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縮小營運中
  • 2743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詭異】第三回 光和闇

就算是忍者名家的夜嵐,也無法阻止這種趨勢的發展,所以如今,夜嵐的各個分家忍者訓練已經沒有在運作,除了堅持血統的本家以外,忍術已經消失在夜嵐家的孩子身上了。 晨影是夜嵐家的小孩,好死不死她又是目前本家唯一的小孩,也是未來的繼承者,她身上背負的是身為忍者世家的驕傲和血脈。 因此,晨影從小到大就被家中的長輩教導著,如何成為一個驕傲的忍者。即使那已經不符合時代潮流了。 從學校放學後,晨影獨自一人漫步在街上,今天她接到了畢業測驗的通知,她並不意外,因為這一切她都很清楚,測驗的理由、目的和內容,在同齡的所有小孩中,她應該是唯一知道真相的人。 長輩們不怕觸犯法律的,將歷年來的測驗內容告訴了她,並要她有心理準備,要她一定得在測驗中獲得好的評價。 因為她背負著夜嵐家的聲望。 她家在離學校有些遠的郊區,不過以她的能力,來往不過5分鐘就可以了,不過現在的她,並不想那麼早回家,反而刻意繞路。 她在一間店停下腳步,推開店門,把門上的鈴鐺牽動發出了聲響,馬上讓店內的店員不自覺的向她看來。 『是妳啊!』 『你今天沒來上課,這是今天發的東西,自己看吧。』晨影將手上的資料隨意的丟在櫃檯上,對著眼前和自己同齡,卻稚氣許多的男孩說道:『今天你沒來,班上的女生可想死你了。』 『是想念我家的娃娃吧。』男孩無奈的笑了。 男孩的名字是聖山敏浩,也是晨影的同學兼好友,他們倆可以說是孽緣,從小學一年級同班到現在,這說巧也太巧了。 敏浩家中經營玩具工廠,這間店也是相關企業之一,是個娃娃專門店。 今天是因為店面的員工臨時生病了,他只好暫時留下來看店,才沒去學校的。 『先別說這個,快看!這是我今天完成的傑作。』敏浩笑著從櫃檯下拿出他所謂的「傑作」,是個很漂亮的娃娃。 敏浩手上的娃娃,是他們家開發出來的一種觀賞用娃娃,有著漂亮的臉龐和膚色,精緻的程度讓許多人瘋狂,不過因為價格不斐,所以對女孩子來說,聖山家生產的娃娃,可以說是最極致的收藏。 這也是為什麼,敏浩會如此受班上女生歡迎了。 『原來你還有這個時間做這個啊。』晨影仔細端詳敏浩手上的娃娃,看著看著突然覺得那身衣服很眼熟。 『這是我按照你的忍者裝扮所做出來的造型,妳說像不像。』敏浩嗤嗤的笑著,這套衣服可花了他不少時間,更別說這娃娃的臉,要做的和晨影十分神似,可是花很大的精力呢。 『像是像,只是你做這個要幹麻,當詛咒娃娃啊。』晨影吐嘈他。 『這麼美的藝術品怎麼能拿去當詛咒娃娃呢!這是我要送妳的啦!』邊說著,敏浩邊包裝這個娃娃:『畢業禮物。過了明日,我們就都是大人了。』 『你確定?這東西不便宜吧!』雖然她對聖山家的娃娃沒有太大的興趣和憧憬,但是基本的常識她還知道。 『都認識幾年了還講這個,收下吧!』敏浩將盒子放進最後一個紙袋中,將它交給晨影。 『好吧,那我要回家了。』提著敏浩給的禮物,晨影在要離開前,突然停在大門前:『對了,明天如果你還想活命的話,就記得一定要跟著我。』 『了解。』對晨影揮揮手,他知道這時候聽她的話準沒錯了。 2 回到家中的晨影,馬上被家中的傭人通知到,家中的長輩正在找她。 『知道了,我換個衣服就過去。』向傭人傳達後,晨影就往自己的臥室走去了。 