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縮小營運中
  • 2743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家庭教師Reborn】可怕的人(1827)

【家庭教師Reborn】可怕的人(1827

 

 

 

  體育課對阿綱來說一向苦手,因為自己實在太弱了都沒人想跟自己玩,還好最近有了山本和獄寺這兩位好朋友,他才能開開心心的上體育課,不過似乎還是一直拖累他們兩個…看,球又從自己的手中飛過去了。

『嗄!我去撿就好,你們拿另一顆球繼續吧!』啊啊真丟臉,為什麼連顆球都接不到,難道自己真的有那麼蠢嗎?綱吉邊追著球邊自我嫌惡的自言自語。

  球被彈到離操場有段距離的地方,是在一處學校為了景觀而種了許多樹的角落,穿過矮樹叢,綱吉還在抱怨著怎麼彈到那麼遠了的同時,他整個人彷彿被電到一般,看到了那在樹下的人。

 

 

雲雀學長。而且還是在睡眠中。

 

 

  綱吉首先是驚訝,再來開始緊張,因為醫院的那次經驗告訴他,吵醒雲雀學長絕對沒好事,可是那顆球怎麼好死不死的滾到學長身邊?嗚嗚嗚,誰來告訴他為什麼他總是那麼倒楣啊?

  躡手躡腳的慢慢接近,一步、兩步、三步…此時的他甚至可以聽到自己猛烈的心跳聲,現在他只祈禱自己不會發出一點聲音吵醒了眼前的大魔王。

  就差一點點,他就可以碰到球然後閃人的,可是怎麼偏偏這時候颳起風來,將樹吹的發出了聲響,然後,澤田綱吉聽到了那來自地獄的嗓音。

『你在幹麻。』

  沒有情緒起伏的句子,以及那臭到不行的臉,那是雲雀學長剛起床時的低血壓…

『對、對不起!我…我在撿球…』整個人都僵在那邊,動也不敢動的看著臉色十分差的雲雀恭彌。

『……』沉默。

  雲雀學長沒說什麼,也沒有拿拐子,澤田綱吉鼓起勇氣抓起球,然後準備要逃跑時,

『我有說你可以走嗎?』

很榮幸的被委員長大人留下了。

 

 

『過來。』是命令句。

『是、是!』是服從句。

  轉身,往他認為的地獄走去…雲雀學長一定要打自己了,嗚嗚嗚難道說他連撿個球都要被送去醫院嗎…山本還是獄寺誰快來救自己啊!

  靠近那個可怕的雲雀學長,對澤田綱吉來說無疑是個很大的挑戰,他會在下一秒拿出拐子打自己吧…想到就很痛啊!

  綱吉拿出必死的決心回到雲雀身邊,坐在地上的雲雀對他招招手要他放低身軀,學長的命令不可不從,於是綱吉很乖的彎下身子…嗚嗚嗚這一定是為了方便打他才要自己彎腰的啦!綱吉心中的負面情緒一直出現在他腦中,現在的他只差沒哭出來,不!他真的快哭了,但是,接下來迎接他的不是冰冷的拐子,不是可怕的痛楚…

『雲、雲雀學長!?』

  澤田綱吉十四歲,第一次被一個他深深懼怕的人緊抱在懷中,那種感覺猶如坐雲霄飛車般刺激,刺激到他甚至認為這絕對是個夢。

『再吵就咬殺你。』這句話伴隨而來的,是更緊密的環抱,僅僅的將那個受到不少驚嚇的人兒鎖在自己的懷中,而且不容反抗。

  在一次,學長的命令不可不從,即使自己現在猛冒冷汗,即使他害怕到快要尖叫,即使他的身體有些不自覺的顫抖,他還是不敢有任何大動作來反抗這個人。

  安靜,這是學長的命令,所以他設法不發出一點聲音,即使他現在被雲雀僅緊的抱著有些痛…隨著時間一秒一秒的過去,綱吉覺得此刻真的非常安靜。抬頭看了看那個緊抱自己的人,嚇了一跳,原來他沒睡,反而是直直的盯著自己瞧。

『那、那個…』他想問雲雀這行為的原因。

『澤田綱吉。』

『是!』

『你討厭我嗎?』

『嗄?』

  完全是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的問題,因為對象是雲雀恭彌,然後還有個重點,為什麼會突然這樣問自己?

『你討厭我嗎?』

  再一次的拋出問題給綱吉,要他速速給他答案。

『我不討厭!一點也不討厭!』開玩笑,如果說討厭自己是不是就不用活了,他當然得說這個答案!

『很好。』

然後雲雀學長笑了。

  綱吉愣了一下,他甚至有點懷疑眼前的這人是否就是那個雲雀恭彌,在他的印象中,雲雀學長不曾這樣笑過。

  就在綱吉為了雲雀的笑容而失神時,他完完全全沒注意到兩人的臉已經越來越靠近,應該說,是雲雀單方面的靠近,而自己卻完全沒動。然後就這樣發生了一件令澤田綱吉一輩子也忘不了的事情。

 

 

  然後雲雀走了,然後他球也拿回來了,但是卻久久無法回神,因為那對他的打擊實在太大了。

  他剛剛應該沒做夢吧?剛剛那個……是接吻對吧?是接吻!?他被雲雀學長親了!

  想著想著,臉迅速的燒了起來,然後就聽到有人叫著十代首領,是獄寺因為見自己太久沒回去而來找人了。

『十代首領,你怎麼了?』找到了綱吉,獄寺察覺到他有些不對勁。

『沒、沒有!我找到球了,我們回去吧!』笑著裝做什麼事情也沒發生,拿起球準備和獄寺一起離開。

 

 

  那天,風紀委員一致認為今天的委員長心情很好。

  那天,山本和獄寺一致認為今天的綱吉很奇怪,尤其是遇到在校園中巡邏的雲雀時,更加更加的奇怪。

『委員長今天心情似乎特別好,大概是發生什麼好事情了。』副委員長草壁學長猜測道。

『阿綱真的很怕雲雀呢!』山本武如是說。

『哼!一定是那傢伙欺負十代首領!下次再見到那小子我一定炸了他。』獄寺氣憤的下結論。

 

 

  然後澤田綱吉的說法則是,雲雀學長真的好可怕,可怕到他見到他都會不自覺的心跳加速,不自覺的臉紅…可怕!實在是太可怕了!

 

 

2007/4/22  Moe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