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縮小營運中
  • 2743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詭異】第一回 大人和小孩

孩子們是被呵護長大的,他們都有不錯的童年、環境。就算是個孤兒也有政府的妥善安排,和一般小孩一樣,快樂、健康、被愛的長大。 看著這些愛著他們的大人,孩子們心中都充滿憧憬,希望快快長大、希望可以早日成為大人。 但是這些孩子們,都不知道其實大人為這個世界訂下了一個制度。 一個讓小孩轉大人的制度。 看著窗外的烈陽,還有樹上不斷的蟬鳴,任誰都看的出來已經進入了夏天。 明天就要畢業了,可以離開小孩的稱號進入大人的階段,這另教室中的所有學子都無比的興奮。 每個都是自他們十五歲生日過後,就一直期待這天的到來。 他們可以像他們的長輩們一樣,成為一個受人尊敬的大人了,這種事情誰不高興呢? 而那個坐在靠窗邊位置的孩子,心中也有著無比的期待。 『小芯,你在想什麼?』 一個好聽的聲音從耳邊傳來,讓那孩子把視線從窗外移開,原來是自己的好友。 『沒什麼,只是想說時間過的真快,明天就要畢業了啊。』對友人笑著。 黎苑芯,是這個女孩的名字。 雖然說是女孩,但卻沒那一個樣,大喇喇的個性讓他在男女間都吃的開。也可以說是男生們根本不將她當女孩子就是了。 芯就是如此,對他來說性別是沒有什麼分別的,一向中性的打扮,給人一種隨性帥氣的感覺。被誤認成男生也是家常便飯的她,已經習以為常了。 『倒是沙也妳,畢業以後打算怎麼辦呢?』芯托著腮幫子,笑著問沙也她之後的打算。 『再看看吧!也許會繼承家業吧。』 源沙也是芯從國一就認識的朋友,是企業家的第二代。雖然偶爾會有點大小姐脾氣,不過由於芯的不在意,所以她們倆處的還算不錯。 也許就是芯的這種個性,以致她的朋友有各式各樣的人,不過芯她自己知道,有些朋友根本不是真心的。 『上課了,快回位置上坐好。』 一個中年男子從前門走進教室,很快的就吸引的所有人的目光,大家也照著他的話,乖乖的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他就是這個班的班導師—黑崎老師。 原本喧鬧的教室馬上安靜了下來,大家等著老師開始上課,即使明天就可以離開這學校,為了自己的目標,大家依然不敢鬆懈。 『各位同學,高興吧?明天就可以畢業了!』黑崎笑道,然後將手上一疊的資料,交給坐在講桌前方的女學生,也就是他的女兒—黑崎凝,要她發下去。 在這世界上,身為老師的父母教導自己的子女是理所當然的,也是因為他們絕對不會有所偏袒,所以才會有這種事情發生在許多學生身上。 大家看著手上的資料,只見第一行就印著醒目的四個大字「畢業測驗」,只見所有人都開始哀號,用著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講桌上的黑崎老師。當然,他自己的女兒也是無法置信的看著他。 『別吵,這是例行公式了!詳細的細節這上面都有寫,雖說是測驗,校方仍希望大家可以把它當遊戲一般。過了明天你們就可以成為大人了,這可以說是一種儀式,總之!明天不要遲到就對了。』 黑崎又稍微提醒了一下大家要注意的事項。 對孩子們來說,這次的測驗聽起來就像是畢業旅行。不僅地點是在美麗的南方小島,自己喜歡的東西都可以帶去,沒有違禁品的限制,讓大家都很興奮。 芯看著手上的那張資料,雖然心中有一種不好的預感,但是看到如此開心的大家,自己也受到了感染,開始計畫著自己明天要帶些什麼。 都沒有人把測驗當做一回事,興高采烈的討論起來了。 而坐在講桌前的凝,卻在他父親臉上看到了一個令人害怕的笑容。 2 放學後和父親回到家裡的凝,笑著在晚餐的時候跟母親報告今天在學校發生的趣事。 『小凝明天就要畢業了,很高興吧?』慈祥的母親說著。 『那也要看測驗能否通過……』凝擔心的說著,通知單上並沒有明確說明測驗的內容,只有一些時間地點的東西。 見自己女兒如此擔心的神色,母親趕緊安慰道:『不會有問題的,每年的測驗都很簡單,小凝只要盡力,絕對可以順利通過的。』 『嗯!我會努力的。』 凝是家中的獨生女,所以成為大人這件事情,對她這種孩子顯得特別重要。 大人可以使用國家設施,可以享有國家的福利,在工作方面一直都有保障,所以成為大人就是每個小孩的最終目標了。 而且在工作方面,是向政府提出申請的,而申請的依據,聽說就是每年的畢業測驗。 在測驗中得到好的評價,就可以申請較高薪的工作,所以孩子們每年都很努力。 這是凝從父親那裡聽來的,不過父親就是不肯透露測驗的內容。 夜晚,在凝收拾好行李,準備就寢的同時。母親來到了凝的房間。 『媽媽?』看母親的表情,凝知道那是不安和不捨的表情。 『小聲點,別給你爸爸聽到了。』母親小心翼翼的將房門關上,然後走到凝的身邊。 她含淚望著凝,並將她抱在懷中道:『答應媽媽,不管如何千萬別心軟,一定要回來……』 被母親這麼一說的凝,馬上皺起眉頭想把事情問清楚,不過馬上被母親制止。 『不要多問……』說道,母親又馬上拿出一把小刀,塞入了凝的行李中。 『你會用到的。』說罷,不理會一臉茫然的凝,離開了房間。 一種涼意從腳底竄上凝的全身,她覺得大事不妙了,一定有什麼事情要發生了。 相較於對隔天充滿不安的凝,芯在家中高高興興的整理自己的行李。 『嗯…只有一天的行程,帶十本會不會太多?』芯站在書櫃前,看著櫃中各式各樣的漫畫小說,開始思考要帶多少去陪伴她。 『就決定是你啦!』高高興興的把自己最愛的漫畫拿下,並且裝到行李中,然後開始想著還要帶什麼東西。 芯在自己的房間內走來走去,順便找找是否有自己遺忘的東西。 就在這時候,她看到了靜置在書桌上的東西。 『這可不能忘了……』 那是一把小刀,刀鞘上有著精緻的雕刻,刀柄的下方還有漂亮的中國結。 那是芯的護身符,聽說是她哥哥留下的遺物。 不過芯一直不知道,哥哥的死因,父母都不肯提自己兄長半個字,每次都逃避問題。 設定好鬧鐘,芯離開自己的房間,準備檢查家中的門窗。 已經不是第一次這樣了,父母常常因為公事而無法回家,就算他們回來了,芯也入睡了。 親子間的關係,似乎只能用金錢來維持。 想到這裡,芯想到了她的兄長。記得他是在自己這個年紀的時候過世的吧…… 雖然以前哥哥老是愛欺負她,但在芯的心中,哥哥永遠值得她尊敬,所以她不高興父母的態度,為什麼他們可以對自己兒子的死如此冷漠? 父母口口聲聲說愛她,但是為什麼卻不愛他們自己的兒子呢?對於自己兄長的死,芯的父母不僅不感到悲傷,甚至有種慚愧的感覺。 『睡覺吧。』明天還得早起,芯不敢忘記這事實。不遲到一向是她的原則。 入睡的兩個孩子,一個充滿不安,一個充滿期待。兩個同齡的孩子,兩個不同的家庭。隔天,也將會是兩種命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