夜嵐本家的宅院很大,分為前、中、後、東、西五院。 前院是家中的繼承人所住的地方,晨影的父母就住在這裡。中院是晨影這一輩的小孩所住的地方,因為她沒有兄弟姐妹,所以中院只有晨影一個人在住。後院就是家傭人的住所,晨影家的傭人是家族性的,他們世世代代都在夜嵐家工作,十分的忠心。而東院,就是目前將繼承人位置讓出的晨影的爺爺,所養老的地方了。西苑則是客房。 由此可知,晨影在夜嵐家的重要性。 晨影換了件乾淨的衣服,跟著傭人到達了前院。 一進去前院的客廳,晨影馬上趕到一份壓力。 家中不管是本家還分家的長輩們,通通到場了。 『今天比較晚回來?』坐在大門正對面的主位上說話的,就是晨影的父親,他嚴肅的神情似乎很不滿晨影的晚歸。 『讓各位久等是我的錯,實在很抱歉。』晨影向所有長輩陪不是後,她才入座。 『妳有什麼正當的理由嗎?』 『女兒今天放學後還順道去了聖山家,將上課時所發的資料給敏浩。』面對自己的父親,晨影根本不敢有一絲鬆懈,知道自己說謊根本沒用,只好全盤供出。『敏浩還送了一個東西給女兒當作畢業禮物。』 此話一出,座上的所有長輩們馬上騷動了起來,他們似乎對兩人的關係感到很不滿。 晨影的父親揮揮手,馬上讓所有人都安靜下來。 『妳忘記了我說的話了嗎?』 『女兒不敢忘,可我們只是朋友……』晨影深深低下頭來。 『混帳東西!明天就要畢業測驗的妳,還有這個心情在交朋友?』晨影的父親開始大罵了起來。 『真的很抱歉。』 『聽清楚,明天的測驗務必要得到好的評價,妳是夜嵐家將來的繼承人,所以政府對妳的評價一定要高。』父親又接著補充道:『在黑暗中生存的忍者,是不能與平常人有太多的交集的。』 『女兒知道了。』 吃過晚飯後,晨影回到了自己的房間,拿出了今天敏浩送她的娃娃。 看著娃娃,晨影想起了好多好多事情,第一次見到敏浩的情況,兩人第一次偷偷摘了鄰居家的柿子等等,有時想起來都會讓晨影想笑。 敏浩是她第一個好朋友,他帶給她許多歡笑,父親的話,讓她很受傷。 就在這時候,紙門的另一邊傳來了傭人的聲音。 『小姐,夫人來找您了。』 『知道了。』 過了幾秒鐘,紙門被打開,走進來的是晨影的親生母親。 『這麼晚了還沒睡?』母親順勢的坐在晨影身邊,馬上就瞧見了她手上的娃娃。 『這是敏浩送的?』 晨影點頭。 『媽媽……我真的不能有朋友嗎?』母親是晨影在這個唯一可以這樣說話的人,她有心事也只會找母親。 『孩子,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母親摸摸晨影的頭,將她抱在懷裡道:『因為妳對夜嵐家很重要,所以爸爸才會這樣要求妳的。』 『雖然夜嵐家表面上已經沒有在運作了,但是我相信你知道的,我們暗地裡也是有在接受一些暗殺的委託,所以有時候,朋友太多也是個累贅。』 晨影沒說話,靜靜的聽著母親說。 『如果聖山家是光,那夜嵐家就是闇。光闇是不能共存的,至少在這個家中,妳就必須忍受這種無理的要求,妳是夜嵐家的未來繼承人啊。』 『那為什麼一定是我呢?媽媽不是又懷孕了嗎?』晨影皺著眉頭道,她知道自己在幾個月後,將會有個弟弟或妹妹的。 『傻孩子,別說這種蠢話。』母親站起身道:『早點睡吧,晚安了。』 『晚安……』目送母親的離去,晨影的心中很不是滋味,為什麼就是她呢?她一點也不想繼承啊。 高高掛起的紅色月亮,象徵著即將到來的血腥殺戮。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