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縮小營運中
  • 2743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溫度絕對】鋼鍊大豆(全)

一陣冰涼的觸感,讓愛德回過神來。原來是溫莉!而那冰涼的東西,是她帶來的毛巾。 『愛德,好多了嗎?』 愛德點點頭,頭一轉過去,就看到那具坐在牆角的盔甲。他頭低著,不發一語的看著地板,那是愛德的弟弟──阿爾馮斯。 『我……睡多久了?』 『一天了,奶奶好像去你家了。』溫莉隨意坐下,並拿出溫度計,要幫愛德量體溫。 而愛德才聽完溫莉的話,馬上開始懺抖,將自己縮成一團,搖著頭的模樣,讓溫莉嚇了一跳。 『愛德……』溫莉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皺著眉頭的她,只能默默的離開,想等愛德冷靜點再回來。 剛出房門,就遇上剛回來的奶奶。 『愛德醒了嗎?』將手上的鏟子和水桶放在角落,比拿可不忘問問小孩的狀況。 『醒了,可是狀況不是很好。』 『是這樣嗎……』 『奶奶,愛德他們到底是發生什麼事情了?』 比拿可深深嘆了口氣,看著她放在角落鏟子,緩緩道:『我想……他們是進行了人體鍊成吧。』 就算不是鍊金術師,人體鍊成是禁忌,這種事情對一般人來說也可以算是常識。 比拿可不知道該不該慶興,這兩個孩子沒有完全被帶走,倒是滿幸運的。 但是他們鍊成的東西,肯定會在那小小的心中留下陰影的。 接下來的幾天,愛德整個人都沒有精神。 弟弟阿爾推著輪椅,帶他出去走來走去,但是愛德依舊是那種死氣沉沉的模樣,沒有生氣,像個活死人般的,行屍走肉。 但是那天,那個人的出現,讓愛德的人生有了新的希望。 『你們到底鍊成了什麼!』他毫不猶豫的對坐在輪椅上的愛德大吼,要不是阿爾及時阻止,他早就想打醒這個傻孩子了。 他,羅伊.馬斯坦古。沒想到自己過了多年,因公事而回到這個令自己懷念的地方,看到的竟然是一個悲劇的剛結束。 愛德的態度,讓羅伊又氣又心疼。 他真的是當年那個活潑好動的愛德華嗎? 他真的是當年照亮所有人的小太陽嗎? 原本應該耀眼的金髮,被悲傷染上了灰色,讓他悽慘、黯淡。 風波結束後,他心平氣和的坐下來,要跟愛德說明當國家鍊金術師的好處。這讓比拿可大怒。 『我實在沒想到你竟然要一個小孩加入軍方!』 『我只是把機會告訴他罷了。他在人體鍊成的反彈反應下活下來,相信他可以成為一個很了不得的鍊金術師的。』羅伊無視比拿可的憤怒,將手上的資料遞到愛德眼前。 『做決定的是你。』羅伊用他的黑瞳望著愛德。這孩子和多年前一個樣啊……如果這件事情沒發生,也許他今天還可以看到愛德的笑容。 愛德沒有回答羅伊,但是他開始翻閱著自己手上的資料。 羅伊在他的臉上,看到了重新燃起的火苗。他欣慰的笑了,站起來,準備要離開。 方開門,就遇上坐在客廳的霍克愛和溫莉,羅伊向溫莉點個頭,向莉莎道:『我們走吧。』 『今天恐怕沒辦法回去了……』啜了口溫莉端上的茶,莉莎愜意的享受那杯香濃的紅茶。 看向窗外的天色,什麼時候變天了?原本頂著大太陽的天氣,曾何時開始下著大雨,強風還把窗子吹的不斷傳來聲響? 『今天就先住下吧。』比拿可突然開口道:『這天氣,火車也無法行駛。』 『也對,今天也只能麻煩你們照顧了。』羅伊嘆了口氣,把他才剛穿上的大衣,又脫下放置在一旁的椅子上。 乖乖躺在床上的愛德,思索著今天羅伊告訴他的所有事情。 他知道自己該怎麼做,他知道他不能放棄任何希望。 