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縮小營運中
  • 2743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位置絕對

  第一次的遠行,就是去了中央市,目的是為了見一個點燃他希望之火的男人──羅伊‧馬斯坦古。

  巨大的盔甲,一下了火車馬上就成了月台上眾人的焦點,甚至有人開始竊竊私語,現在怪人真多等話隨即而出,面對這些聽的見的悄悄話,阿爾馮斯不在意的提著行李廂繼續往前走。

  不過大家似乎都不小心的忽略了在旁邊的金髮少年。

『這裡就是中央市啊?』愛德伸了個懶腰,火車上很不好睡,讓他的腰疼死了。

『很熱鬧呢,哥哥。』無法從表情來辨識阿爾現在的心情,不過身為哥哥的愛德知道,阿爾現在十分的興奮。

『我們去司令部吧!』

『嗄?現在嗎?』他們才剛下車而已,不是應該先去找住的地方嗎?

『沒錯,我不想浪費時間。』現在的他只想要趕快考取到國家鍊金術師的資格。

 

  對羅伊而言,這個下午和往常一模一樣,依舊是公文、咖啡陪他度過,然後不時要小心副官的子彈,不過就在他接到了一通電話後,他更正,今天下午不一樣。

  是司令部守衛打過來的,聽說是有個少年堅持要找自己,因為受到阻礙而不小心對守衛士兵大打出手的消息。

『少年?』羅伊開始思考自己認識的人當中,似乎沒有如此年輕的友人之類的,該不會是來告訴自己他其實是自己的私生子之類的騙子吧?

『是的!還有一個奇怪的盔甲跟隨,他們自稱愛力克兄弟。』電話那端的聲音有點口齒不清,看樣子是被打了…還不時可以聽到他口中少年的叫囂和謾罵。

  愛力克…原來是他們,羅伊彎起了嘴角,等了那麼久他們終於來了。

  放下了手邊的公文,和副官一同往大門走去。

  還沒到,就聽到了那年輕有活力的聲音,羅伊知道是那個少年,那個聲音他怎麼會忘呢?那個看似弱小,卻又十分倔強的人兒,最後一次見到他時,是如此的脆弱不堪。

  不過現在映入羅伊眼簾的,是充滿活力和自信,當然還帶點狂妄的人兒,看到自己的到來,他還用種厭惡的表情看著自己,不過卻非常可愛,讓羅伊不禁對他微笑。

『我要當國家鍊金術師!』他如此說著。

『年紀那麼輕就想要來當走狗?是否已經做好心理準備了?』挑眉微笑,這表情在愛德眼裡是如此的欠扁。

『當然!需不需要搖尾巴啊。』

『好啊。』

『嗄?』他剛剛只是開玩笑而已,沒想到這男人竟然要他兌現?

『呵呵,開玩笑的。進來吧!在外面不好說話。』

『你……哼!』從這刻起,愛德華決定討厭這男人。不過……能見到他,自己的心中竟然有一絲絲的開心?他是不是頭殼壞了。

  羅伊領兩兄弟到了他的辦公室,向他們詳細說明考試的流程,並要他們注意一些考試的規定等等。

『就這樣,還有問題嗎?』說明完後,羅伊將手上的資料放在桌上,喝了口茶,眼神飄過兩兄弟。

『就是那體檢的問題…』愛德華輕輕皺了下眉頭『這樣子我身上機械鎧的事情要如何解釋呢…?』總不能老實跟軍方說他進行過人體練成吧?

『這還不簡單。那麼笨…真的有辦法通過考試嗎?』羅伊突然興起了捉弄這孩子的念頭,不知道為什麼,看那孩子生氣的表情好生有趣。

『你說什麼!』看…被激怒的表情真是有趣。

『只要說你是因為之前內亂時受到波及不就解決了?』沒錯,因為那場內亂,國內有不少國民受到波及,失去手腳這種事情早就不是那麼罕見的,也是因此義肢的事業才會蓬勃發展。

『不用你說我當然知道!』還是一樣不服輸。

『不過…』羅伊收起笑容看向一旁的阿爾馮斯。『你就沒辦法了。』

『可是我……!』

『阿爾!』愛德華硬生生打斷阿爾的話,不讓他說下去。『這種事情,我來就好…不用兩個人都拿到資格的。』對弟弟展開笑顏,嘴上說的開心,但阿爾知道哥哥是不想讓自己也背上走狗的稱號。

『就這樣子吧!這邊有目前在中央市的國家鍊金術師的資料,你們可以選一位去拜訪,應該可以有些收穫。』將一疊的資料放置在桌上,他的副官辦事效率真好,馬上就幫他找來了。

  愛德和阿爾開始翻閱羅伊給的資料,其中一人的資料引起了他們莫大的興趣。

『綴命之鍊金術師?』

『對!我們想要去拜訪他。』以他對生物的研究,他們相信在他家學習會有機會得到恢復身體的方法。

『好吧,我幫你們打電話。』起身,轉過去開始撥起電話。

  等待的同時,兩兄弟十分興奮,也在猜測國家鍊金術師的家究竟是個什麼樣的地方,是有很多很多的書嗎?還是個因為忙於研究而疏忽整理的房子,總而言之兩人開始天馬行空想了起來。

