

  這是發生在周助從「他」變成「它」的前一秒鐘……

『周助……』龍馬站在人行道上,看著那斑馬線上的血跡,和倒在那裡的人,他不敢相信他看到什麼,倒在那裡的人……是剛剛跑來追自己的周助嗎?

  路人尖叫,有熱心的人開始急忙打給救護車,卡車司機逃逸……不知道把車開去哪了。現場是一片混亂,但是只有龍馬是站在那一動也不動的,看著周助。

  龍馬不停的搖頭,他感覺到頭痛,雙手慢慢升起,抱住了自己的頭,他大叫著……

  後來龍馬是怎麼跟著周助去醫院的他也記不住了,只知道當他回過神來時,周助的母親已經對著他大罵了。

『都是你!周助他怎麼會……他怎麼會……』才剛從醫生那得知周助死訊的淑子,情緒激動的落下眼淚,而在一旁的由美只能拍拍母親的肩安慰她。

『媽!』從由美那得知哥哥死訊的裕太,匆匆的從宿舍趕來,現在他是搞不清楚事情到底是怎樣,只知道他接到電話時,是姐姐哭著叫他趕快來醫院……

  裕太看到坐在那裡的龍馬,趕緊跑過去想問個清楚。

『越前!告訴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老哥他…他為什麼……』裕太揪住龍馬的衣襟,著急的只想趕快了解這整個事件。

『我不知道……』龍馬別過頭,他兩眼空洞,根本看不出他在想什麼。

『我什麼都不知道!』龍馬大喊一聲,然後甩開了裕太的手,跑離了醫院。

 

  回到家後,龍馬把自己鎖在房裡,他沒有哭,只是屈膝抱著雙腿,坐在床邊一動也不動的喃喃自語。

『周助…周助…』他念著周助的名字,不斷的回想當時那一秒鐘發生的事情。先是周助叫了自己的名字,然後卡車出現,最後……

  他想著想著,他腦袋好亂,和周助在一起的所有記憶一下湧出,佔滿了他整個腦袋。還來不及整理那些記憶,龍馬只覺得自己的腦海中,冒出了清晰的二字。

『跳舞……』他要跳舞的,他跟周助約好的……但是他要怎麼做?他知道淑子對自己似乎不能諒解,她一定不會答應自己的,那麼只能偷偷來了?

  於是,龍馬開始計畫他要如何實行自己跟周助的約定……

  幾天後,龍馬從手塚那裡得知周助已經下葬,連墳墓的地點都知道了,現在只差時間,他總不能在大白天去跳吧?

『越前!』在龍馬離去前,手塚叫住了他。

『……』

『你想幹什麼?』手塚一直覺得最近的龍馬很奇怪,連當初周助的法會他都沒去了,現在又跟自己要周助長眠的地點,他有種不好的預感。

『……只是想實行我倆的約定罷了。』說完後,龍馬就趕緊離開了,留下一臉不解的手塚在原地。

  在幾次的勘查地形後,龍馬知道那個墓園一直有人守著,從大門進去是不理智的決定,他發現墓園的圍牆邊有個小洞,依自己的身材應該可以過去,他所有的計畫都安排妥當,就只差執行了。

 

  某天深夜,就在所有人都入睡時,龍馬悄悄的從家裡溜出來,騎著他是先從桃城那借來的腳踏車,駛向周助所在的墓園。

  跳舞、跳舞、還是跳舞,龍馬現在只有這個想法,只想完成他跟周助的約定。

  他穿過圍牆邊的小洞,進到了墓園的內部,走在墓園的小徑,尋找著周助的墳墓,終於在墓園的一角,他找到了。

『我找到你了……』看到了周助的墳,他累積以久的淚水終於落下,龍馬用手摸著在石版上清晰的名字,那是周助的名……

『我來跳舞了,我會遵守和你的約定的!』龍馬擦擦自己的淚水,開始踏著輕快的腳步,跳著從不在周助面前表演過的踢踏舞。

  他穿的不是舞鞋,地板也不是木製的,所以聲音並不響亮。龍馬把它會的所有舞步都跳出來了,他要給周助看,給周助看那個跳舞的自己。他不斷的跳,在月光下起舞,直到筋疲力盡,他才停下來,趴在石版上。

『周助……我跳了啊!你一直想看的踢踏舞,那我可以去找你了嗎?』龍馬笑了,他不知道周助是不是真的看到了,但是他現在只想去找周助,他想要看見周助的微笑……

  從口袋中拿出那把他準備以久的美工刀,將刀片劃在自己的手腕上,看著鮮血慢慢從自己身體中流出,龍馬有種說不清楚的舒暢感,他就要去找周助了,他們可以在一起了……

  意識越來越模糊,這時候他好像想起了車禍當時,自己一直沒得想起的一句話,是周助在被卡車撞到的前一刻,他從周助嘴裡聽到話:「生日快樂,我愛你龍馬……」

『吶……等我到了那裡,你一定要天天跟我說……我愛你喔!』眼睛慢慢闔上,自己的血應該流的差不多了吧?

  朦朧中,龍馬好似聽到周助的聲音,在對他說:「你跳舞果然好可愛喔!」

『你喜歡……就好……』

 

  定時巡邏的警衛,來到了周助的墳旁,發現了一名少年的屍首,就這樣倒在墳旁,他的鮮血將墓碑染紅,形成了一種詭異的景象,就因為少年的表情,是微笑著。

──我是個舞者,在月光下起舞,在血腥大地的見證下,我睡了……

 

*THE END*

 

 

BY小萌 2004.12.05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