他決定了,要成為國家鍊金術師,然後找回他們兄弟倆失去的東西。 正想要找比拿可奶奶商量的時候,房門打開了。 『……怎麼是你?』 羅伊端著水盆和毛巾走了進來,讓原本以為他已經離開的愛德嚇了一跳。 『這種天氣我也回不去。是老奶奶要我來幫你擦澡的。』 『……喔。』愛德用單手笨拙的想把身上的衣服脫下來,但是似乎不是很有用,花了不少力氣,才把上衣脫下來。 羅伊用手上的毛巾幫愛德擦拭著身體,順手摸了摸那孩子的頭道:『為什麼要做這種傻事呢?你母親不會高興的。』 『你認識我媽媽?』聽羅伊這樣說的愛德,忍不住轉過頭來問著他。 『你忘記了嗎?』對愛德的疑問十分懷疑的回問,羅伊實在想不到,這孩子竟然把他忘了,心中還有種說不出的落寞感。 『忘記什麼?』 『不,沒什麼。』說真的,有點難過。 知道多問也無法得到答案的愛德,也放棄了繼續追問,反而回答了羅伊的問題:『我們當時,只是很單純的想再看到媽媽的笑容。』 『你完全沒有想過人體鍊成的風險。』 面對羅伊的話,愛德也只能找理由為自己的行為解釋:『我們什麼都不知道。』 聽愛德如此說道的羅伊,突然大怒。 他把受傷的愛德狠狠的押在床上,用銳利的眼神盯著他。 羅伊的眼神就像透視鏡,好像把自己的一切都看透了。當然,自己也因此而感受到一種莫名的恐懼。 『這只是你的藉口。』凝視著那孩子的金眸,他可以看到其中的不安:『明明知道自己什麼都不懂,卻妄自的進行,這就是你最大的錯誤。』 『你……!』愛德想要反駁,但是他發現自己根本無法回嘴。 『反駁不了吧!很後悔吧!那就給我記著,不要待在這裡等人憐憫,用你自己的力量,找回你失去的東西。』 羅伊的話就像一個棒槌,重重的打在愛德的頭上,眼前這個人,是在鼓勵自己嗎? 『不用你雞婆,我自己知道要怎麼做。』愛德回瞪了一眼羅伊。自信的笑容重新爬上他的臉龐,讓羅伊看了好欣慰。 『那就跟上來吧,我會等著你來找我。讓我看看,什麼是從地獄爬上來的人。』羅伊起身,順手將愛德拉起身。 羅伊看著眼前的人兒,發覺這孩子的特別,是多年前不同的氣質,每一次的見面都讓他無比的驚訝。他開始期待,下次見到他的時候,又是個怎麼樣? 不自覺的,羅伊伸手摸了摸那稚嫩的臉龐。 愛德本來想打掉羅伊的手,但是在他碰觸到自己的同時,那想法馬上不翼而飛。 這隻手,好溫暖。這溫度,好熟悉。 『……我以前,認識你嗎?』愛德沒頭沒腦的冒出這句話,讓羅伊愣了一下。 『你想不起來就算了。』站起身,羅伊打算端著水盆離開。 『等等!』 『還有什麼事情嗎?』 『你可以……再待一會兒嗎?』 愛德彆扭的抓著羅伊的衣角,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說這種話,只是有種很熟悉的感覺,而這種感覺,就發現在這個應該是第一次見面的男人身上。 羅伊沒有說話,回到原位,揉著愛德的金髮。 愛德用自己僅存的左手,牽起羅伊的,將自己的臉埋入羅伊的大手中,輕輕磨蹭。 『這是……人類的溫度啊。』 這個溫度,他記下來了。 不知是不是精神上的鬆懈,愛德就這樣睡著了,羅伊也只能輕輕的幫愛德移動個好位置,看他安睡下去後,自己才離開。 而愛德隔天醒來後,已經接近中午了,羅伊和莉莎也已經離開了。 也是在今天,他告訴比拿可自己的決心,並要求比拿可給他一個可以自由活動的手腳。 熄滅的火苗,被人再次的點燃。 -END- BY小萌  2005/9/4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