『對方說沒問題,我們現在就走吧。』掛上電話,羅伊抓起一旁的大衣,並要求副官幫他們安排車子,名義上是要照顧新人,事實上他巴不得趕緊離開這公文地獄呢。

  上了車,兩個鄉下人開始對周圍的景色充滿好奇,來來往往的人,還有許多的車子,經過市集的叫賣聲,都讓他們覺得很有希望,不過他們殊不知,之後他們要面對的是什麼樣的考驗。

 

 

  討人厭的事情,似乎都很有默契的發生在下雨天,所以他才如此討厭這個天氣…今天,下雨天的惡夢又多了一個。

  愛德如此的失去理智還是第一次,當他手被阿爾拉住而回過神來時,修‧塔克已經被他打的滿臉血跡了。

『妮娜…對不起…』明明不是自己造成的,卻為自己的無能為力而感到難過、生氣,甚至是抱歉。

『哥哥……』

『都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

『不是的!這跟哥哥一點關係也沒有,錯的是塔克!哥哥不必這樣的…』看著愛德單薄的身影,阿爾真的覺得它好脆弱。

  為什麼總是要一肩扛下所有的責任?為什麼總認為是自己的過錯?阿爾對這樣溫柔的哥哥感到很不捨,現在他…已經想不出來要怎麼安慰他的兄長了。

  雨下著,來來往往的軍人在事發現場不斷的搜索著斯卡的下落,似乎無暇去顧慮到這對兄弟,就在阿爾一個不注意下,心力憔悴的愛德華倒下了。

『哥哥!?』

 

  雙眼再次掙開,愛德發現他身處在一個完全陌生的環境中,一個大床上,外面依舊下著雨,雨水不斷的拍打窗戶的玻璃,他在哪裡?好安靜的地方…枕頭上傳來的,是讓他既陌生又熟悉的味道。

『你醒了。』聲音從門旁傳來,獨特的嗓音,讓愛德馬上就知道是誰在跟他說話。

『怎麼是你…』

『你昏倒了。真沒想到你也有今天啊?真是令人麻煩的小鬼。』嘴上不饒人,其實只是想要讓對方打起精神的一種作法,他不是真的想這樣說的。『順便一提,這裡是我家。』

『……阿爾呢?』

『在司令部,中尉現在應該在幫他做筆錄。』走近,坐在床沿,看著那憔悴不少的少年,心中有說不出的不捨。

『……』沉默。

『想哭就哭出來。』

  這句話,深深的刺進了愛德的心理,他怎麼知道?他為什麼清楚自己的想法,他現在真的好想哭好想哭,可是他不能哭…不能哭。

『嗚……』雖然命令著自己不能哭,但是淚水卻很不爭氣的一直落下,沿著臉龐滑落。

『別看我…』基於不服輸的個性,現在這模樣他真的很不想讓羅伊看見,但是不管自己怎麼遮掩,眼淚還是會從手指縫隙流出來。

  看著這樣的他,羅伊嘆了口氣,依舊是那個倔強的孩子,伸手將少年擁抱入他的懷裡,讓他耳靠自己的胸膛,讓他傾聽自己的心跳聲。

『這樣就看不到了。』

  突然被抱住的愛德本應該要推開他的,可是從耳邊傳來那規律的心跳聲,讓他眷戀不已,還有那溫度…令他好安心,忘記了要推開羅伊的念頭。既然是他自己送上門,那他一定要用眼淚和鼻涕將他身上這件白襯衫毀了!誰叫他總是欺負自己,不好好報復太對不起自己,沒錯!他這是在報復。

『嗚哇…』放下心中的戒備,愛德放肆的在羅伊懷裡痛哭,也順便用他身上的衣服,為自己擦淚和鼻涕。

『哭出來就好…』只是苦了他自己的衣服…

『以後,當你想哭的時候不要忍著,這裡…會留個位置給你。』大手撫上金色的髮絲。沒錯,這個位置永遠會留給他,從很久以前自己就決定了。

『誰要…嗚…誰要你的臭位置…嗚』

『好好好,既然不稀罕就放開我吧。』雙手放開,卻發現懷中的人兒緊緊的抓住自己的衣服,死命的不放手。

『不要…』他還沒哭夠,更沒報復夠呢。

『呵呵…』輕笑,這孩子真是可愛的緊。

『笑什麼!』

『沒事。』

  那一夜,是愛德第一次在別人面前放下戒備,將自己的脆弱毫不保留的展現給羅伊看,他不懂自己為什麼在羅伊面前會如此失態,像是完全無法對他偽裝似的,他現在只知道,也許這男人真的很特別…直到他自己終於弄清楚他對羅伊的感情,那已經是很久以後的事情了,至少他知道,現在他有個很好的抱枕可以讓他在雨天入睡。

 

 

2007/3/22  By小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